1. <output id="yypxw"><legend id="yypxw"></legend></output>

    2. <var id="yypxw"><rt id="yypxw"><big id="yypxw"></big></rt></var>
      1. <var id="yypxw"><ol id="yypxw"></ol></var>
      2. <output id="yypxw"><video id="yypxw"></video></output><output id="yypxw"><legend id="yypxw"></legend></output>
        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注微信,獲取更多信息
        閱讀 4912 次 歷史版本 1個 創建者:德弘天下 (2010/5/16 11:48:41)  最新編輯:德弘天下 (2010/5/16 11:57:03)
        第二十六回 偷骨殖何九叔送喪 供人頭武二郎設祭(120回本)
        目錄[ 隱藏 ]
          上一回: 第二十五回 王婆計啜西門慶 淫婦藥鴆武大郎(120回本)
          下一回: 第二十七回 母夜叉孟州道賣人肉 武都頭十字坡遇張青(120回本)


          話說當時何九叔跌倒在地下,眾火家扶住。王婆便道:“這是中了惡,快將水來!”噴了兩口,何九叔漸漸地動轉,有些蘇醒。王婆道:“且扶九叔回家去,卻理會。”兩個火家,使扇板門,一逕抬何九叔到家里。大小接著,就在床上睡了。老婆哭道:“笑欣欣出去,卻怎地這般歸來!閑時曾不知中惡。”坐在床邊啼哭。何九叔覷得火家都不在面前,踢那老婆道:“你不要煩惱,我自沒事。卻才去武大家入殮,到得他巷口,迎見縣前開藥鋪的西門慶,請我去吃了一席酒,把十兩銀子與我,說道:‘所殮的尸首,凡事遮蓋則個。’我到武大家,見他的老婆是個不良的人。我心里有八九分疑忌,到那里揭起千秋幡看時,見武大面皮紫黑,七竅內津津出血,唇口上微露齒痕,定是中毒身死。我本待聲張起來,卻怕他沒人做主,惡了西門慶,卻不是去撩蜂剔蝎。待要胡盧提入了棺殮了,武大有個兄弟,便是前日景陽岡上打虎的武都頭,他是個殺人不眨眼的男子。倘或早晚歸來,此事必然要發。”

          老婆便道:“我也聽得前日有人說道:‘后巷住的喬老兒子鄆哥,去紫石街幫武大捉奸,鬧了茶坊。’正是這件事了。你卻慢慢的訪問他。如今這事有甚難處,只使火家自去殮了,就問他幾時出喪。若是停喪在家,待武松歸來出殯,這個便沒什么皂絲麻線。若他便出去埋葬了,也不妨。若是他便要出去燒他時,必有蹺蹊。你到臨時,只做去送喪,張人眼錯,拿了兩塊骨頭,和這十兩銀子收著,便是個老大證見。若他回來,不問時便罷,卻不留了西門慶面皮,做一碗飯卻不好。”

          何九叔道:“家有賢妻,見得極明。”隨即叫火家分付:“我中了惡,去不得,你們便自去殮了。就問他幾時出喪,快來回報。得的錢帛,你們分了,都要停當。若與我錢帛,不可要。”火家聽了,自來武大家入殮,停喪安靈已罷,回報何九叔道:“他家大娘子說道:‘只三日便出殯,去城外燒化。’”火家各自分錢散了。何九叔對老婆道:“你說的話正是了。我至期,只去偷骨殖便了。”

