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utput id="yypxw"><legend id="yypxw"></legend></output>

    2. <var id="yypxw"><rt id="yypxw"><big id="yypxw"></big></rt></var>
      1. <var id="yypxw"><ol id="yypxw"></ol></var>
      2. <output id="yypxw"><video id="yypxw"></video></output><output id="yypxw"><legend id="yypxw"></legend></output>
        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注微信,獲取更多信息
        閱讀 4068 次 歷史版本 1個 創建者:德弘天下 (2010/5/18 11:39:59)  最新編輯:德弘天下 (2010/5/18 12:02:18)
        第八十五回 宋公明夜度益津關 吳學究智取文安縣(120回本)
        目錄[ 隱藏 ]
          上一回: 第八十四回 宋公明兵打薊州城 盧俊義大戰玉田縣(120回本)
          下一回: 第八十六回 宋公明大戰獨鹿山 盧俊義兵陷青石峪(120回本)


          話說當下歐陽侍郎奏道:“宋江這夥,都是梁山泊英雄好漢。如今宋朝童子皇帝,被蔡京、童貫、高俅、楊戩四個賊臣弄權,嫉賢妒能,閉塞賢路,非親不進,非財不用,久后如何容的他們!論臣愚意,郎主可加官爵,重賜金帛,多賞輕裘肥馬。臣愿為使臣,說他來降俺大遼國。郎主若得這夥軍馬來,覷中原如同反掌。臣不敢自專,乞郎主圣鑒不錯。”郎主聽罷,便道:“你也說的是。你就為使臣,將帶一百八騎好馬,一百八匹好緞子,俺的敕命一道,封宋江為鎮國大將軍,總領遼兵大元帥,賜與金一提,銀一秤,權當信物。教把眾頭目的姓名都抄將來,盡數封 他官爵。”

          只見班部中兀顏都統軍出來啟奏郎主道:“宋江這一夥草賊,招安他做甚?放著奴 婢手下有二十八宿將軍、十一曜大將,有的是強兵猛將,怕不贏他?若是這夥蠻子 不退呵,奴婢親自引兵去剿殺這廝。”國主道:“你便是了的好漢,如插翅大蟲, 再添的這夥呵,你又加生兩翅。你且休得阻當。”遼主不聽兀顏之言,再有誰敢多 言。原來這兀顏光都統軍,正是遼國第一員上將,十八般武藝,無有不通,兵書戰 策,盡皆熟閑。年方三十五六,堂堂一表,凜凜一軀,八尺有馀身材,面白唇紅, 須黃眼碧,威儀猛勇。上陣時,仗條渾鐵點鋼槍,殺到濃處,不時掣出腰間鐵簡, 使的錚錚有聲,端的是有萬夫不當之勇。

          且不說兀顏統軍諫奏,卻說那歐陽侍郎領了遼國敕旨,將了許多禮物馬匹,上了馬, 徑投薊州來。宋江正在薊州作養軍士,聽的遼國有使命至,未審來意吉兇,遂取玄 女之課,當下一卜,卜得個上上之兆。便與吳用商議道:“封中上上之兆,多是遼 國來招安我們,似此如之奈何?”吳用道:“若是如此時,正可將計就計,受了他 招安。將此薊州與盧先鋒管了,卻取他霸州。若更得了他霸州,不愁他遼國不破。 即今取了他檀州,先去遼國一只左手。此事容易,只是放些先難后易,令他不疑。” 且說那歐陽侍郎已到城下,宋江傳令,教開城門,放他進來。歐陽侍郎入到城中, 至州衙前下馬,直到廳上。敘禮罷,分賓主而坐。宋江便問:“侍郎來意何干?” 歐陽侍郎道:“有件小事,上達鈞聽,乞屏左右。”宋江遂將左右喝退,請進后堂 深處說話。