          且說王婆一力攛掇,那婆娘當夜伴靈。第二日請四僧念些經文。第三日早,眾火家自來扛抬棺材,也有幾家鄰舍街坊相送。那婦人帶上孝,一路上假哭養家人。來到城外化人場上,便叫舉火燒化。只見何九叔手里提著一陌紙錢,來到場里,王婆和那婦人接見道:“九叔,且喜得貴體沒事了。”何九叔道:“小人前日買了大郎一扇籠子母炊餅,不曾還得錢,特地把這陌紙來燒與大郎。”王婆道:“九叔如此志誠。”何九叔把紙錢燒了,就攛掇燒化棺材。王婆和那婦人謝道:“難得何九叔攛掇,回家一發相謝。”何九叔道:“小人到處只是出熱。娘子和干娘自穩便,齋堂里去相待眾鄰舍街坊。小人自替你照顧。”使轉了這婦人和那婆子,把火挾去,揀兩塊骨頭,拿去骨池內只一浸,看那骨頭酥黑。何九叔收藏了,也來齋堂里和哄了一回。棺木過了,殺火收拾骨殖,在池子里。眾鄰舍各自分散。那何九叔將骨頭歸到家中,把幅紙都寫了年月日期,送喪的人名字,和這銀子一處包了,做一個布袋兒盛著,放在房里。

          再說那婦人歸到家中,去子前面設個靈牌,上寫“亡夫武大郎之位”。靈床子前,點一盞琉璃燈,里面貼些經幡、錢垛、金銀錠、采繒之屬。每日卻自和西門慶在樓上任意取樂,卻不比先前在王婆房里,只是偷雞盜狗之歡,如今家中又沒人礙眼,任意停眠整宿。自此西門慶整三五夜不歸去,家中大小亦各不喜歡。原來這女色坑陷得人,有成時必須有敗,有詩為證:

            參透風流二字禪,好姻緣是惡姻緣。
            山妻小妾家常飯,不害相思不損錢。

          且說西門慶和那婆娘終朝取樂,任意歌飲,交得熟了,卻不顧外人知道。這條街上遠近人家,無有一人不知此事。卻都懼怕西門慶那廝是個刁徒潑皮,誰肯來多管?

          常言道:“樂極生悲,否極泰來。”光陰迅速,前后又早四十余日。卻說武松自從領了知縣言語,監送車仗到東京親戚處,投下了來書,交割了箱籠,街上閑行了幾日,討了回書,領一行人取路回陽谷縣來。前后往回,恰好將及兩個月。去時新春天氣,回來三月初頭。于路上只覺得神思不安,身心恍惚,趕回要見哥哥。且先去縣里交納了回書,知縣見了大喜。看罷回書,已知金銀寶物交得明白,賞了武松一錠大銀,酒食管待,不必用說。

          武松回到下處房里,換了衣服鞋襪,戴上個新頭巾,鎖上了房門,一逕投紫石街來。兩邊眾鄰舍看見武松回了,都吃一驚,大家捏兩把汗,暗暗地說道:“這番蕭墻禍起了!這個太歲歸來,怎肯干休?必然弄出事來!”

          且說武松到門前,揭起簾子,探身入來,見了靈床子,寫著“亡夫武大郎之位”七個字,呆了,睜開雙眼道:“莫不是我眼花了?”叫聲:“嫂嫂,武二歸來。”

          那西門慶正和這婆娘在樓上取樂,聽得武松叫一聲,驚得屁滾尿流,一直奔后門,從王婆家走了。那婦人應道:“叔叔少坐,奴便來也。”原來這婆娘自從藥死了武大,那里肯帶孝,每日只是濃妝艷抹,和西門慶做一處取樂。聽得武松叫聲“武二歸來了”,慌忙去面盆里洗落了脂粉,拔去了首飾釵環,蓬松挽了個兒,脫去了紅裙繡襖,旋穿上孝裙孝衫,便從樓上哽哽咽咽假哭下來。

          武松道:“嫂嫂且住,休哭!我哥哥幾時死了?得什么癥候?吃誰的藥?”那婦人一頭哭,一面說道:“你哥哥至從你轉背一二十日,猛可的害急心疼起來;病了八九日,求神問卜,什么藥不吃過,醫治不得,死了。撇得我好苦!”隔壁王婆聽得,生怕決撒,即便走過來幫他支吾。武松又道:“我的哥哥,從來不曾有這般病,如何心疼便死了?”王婆道:“都頭卻怎地這般說?‘天有不測風云,人有暫時禍福’。誰保得長沒事?”那婦人道:“虧殺了這個干娘。我又是個沒腳蟹,不是這個干娘,鄰舍家誰肯來幫我!”武松道:“如今埋在那里?”婦人道:“我又獨自一個,那里去尋墳地?沒奈何,留了三日,把出去燒化了。”武松道:“哥哥死得幾日了?”婦人道:“再兩日,便是斷七。”

          武松沉吟了半晌,便出門去,逕投縣里來;開了鎖,去房里換了一身素凈衣服,便叫土兵打了一條麻絳,系在腰里;身邊藏了一把尖長柄短背厚刃薄的解腕刀,取了些銀兩帶在身邊;叫一個土兵鎖上了房門,去縣前買了些米、面、椒料……等物,香、燭、冥紙,就晚到家敲門。

          那婦人開了門,武松叫土兵去安排羹飯。武松就靈床子前,點起燈燭,鋪設酒肴。到兩個更次,安排得端正,武松撲翻身便拜道:“哥哥陰魂不遠!你在世時軟弱,今日死后,不見分明。你若是負屈銜冤,被人害了,托夢與我,兄弟替你做主報仇。”把酒澆奠了,燒化冥用紙錢,便放聲大哭。哭得那兩邊鄰舍,無不恓惶。那婦人也在里面假哭。武松哭罷,將羹飯酒肴和土兵吃了,討兩條席子,叫土兵中門傍邊睡。武松把條席子,就靈床子前睡。那婦人自上樓去,下了樓門自睡。

          約莫將近三更時候,武松翻來覆去睡不著;看那土兵時,齁齁的卻似死人一般挺著。武松爬將起來,看了那靈床子前琉璃燈,半明半滅;側耳聽那更鼓時,正打三更三點。武松嘆了一口氣,坐在席子上,自言自語,口里說道:“我哥哥生時懦弱,死了卻有甚分明。”說猶未了,只見靈床子下卷起一陣冷氣來,真個是盤旋侵骨冷,凜烈透肌寒。昏昏暗暗,靈前燈火失光明;慘慘幽幽,壁上紙錢飛散亂。那陣冷氣逼得武松毛發皆豎。定睛看時,只見個人從靈床底下鉆將出來,叫聲:“兄弟,我死得好苦!”武松看不仔細,卻待向前來再問時,只見冷氣散了,不見了人。武松一交顛翻在席子上坐地,尋思是夢非夢。回頭看那土兵時,正睡著。武松想道:“哥哥這一死,必然不明。……卻才正要報我知道,又被我的神氣沖散了他的魂魄。……”直在心里不題,等天明卻又理會。詩曰:

            可怪人稱三寸丁,生前混沌死精靈。
            不因同氣能相感,冤鬼何從夜現形?

          天色漸明了,土兵起來燒湯。武松洗漱了。那婦人也下樓來,看著武松道:“叔叔夜來煩惱?”武松道:“嫂嫂,我哥哥端的什么病死了?”那婦人道:“叔叔卻怎地忘了,夜來已對叔叔說了,害心疼病死了。”武松道:“卻贖誰的藥吃?”那婦人道:“見有藥貼在這里。”武松道:“卻是誰買棺材?”那婦人道:“央及隔壁王干娘去買。”武松道:“誰來扛抬出去?”那婦人道:“是本處團頭何九叔。盡是他維持出去。”武松道:“原來恁地。且去縣里畫卯,卻來。”便起身帶了土兵,走到紫石街巷口,問土兵道:“你認得團頭何九叔么?”土兵道:“都頭恁地忘了?前項他也曾來與都頭作慶。他家只在獅子街巷內住。”武松道:“你引我去。”土兵引武松到何九叔門前,武松道:“你自先去。”土兵去了。武松卻揭起簾子,叫聲:“何九叔在家么?”這何九叔卻才起來,聽得是武松來尋,嚇得手忙腳亂,頭巾也戴不迭,急急取了銀子和骨殖藏在身邊,便出來迎接著:“都頭幾時回來?”武松道:“昨日方回到這里,有句話閑說則個,請那尊步同往。”何九叔道:“小人便去,都頭且請拜茶。”武松道:“不必。免賜。”