          歐陽侍郎至后堂,欠身與宋江道:“俺大遼國久聞將軍大名,爭奈山遙水遠,無由 拜見威顏。又聞將軍在梁山大寨,替天行道,眾弟兄同心協力。今日宋朝奸臣們閉 塞賢路,有金帛投于門下者,便得高官重用;無賄賂投于門下者,總有大功于國, 空被沈埋,不得升賞。如此奸黨弄權,讒佞僥幸,嫉賢妒能,賞罰不明,以致天下 大亂。江南、兩浙、山東、河北,盜賊并起,草寇猖狂,良民受其塗炭,不得聊生。 今將軍統十萬精兵,赤心歸順,止得先鋒之職,又無升受品爵。眾弟兄劬勞報國, 俱各白身之士。遂命引兵直抵沙漠,受此勞苦,與國建功,朝廷又無恩賜。此皆奸 臣之計。若沿途擄掠金珠寶貝,令人饋送浸潤與蔡京、童貫、高俅、楊戩四個賊臣, 可保官爵,恩命立至。若還不肯如此行事,將軍縱使赤心報國,建大功勛,回到朝 廷,反坐罪犯。歐某今奉大遼國主特遣小官赍敕命一道,封將軍為遼邦鎮國大將軍, 總領兵馬大元帥。贈金一提,銀一秤,彩緞一百八匹,名馬一百八騎。便要抄錄一 百八位頭領姓名赴國,照名欽授官爵。非來誘說將軍,此是國主久聞將軍盛德,特 遣歐某前來預請將軍眾將,同意協心,輔助本國。”

          宋江聽罷,便答道:“侍郎言之極是。爭奈宋江出身微賤,鄆城小吏,犯罪在逃, 權居梁山水泊,避難逃災。宋天子三番降詔,赦罪招安,雖然官小職微,亦未曾立 得功績,以報朝廷赦罪之恩。今蒙郎主賜我以厚爵,贈之以重賞,然雖如此,未敢 拜受,請侍郎且回。即今溽暑炎熱,權令軍馬停歇,暫且借國王這兩個城子屯兵, 守待早晚秋涼,再作商議。”歐陽侍郎道:“將軍不棄,權且受下遼王金帛、彩緞、 鞍馬。俺回去,慢慢地再來說話,未為晚矣。”宋江道:“侍郎不知我等一百八人, 耳目最多,倘或走透消息,先惹其禍。”歐陽侍郎道:“兵權執掌,盡在將軍手內, 誰敢不從?”宋江道:“侍郎不知就里。我等弟兄中間,多有性直剛勇之士。等我 調和端正,眾所同心,卻慢慢地回話,亦未為遲。”有詩為證:

          金帛重馱出薊州,熏風回首不勝羞。 遼王若問歸降事,云在青山月在樓。

          于是令備酒肴相待,送歐陽侍郎出城上馬去了。

          宋江卻請軍師吳用商議道:“適來遼國侍郎這一席話如何?”吳用聽了,長嘆一聲, 低首不語,肚里沈吟。宋江便問道:“軍師何故嘆氣?”吳用答道:“我尋思起來, 只是兄長以忠義為主,小弟不敢多言。我想歐陽侍郎所說這一席話,端的是有理。 目今宋朝天子,至圣至明,果被蔡京、童貫、高俅、楊戩四個奸臣專權,主上聽信。 設使日后縱有成功,必無升賞。我等三番招安,兄長為尊,只得個先鋒虛職。若論 我小子愚意,棄宋從遼,豈不為勝,只是負了兄長忠義之心。”宋江聽罷,便道: “軍師差矣!若從遼國,此事切不可提。縱使宋朝負我,我忠心不負宋朝。久后縱 無功賞,也得青史上留名。若背正順逆,天不容恕!吾輩當盡忠報國,死而后已!” 吳用道:“若是兄長存忠義于心,只就這條計上,可以取他霸州。目今盛暑炎天, 且當暫停,將養軍馬。”宋江、吳用計議已定,且不與眾人說。同眾將屯駐薊州, 待過暑熱。

          次日,與公孫勝在中軍閑話,宋江問道:“久聞先生師父羅真人,乃盛世之高士。 前番因打高唐州,要破高廉邪法,特地使戴宗、李逵來尋足下,說:‘尊師羅真人, 術法靈驗。’敢煩賢弟,來日引宋江去法座前,焚香參拜,一洗塵俗。未知尊意如 何?”公孫勝便道:“貧道亦欲歸望老母,參省本師。為見兄長連日屯兵未定,不 敢開言。今日正欲要稟仁兄,不想兄長要去。來日清晨,同往參禮本師,貧道就行 省視老母。”