          兩個一同出到巷口酒店里坐下,叫量酒人打兩角酒來。何九叔起身道:“小人不曾與都頭接風,何故反擾?”武松道:“且坐。”何九叔心里已猜八九分。量酒人一面篩酒,武松更不開口,且只顧吃酒。何九叔見他不做聲,倒捏兩把汗,卻把些話來撩他。武松也不開言,并不把話來提起。酒已數杯,只見武松揭起衣裳,颼地掣出把尖刀來,插在桌子上。量酒的都驚得呆了,那里肯近前?看何九叔面色青黃,不敢氣。武松捋起雙袖,握著尖刀,指何九叔道:“小子粗疏,還曉得‘冤各有頭,債各有主’。你休驚怕,只要實說:──對我一一說知武大死的緣故,便不干涉你!我若傷了你,不是好漢!倘若有半句兒差,我這口刀立定教你身上添三四百個透明的窟窿!閑言不道,你只直說我哥哥死的尸首,是怎地模樣?”武松道罷,一雙手按住胳膝,兩只眼睜得圓彪彪地,看著何九叔。

          何九叔便去袖子里取出一個袋兒,放在桌子上道:“都頭息怒。這個袋兒,便是一個大證見?”

          武松用手打開,看那袋兒里時,兩塊酥黑骨頭,一錠十兩銀子,便問道:“怎地見得是老大證見?”

          何九叔道:“小人并然不知前后因地,忽于正月二十二日在家,只見開茶坊的王婆來呼喚小人殮武大郎尸首。至日,行到紫石街巷口,迎見縣前開生藥鋪的西門慶大郎,攔住,邀小人同去酒店里吃了一瓶酒。西門慶取出這十兩銀子,付與小人,分付道:‘所殮的尸首,凡百事遮蓋。’小人從來得知道那人是個刁徒,不容小人不接。吃了酒食,收了這銀子,小人去到大郎家里,揭起千秋幡,只見七竅內有瘀血,唇口上有齒痕,系是生前中毒的尸首。小人本待聲張起來,只是又沒苦主;他的娘子,已自道是害心疼病死了:因此小人不敢聲言,自咬破舌尖,只做中了惡,扶歸家來了。只是火家自去殮了尸首,不曾接受一文。第三日,聽得扛出去燒化,小人買了一陌紙,去山頭假做人情;使轉了王婆并令嫂,暗拾了這兩塊骨頭,包在家里。──這骨殖酥黑,系是毒藥身死的證見。這張紙上寫著年月日時,并送喪人的姓名,便是小人口詞了。都頭詳察。”

          武松道:“奸夫還是何人?”

          何九叔道:“卻不知是誰。小人閑聽得說來,有個賣梨兒的鄆哥,那小廝曾和大郎去茶坊里捉奸。這條街上,誰人不知。都頭要知備細,可問鄆哥。”武松道:“是。既然有這個人時,一同去走一遭。”武松收了刀,藏了骨頭銀子,算還酒錢,便同何九叔望鄆哥家里來。

          卻好走到他門前,只見那小猴子挽著個柳籠栲栳在手里,糴米歸來。何九叔叫道:“鄆哥,你認得這位都頭么?”鄆哥道:“解大蟲來時,我便認得了。你兩個尋我做什么?”鄆哥那小廝也瞧了八分,便說道:“只是一件:我的老爹六十歲,沒人養贍。我卻難相伴你們吃官司耍。”武松道:“好兄弟。”便去身邊取五兩來銀子道:“鄆哥,你把去與老爹做盤纏,跟我來說話。”鄆哥自心里想道:“這五兩銀子,如何不盤纏得三五個月?便陪他吃官司也不妨。”將銀子和米把與老兒,便跟了二人出巷口一個飯店樓上來。武松叫過賣造三分飯來,對鄆哥道:“兄弟,你雖年紀幼小,倒有養家孝順之心,卻才與你這些銀子,且做盤纏。我有用著你處。事務了畢時,我再與你十四五兩銀子做本錢。你可備細說與我:你恁地和我哥哥去茶坊里捉奸?”

          鄆哥道:“我說與你,你卻不要氣苦。我從今年正月十三日,提得一籃兒雪梨。我去尋西門慶大郎掛一勾子,一地里沒尋他處。問人時,說道:‘他在紫石街王婆茶坊里,和賣炊餅的武大老婆做一處;如今刮上了他,每日只在那里。’我聽得了這話,一逕奔去尋他,叵耐王婆老豬狗,攔住不放我入房里去。吃我把話來侵他底子,那豬狗便打我一頓栗暴,直叉我出來,將我梨兒都傾在街上。我氣苦了,去尋你大郎,說與他備細,他便要去捉奸。我道:‘你不濟事。西門慶那廝手腳了得,你若捉他不著,反吃他告了,倒不好。我明日和你約在巷口取齊,你便少做些炊餅出來。我若張見西門慶入茶坊里去時,我先入去,你便寄了擔兒等著。只看我丟出籃兒來,你便搶入來捉奸。’我這日又提了一籃梨兒,逕去茶坊里。被我罵那老豬狗。那婆子便來打我,吃我先把籃兒撇出街上,一頭頂住那老狗在壁上。武大郎卻搶入去時,婆子要去攔截,卻被我頂住了,只叫得:‘武大來也。’原來倒吃他兩個頂住了門。大郎只在房門外聲張,卻不提防西門慶那廝開了房門,奔出來,把大郎一腳踢倒了。我見那婦人隨后便出來,扶大郎不動,我慌忙也自走了。過得五七日,說大郎死了?我卻不知怎地死了。”武松問道:“你這話是實了?你卻不要說謊。”鄆哥道:“便到官府,我也只是這般說。”武松道:“說得是,兄弟。”便討飯來吃了,還了飯錢,三個人下樓來。何九叔道:“小人告退。”武松道:“且隨我來,正要你們與我證一證。”把兩個一直帶到縣廳上。

          知縣見了問道:“都頭告什么?”武松告說:“小人親兄武大,被西門慶與嫂通奸,下毒藥謀殺性命。這兩個便是證見,要相公做主則個。”知縣先問了何九叔并鄆哥口詞,當日與縣吏商議。原來縣吏都是與西門慶有首尾的,官人自不必說,因此官吏通同計較道:“這件事難以理問。”知縣道:“武松,你也是個本縣都頭,不省得法度。自古道:‘捉奸見雙,捉賊見贓,殺人見傷。’你那哥哥的尸首又沒了,你又不曾捉得他奸;如今只憑這兩個言語,便問他殺人公事,莫非忒偏向么?你不可造次,須要自己尋思,當行即行。”武松懷里去取出兩塊酥黑骨頭、十兩銀子,一張紙,告道:“覆告相公:這個須不是小人捏合出來的。”知縣看了道:“你且起來,待我從長商議。可行時,便與你拿問。”何九叔、鄆哥,都被武松留在房里。當日西門慶得知,卻使心腹人來縣里許官吏銀兩。次日早晨,武松在廳上告稟,催逼知縣拿人。誰想這官人貪圖賄賂,回出骨殖并銀子來,說道:“武松,你休聽外人挑撥你和西門慶做對頭。這件事不明白,難以對理。圣人云:‘經目之事,猶恐未真;背后之言,豈能全信?’不可一時造次。”獄吏便道:“都頭,但凡人命之事,須要尸、傷、病、物、蹤,──五件事全,方可推問得。”武松道:“即然相公不準所告,且卻又理會。”收了銀子和骨殖,再付與何九叔收了。下廳來到自己房內,叫土兵安排飯食與何九叔同鄆哥吃,“留在房里相等一等,我去便來也。”