          次日,宋江暫委軍師掌管軍馬。收拾了名香凈果,金珠彩緞,將帶花榮、戴宗、呂 方、郭盛、燕順、馬麟六個頭領。宋江與公孫勝共八騎馬,帶領五千步卒,取路投 九宮縣二仙山來。宋江等在馬上,離了薊州,來到山峰深處。但見青松滿徑,涼氣翛翛,炎暑全無,端的好座佳麗之山。公孫勝在馬上道:“有名喚做呼魚鼻山。” 宋江看那山時,但見:

          四圍(山截)嵲,八面玲瓏。重重曉色映晴霞,瀝瀝琴聲飛瀑布。溪澗中漱玉飛瓊,石壁 上堆藍疊翠。白云洞口,紫藤高掛綠蘿垂;碧玉峰前,丹桂懸崖青蔓裊。引子蒼猿 獻果,呼群麋鹿銜花。千峰競秀,夜深白鶴聽仙經;萬壑爭流,風暖幽禽相對語。 地僻紅塵飛不到,山深車馬幾曾來。

          當下公孫勝同宋江直至紫虛觀前,眾人下馬,整頓衣巾。小校托著信香禮物,徑到 觀里鶴軒前面。觀里道眾,見了公孫勝,俱各向前施禮,同來見宋江,亦施禮罷。 公孫勝便問:“吾師何在?”道眾道:“師父近日只在后面退居靜坐,少曾到觀。” 公孫勝聽了,便和宋公明徑投后山退居內來。轉進觀后,崎嶇徑路,曲折階衢。行 不到一里之間,但見荊棘為籬,外面都是青松翠柏,籬內盡是瑤草琪花。中有三間 雪洞,羅真人在內端坐誦經。童子知有客來,開門相接。公孫勝先進草庵鶴軒前, 禮拜本師已畢,便稟道:“弟子舊友,山東宋公明,受了招安,今奉敕命,封先鋒 之職,統兵來破遼虜,今到薊州,特地要來參禮我師,現在此間。”羅真人見說, 便教請進。

          宋江進得草庵,羅真人降階迎接。宋江再三懇請羅真人,坐受拜禮。羅真人道:“將 軍國家上將,貧道乃山野村夫,何敢當此?”宋江堅意謙讓,要禮拜他。羅真人方 才肯坐。宋江先取信香爐中焚,參禮了八拜,便呼花榮等六個頭領,俱各禮拜已 了。羅真人都教請坐,命童子烹茶獻果已罷。羅真人乃曰:“將軍上應星魁,外合 列曜,一同替天行道,今則歸順宋朝,此清名萬載不磨矣!”宋江道:“江乃鄆城 小吏,逃罪上山,感謝四方豪傑,望風而來。同聲相應,同氣相求,恩如骨肉,情 若股肱。天垂景象,方知上應天星地曜,會合一處。今奉詔命,統領大兵,征進遼 國,徑涉仙境,夙生有緣,得一瞻拜。萬望真人指迷前程之事,不勝萬幸。”羅真 人道:“蒙將軍不棄,折節下問。出家人違俗已久,心如死灰,無可效忠,幸勿督 過。”宋江再拜求教。羅真人道:“將軍少坐,當具素齋。天色已晚,就此荒山草 榻,權宿一宵,來早回馬。未知尊意若何?”宋江便道:“宋江正欲我師指教,點 悟愚迷,安忍便去?”隨即喚從人托過金珠彩緞,上獻羅真人。羅真人乃曰:“貧 道僻居野叟,寄形宇內,縱使受此金珠,亦無用處。隨身自有布袍遮體,綾錦彩緞, 亦不曾穿。將軍統數萬之師,軍前賞賜,日費浩繁,所賜之物,乞請納回。”宋江 再拜,望請收納。羅真人堅執不受,當即供獻素齋,齋罷,又吃了茶。羅真人令公 孫勝回家省母,明早卻來,隨將軍回城。當晚留宋江庵中閑話。宋江把心腹之事, 備細告知羅真人,愿求指迷。羅真人道:“將軍一點忠義之心,與天地均同,神明 必相護佑。他日生當封侯,死當廟食,決無疑慮。只是將軍一生命薄,不得全美。” 宋江告道:“我師,莫非宋江此身不得善終?”羅真人道:“非也!將軍亡必正寢, 死必歸墳。只是所生命薄,為人好處多磨,憂中少樂。得意濃時,便當退步,切勿 久戀富貴。”宋江再告:“我師,富貴非宋江之意,但愿弟兄常常完聚,雖居貧賤, 亦滿微心。只求大家安樂。”羅真人笑道:“大限到來,豈容汝等留戀乎?”宋江 再拜,求羅真人法語。羅真人命童子取過紙筆,寫下八句法語,度與宋江。那八句 說道是:

          忠心者少,義氣者稀。幽燕功畢,明月虛輝。 始逢冬暮,鴻雁分飛。吳頭楚尾,官祿同歸。

          宋江看畢,不曉其意,再拜懇告:“乞我師金口剖決,指引迷愚。”羅真人道:“此 乃天機,不可泄漏。他日應時,將軍自知。夜深更靜,請將軍觀內暫宿一宵,來日 再會。貧道當年寢寐,未曾還的,再欲赴夢去也。將軍勿罪!”宋江收了八句法語, 藏在身邊,辭了羅真人,來觀內宿歇。眾道眾接至方丈,宿了一宵。

          次日清晨,來參真人,其時公孫勝已到草庵里了。羅真人叫備素饌齋飯相待。早饌 已畢,羅真人再與宋江道:“將軍在上,貧道一言可稟。這個徒弟公孫勝,本從貧 道山中出家,遠絕塵俗,正當其理。奈緣是一會下星辰,不由他不來。今俗緣日短, 道行日長。若今日便留下,在此伏侍貧道,卻不見了弟兄往日情分。從今日跟將軍 去干大功,如奏凱還京,此時相辭,卻望將軍還放。一者使貧道有傳道之人,二乃 免他老母倚門之望。將軍忠義之士,必舉忠義之行。未知將軍雅意肯納貧道否?” 宋江道:“師父法旨,弟子安敢不聽?況公孫勝先生與江弟兄,去住從他,焉敢阻 當?”羅真人同公孫勝都打個稽首道:“謝承將軍金諾。”當下眾人拜辭羅真人, 羅真人直送宋江等出庵相別。羅真人道:“將軍善加保重,早得建節封侯。”宋江 拜別,出到觀前。所有乘坐馬匹,在觀中喂養,從人已牽在觀外俟候。眾道士送宋 江等出到觀外相別。宋江教牽馬至半山平坦之處,與公孫勝等一同上馬,再回薊州。 一路無話,早到城中州衙前下馬。黑旋風李逵接著說道:“哥哥去望羅真人,怎生 不帶兄弟去走一遭?”戴宗道:“羅真人說,你要殺他,好生怪你。”李逵道:“他 也奈何的我也夠了!”眾人都笑。宋江入進衙內,眾人都到后堂。宋江取出羅真人 那八句法語,遞與吳用看詳,不曉其意。眾人反復看了,亦不省的。公孫勝道:“兄 長,此乃天機玄語,不可泄漏。收取過了,終身受用,休得只顧猜疑。師父法語, 過后方知。”宋江遂從其說,藏于天書之內。

          自此之后,屯駐軍馬,在薊州一月有馀,并無軍情之事。至七月半后,檀州趙樞密 行文書到來,說奉朝廷敕旨,催兵出戰。宋江接得樞密院付,便與軍師吳用計議, 前到玉田縣,合會盧俊義等,操練軍馬,整頓軍器,分撥人員已定,再回薊州,祭 祀旗纛,選日出師。聞左右報道:“遼國有使來到。”宋江出接,卻是歐陽侍郎, 便請入后堂。敘禮已罷,宋江問道:“侍郎來意如何?”歐陽侍郎道:“乞退左右。” 宋江隨即喝散軍士。侍郎乃言:“俺大遼國主好生慕公之德。若蒙將軍慨然歸順, 肯助大遼,必當建節封侯。全望早成大義,免俺國主懸望之心。”宋江答道:“這 里也無外人,亦當盡忠告訴侍郎。不知前番足下來時,眾軍皆知其意。內中有一半 人,不肯歸順。若是宋江便隨侍郎出幽州,朝見郎主時,有副先鋒盧俊義,必然引 兵追趕。若就那里城下廝并,不見了我弟兄們日前的義氣。我今先帶些心腹之人, 不揀那座城子,借我躲避。他若引兵趕來,知我下落,那時卻好迴避他。他若不聽, 卻和他廝并,也未遲。他若不知我等下落時,他軍馬回報東京,必然別生支節。我 等那時朝見郎主,引領大遼軍馬,卻來與他廝殺,未為晚矣!”