          又自帶了三兩個土兵,離了縣衙,將了硯瓦、筆、墨,就買了三五張紙,藏在身邊。就叫兩個土兵,買了個豬首、一只鵝、一只雞、一擔酒,和些果品之類,安排在家里。約莫也是巳牌時候,帶了土兵,來到家中。那婦人已知告狀不準,放下心,不怕他,大著膽看他怎的。武松叫道:“嫂嫂下來,有句話說。”那婆娘慢慢地行下樓來,問道:“有什么話說?”武松道:“明日是亡兄斷七,你前日惱了眾鄰舍街坊,我今日特地來把杯酒,替嫂嫂相謝眾鄰。”那婦人大刺刺地說道:“謝他們怎地!”武松道:“禮不可缺。”喚土兵先去靈床子前,明晃晃地點起兩枝蠟燭,焚起一爐香,列下一陌紙錢,把祭物去靈前擺了,堆盤滿宴,鋪下酒食果品之類。叫一個土兵,后面蕩酒;兩個土兵,門前安排桌凳;又有兩個,前后把門。武松自分付定了,便叫:“嫂嫂,來待客,我去請來。”先請隔壁王婆。那婆子道:“不消生受,教都頭作謝。”武松道:“多多相擾了干娘,自有個道理。先備一杯菜酒,休得推故。”那婆子取了招兒,收拾了門戶,從后門走過來。武松道:“嫂嫂坐主位,干娘對席。”婆子已知道西門慶回話了,放著心吃酒。兩個都心里道:“看他怎地?”武松又請這邊下鄰開銀鋪的姚二郎姚文卿。二郎道:“小人忙些,不勞都頭生受。”武松拖住便道:“一杯淡酒,又不長久,便請到家。”那姚二郎只得隨順到來,便教去王婆肩下坐了。又去對門請兩家,──一家是開紙馬鋪的趙四郎趙仲銘。四郎道:“小人買賣撇不得,不及陪奉。”武松道:“如何使得?眾高鄰都在那里了。”不由他不來,被武松扯到家里道:“老人家爺父一般,便請在嫂嫂肩下坐了。”又請對門那賣冷酒店的胡正卿。那人原是吏員出身,便瞧道有些尷尬,那里肯來;被武松不管他,拖了過來,卻請去趙四郎肩下坐了。武松道:“王婆,你隔壁是誰?”王婆道:“他家是賣兒的張公。”卻好正在屋里,見武松入來,吃了一驚道:“都頭,沒甚話說?”武松道:“家間多擾了街坊,相請吃杯淡酒。”那老兒道:“哎呀!老子不曾有些禮數到都頭家,卻如何請老子吃酒?”武松道:“不成微敬,便請到家。”老兒吃武松拖了過來,請去姚二郎肩下坐地。

          說話的,為何先坐的不走了?原來都有土兵前后把著門,都似監禁的一般。

          且說武松請到四家鄰舍,并王婆和嫂嫂,共是六人。武松掇條凳子,卻坐在橫頭,便叫土兵把前后門關了。那后面土兵,自來篩酒。武松唱個大喏,說道:“眾高鄰:休怪小人粗鹵,胡亂請些個。”眾鄰舍道:“小人們都不曾與都頭洗泥接風,如今倒來反擾。”武松笑道:“不成意思,眾高鄰休得笑話則個。”土兵只顧篩酒。眾人懷著鬼胎,正不知怎地。看看酒至三杯,那胡正卿便要起身,說道:“小人忙些個。”武松叫道:“去不得!既來到此,便忙也坐一坐。”那胡正卿心頭十五個吊桶打水,七上八下,暗暗地尋思道:“既是好意請我們吃酒,如何卻這般相待,不許人動身?”只得坐下。武松道:“再把酒來篩。”土兵斟到第四杯酒,前后共吃了七杯酒過,眾人卻似吃了呂太后一千個筵宴。只見武松喝叫土兵,且收拾過了杯盤,少間再吃。武松抹了桌子。眾鄰舍卻待起身,武松把兩只手只一攔道:“正要說話。一干高鄰在這里,中間高鄰那位會寫字?”姚二郎便道:“此位胡正卿極寫得好。”武松便唱個喏道:“相煩則個。”便卷起雙袖,去衣裳底下,颼地只一掣,掣出那口尖刀來;右手四指籠著刀靶,大母指按住掩心,兩只圓彪彪怪眼睜起道:“諸位高鄰在此:小人冤各有頭,債各有主,只要眾位做個證見。”

          只見武松左手拿住嫂嫂,右手指定王婆,四家鄰舍驚得目睜口呆,罔知所措,都面面廝覷,不敢做聲。武松道:“高鄰休怪,不必吃驚。武松雖是粗鹵漢子,──便死也不怕,──還省得有冤報冤,有仇報仇,并不傷犯眾位,只煩高鄰做個證見。若有一位先走的,武松翻過臉來休怪,教他先吃我五七刀了去,武二便償他命也不妨。”眾鄰舍俱目瞪口呆,再不敢動。

          武松看著王婆喝道:“兀那老豬狗聽著!我的哥哥這個性命,都在你的身上,慢慢地卻問你!”回過臉來,看著婦人罵道:“你那淫婦聽著!你把我的哥哥性命,怎地謀害了,從實招了,我便饒你。”那婦人道:“叔叔,你好沒道理!你哥哥自害心疼病死了,干我甚事!……”說猶未了,武松把刀胳查子插在桌子上,用左手揪住那婦人頭髻,右手劈胸提住。把桌子一腳踢倒了,隔桌子把這婦人輕輕地提將過來,一交放翻在靈床面前,兩腳踏住;右手拔起刀來,指定王婆道:“老豬狗,你從實說!”那婆子要脫身,脫不得,只得道:“不消都頭發怒,老身自說便了。”武松叫土兵取過紙、墨、筆、硯,排好在桌子上,把刀指著胡正卿道:“相煩你與我聽一句,寫一句。”胡正卿胳抖著道:“小人便寫。”討了些硯水,磨起墨來,胡正卿拿起筆,拂開紙道:“王婆,你實說!”那婆子道:“又不干我事,教說什么?”武松道:“老豬狗,我都知了,你賴那個去!你不說時,我先剮了這個淫婦,后殺你這老狗。”提起刀來,望那婦人臉上便兩。那婦人慌忙叫道:“叔叔,且饒我!你放我起來,我說便了。”武松一提,提起那婆娘,跪在靈床子前。武松喝一聲:“淫婦快說!”

          那婦人驚得魂魄都沒了,只得從實招說:將那時放簾子,因打著西門慶起,并做衣裳,入馬通奸,一一地說。次后來怎生踢了武大,因何設計下藥,王婆怎地教唆撥置,從頭至尾,說了一遍。武松叫他說一句,卻叫胡正卿寫一句。王婆道:“咬蟲,你先招了,我如何賴得過,只苦了老身!”王婆也只得招認了。把這婆子口詞,也叫胡正卿寫了。從頭至尾,都說在上面。叫他兩個都點指畫了字,就叫四家鄰舍書了名,也畫了字。叫土兵解搭膊來,背剪綁了這老狗,卷了口詞,藏在懷里。叫土兵取碗酒來,供養在靈床子前,拖過這婦人來,跪在靈前,喝那婆子也跪在靈前。武松道:“哥哥靈魂不遠,兄弟武二與你報仇雪恨!”叫土兵把紙錢點著。那婦人見頭勢不好,卻待要叫,被武松腦揪倒來,兩只腳踏住他兩只胳膊,扯開胸脯衣裳;說時遲,那時快,把尖刀去胸前只一剜,口里銜著刀,雙手去挖開胸脯,摳出心肝五臟,供養在靈前;胳查一刀,便割下那婦人頭來,血流滿地。四家鄰舍,吃了一驚,都掩了臉,見他兇了,又不敢動,只得隨順他。武松叫土兵去樓上取下一床被來,把婦人頭包了,揩了刀,插在鞘里,洗了手,唱個喏一道:“有勞高鄰,甚是休怪。且請眾位樓上少坐,待武二便來。”四家鄰舍,都面面相看,不敢不依他,只得都上樓去坐了。武松分付土兵,也教押那婆子上樓去。關了樓門,著兩個土兵在樓下看守。

          武松包了婦人那顆頭,一直奔西門慶生藥鋪前來,看著主管,唱個喏,問道:“大官人在么?”主管道:“卻才出去。”武松道:“借一步閑說一句話。”那主管也有些認得武松,不敢不出來。武松一引引到側首僻凈巷內。武松翻過臉來道:“你要死,卻是要活?”主管慌道:“都頭在上,小人又不曾傷犯了都頭。”武松道:“你要死,休說西門慶去向;你若要活,實對我說西門慶在那里。”主管道:“卻才和──一個相識,去──獅子橋下大酒樓上──吃酒。”武松聽了,轉身便走。那主管驚得半晌,移腳不動,自去了。