          歐陽侍郎聽了宋江這一席言語,心中甚喜,便回道:“俺這里緊靠霸州,有兩個隘 口:一個喚做益津關,兩邊都是險峻高山,中間只一條驛路;一個是文安縣,兩面 都是惡山,過的關口,便是縣治。這兩座去處,是霸州兩扇大門。將軍若是如此, 可往霸州躲避。本州是俺遼國國舅康里定安守把。將軍可就那里,與國舅同住,卻 看這里如何。”宋江道:“若得如此,宋江星夜使人回家,搬取老父,以絕根本。 侍郎可暗地使人來引宋江去。只如此說,今夜我等收拾也。”歐陽侍郎大喜,別了 宋江,上馬去了。有詩為證:

          國士從胡志可傷,常山罵賊姓名香。 宋江若肯降遼國,何似梁山作大王。

          當日宋江令人去請盧俊義、吳用、朱武到薊州,一同計較智取霸州之策,下來便見。 宋江酌量已定,盧俊義領令去了。吳用、朱武暗暗分付眾將,如此如此而行。宋江 帶去人數,林沖、花榮、朱仝、劉唐、穆弘、李逵、樊瑞、鮑旭、項充、李袞、呂 方、郭盛、孔明、孔亮,共計一十五員頭領,止帶一萬來軍校。撥定人數,只等歐 陽侍郎來到便行。望了兩日,只見歐陽侍郎飛馬而來,對宋江道:“俺郎主知道將 軍實是好心的人,既蒙歸順,怕他宋兵做甚麼?俺大遼國,有的是好兵好將,強人 壯馬相助。你既然要取令大人,不放心時,且請在霸州與國舅作伴,俺卻差人去取 未遲。”宋江聽了,與侍郎道:“愿去的軍將,收拾已完備,幾時可行?”歐陽侍 郎道:“則今夜便行,請將軍傳令。”宋江隨即分付下去,都教馬摘鑾鈴,軍卒銜 枚疾走,當晚便行。一面管待來使。黃昏左側,開城西門便出,歐陽侍郎引數十騎 在前領路。宋江引一支軍馬,隨后便行。約行過二十馀里,只見宋江在馬上猛然失 聲,叫聲:“苦也!”說道:“約下軍師吳學究同來歸順大遼,不想來的慌速,不 曾等的他來。軍馬慢行,卻快使人取接他來。”當時已是三更左側,前面已是益津 關隘口。歐陽侍郎大喝一聲:“開門!”當下把關的軍將,開放關口,軍馬人將, 盡數度關,直到霸州。天色將曉,歐陽侍郎請宋江入城,報知國舅康里定安。 原來這國舅,是大遼郎主皇后親兄,為人最有權勢,更兼膽勇過人。將著兩員侍郎, 守住霸州:一個喚做金福侍郎,一個喚做葉清侍郎。聽的報道宋江來降,便叫軍馬 且在城外下寨,只教為頭的宋先鋒請進城來。歐陽侍郎便同宋江入城,來見定安國 舅。國舅見了宋江,一表非俗,便乃降階而接,請至后堂,敘禮罷,請在上坐。宋 江答道:“國舅乃金枝玉葉,小將是投降之人,怎消受國舅殊禮重待?宋江將何報 答?”定安國舅道:“多聽得將軍的名傳寰海,威鎮中原,聲名聞于大遼。俺的國 主,好生慕愛。”宋江道:“小將比領國舅的福蔭,宋江當盡心報答郎主大恩。” 定安國舅大喜,忙叫安排慶賀筵宴。一面又叫椎牛宰馬,賞勞三軍。城中選了一所 宅子,教宋江、花榮等安歇,方才教軍馬盡數入城屯扎。花榮等眾將,都來見了國 舅等眾人。番將同宋江一處安歇已了,宋江便請歐陽侍郎分付道:“可煩侍郎差人 報與把關的軍漢,怕有軍師吳用來時,分付便可教他進關來,我和他一處安歇。昨 夜來得倉卒,不曾等候得他。我一時與足下只顧先來了,正忘了他。軍情主事,少 他不得。更兼軍師文武足備,智謀并優,六韜三略,無有不會。”歐陽侍郎聽了, 隨即便傳下言語,差人去與益津關、文安縣二處把關軍將說知:“但有一個秀才模 樣的人,姓吳名用,便可放他過來。”