          且說武松逕奔到獅子橋下酒樓前,便問酒保道:“西門慶大郎和甚人吃酒?”酒保道:“和一個一般的財主,在樓上邊街閣兒里吃酒。”武松一直撞到樓上,去閣子前張時,窗眼里見西門慶坐著主位,對面一個坐著客席,兩個唱的粉頭坐在兩邊。武松把那被包打開一抖,那顆人頭,血淥淥的滾出來。武松左手提了人頭,右手拔出尖刀,挑開簾子,鉆將入來,把那婦人頭望西門慶臉上摜將來。西門慶認得是武松,吃了一驚,叫聲:“哎呀!”便跳起在凳子上去,一只腳跨上窗檻,要尋走路。見下面是街,跳不下去,心里正慌。說時遲,那時快,武松卻用手略按一按,托地已跳在桌子上,把些盞兒、碟兒,都踢下來。兩個唱的行院,驚得走不動。那個財主官人,慌了腳手,也驚倒了。西門慶見來得兇,便把手虛指一指,早飛起右腳來。武松只顧奔入去,見他腳起,略閃一閃,恰好那一腳正踢中武松右手,那口刀踢將起來,直落下街心里去了。西門慶見踢去了刀,心里便不怕他,右手虛照一照,左手一拳,照著武松心窩里打來。卻被武松略躲個過,就勢里從口下鉆入來,左手帶住頭,連肩胛只一提,右手早捽住西門慶左腳,叫聲:“下去!”那西門慶一者冤魂纏定,二乃天理難容,三來怎當武松勇力,只見頭在下,腳在上,倒撞落在當街心里去了,跌得個發昏章第十一。街上兩邊人,都吃了一驚。

          武松伸手去凳子邊提了淫婦的頭,也鉆出窗子外,涌身望下只一跳,跳在當街上,先搶了那口刀在手里。看這西門慶已自跌得半死,直挺挺在地下,只把眼來動。武松按住,只一刀,割下西門慶的頭來;把兩顆頭相結何一處,提在手里,把著那口刀,一直奔回紫石街來。叫土兵開了門,將兩顆人頭供養在靈前;把那碗冷酒澆奠了,說道:“哥哥靈魂不遠,早生天界!兄弟與你報仇,殺了奸夫和淫婦,今日就行燒化。”便叫土兵樓上請高鄰下來,把那婆子押在前面。

          武松拿著刀,提了兩顆人頭,再對四家鄰舍道:“我還有一句話,對你們四位高鄰說則個。”那四家鄰舍叉手拱立盡道:“都頭但說,我眾人一聽尊命。”武松說出這幾句話來,有分教,景陽岡好漢,屈做囚徒;陽谷縣都頭,變作行者。直教名標千古,聲播萬年。畢竟武松說出甚話來,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回: 第二十五回 王婆計啜西門慶 淫婦藥鴆武大郎(120回本)
          下一回: 第二十七回 母夜叉孟州道賣人肉 武都頭十字坡遇張青(120回本)


          1
          1
          申明:1.中文百科在線的詞條資料來自網友(一些人是某學科領域的專家)貢獻,供您查閱參考。一些和您切身相關的具體問題(特別是健康、經濟、法律相關問題),出于審慎起見,建議咨詢專業人士以獲得更有針對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詞條(含所附圖片)系由網友上傳,如果涉嫌侵權,請與客服聯系,我們將及時給予刪除。3.如需轉載本頁面內容,請注明來源于www.s5857.com

          詞條保護申請

        • * 如果用戶不希望該詞條被修改,可以申請詞條保護
          * 管理員審核通過后,該詞條會被設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該詞條的創建者才能申請詞條保護

        聯系我們意見反饋幫助中心免責聲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線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證090285號
        天天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