          且說文安縣得了歐陽侍郎的言語,便差人轉出益津關上,報知就里,說與備細。上 關來望時,只見塵頭蔽日,土霧遮天,有軍馬奔上關來。把關將士準備擂木炮石, 安排對敵,只見山前一騎馬上,坐著一人,秀才模樣,背后一個行腳僧,一個行者, 隨后又有數十個百姓,都趕上關來。馬到關前,高聲大叫:“我是宋江手下軍師吳 用,欲待來尋兄長,被宋兵追趕得緊,你可開關救我!”把關將道:“想來正是此 人。”隨即開關,放入吳學究來。只見那兩個行腳僧人、行者,也挨入關。關上人 當住,那行者早撞在門里了。和尚便道:“俺兩個出家人,被軍馬趕的緊,救咱們 則個!”把關的軍,定要推出關去。那和尚發作,行者焦躁,大叫道:“俺不是出 家人,俺是殺人的太歲魯智深、武松的便是!”花和尚掄起鐵禪杖,攔頭便打。武 行者掣出雙戒刀,就便殺人,正如砍瓜切菜一般。那數十個百姓,便是解珍、解寶、 李立、李云、楊林、石勇、時遷、段景住、白勝、郁保四這夥人,早奔關里,一發 奪了關口。盧俊義引著軍兵,都趕到關上,一齊殺入文安縣來。把關的官員,那里 迎敵的住。這夥都到文安縣取齊。

          卻說吳用飛馬奔到霸州城下,守門的番官報入城來。宋江與歐陽侍郎在城邊相接, 便教引見國舅康里定安。吳用說道:“吳用不合來的遲了些個。正出城來,不想盧 俊義知覺,直趕將來,追到關前。小生今入城來,此時不知如何。”又見流星探馬 報來說道:“宋兵奪了文安縣,軍馬殺近霸州。”定安國舅便教點兵,出城迎敵, 宋江道:“未可調兵,等他到城下,宋江自用好言招撫他。如若不從,卻和他廝并 未遲。”只見探馬又報將來說:“宋兵離城不遠!”定安國舅與宋江一齊上城看望。 見宋兵整整齊齊,都擺列在城下。盧俊義頂盔掛甲,躍馬橫槍,點軍調將,耀武揚 威,立馬在門旗之下,高聲大叫道:“只教反朝廷的宋江出來!”宋江立在城樓下 女墻邊,指著盧俊義說道:“兄弟,所有宋朝賞罰不明,奸臣當道,讒佞專權,我 已順了大遼國主。汝可同心,也來幫助我,同扶大遼郎主,不失了梁山許多時相聚 之意。”盧俊義大罵道:“俺在北京安家樂業,你來賺我上山。宋天子三番降詔, 招安我們,有何虧負你處?你怎敢反背朝廷?你那短見無能之人,早出來打話,見個 勝敗輸贏!”宋江大怒,喝教開城門,便差林沖、花榮、朱仝、穆弘四將齊出,活 拿這廝。盧俊義一見了四將,約住軍校,躍馬橫槍,直取四將,全無懼怯。林沖等 四將斗了二十馀合,撥回馬頭,望城中便走。盧俊義把槍一招,后面大隊軍馬,一 齊趕殺入來。林沖、花榮占住吊橋,回身再殺,詐敗佯輸,誘引盧俊義搶入城中。 背后三軍,齊聲吶喊,城中宋江等諸將,一齊兵變,接應入城,四方混殺,人人束 手,個個歸心。定安國舅氣的目睜口呆,罔知所措,與眾等侍郎束手被擒。

          宋江引軍到城中,諸將都至州衙內來,參見宋江。宋江傳令,先請上定安國舅并歐陽侍郎、金福侍郎、葉清侍郎,并皆分坐,以禮相待。宋江道:“汝遼國不知就里,看的俺們差矣!我這夥好漢,非比嘯聚山林之輩。一個個乃是列宿之臣,豈肯背主降遼?只要取汝霸州,特地乘此機會。今已成功,國舅等請回本國,切勿憂疑,俺無殺害之心。但是汝等部下之人,并各家老小,俱各還本國。霸州城子,已屬天朝,汝等勿得再來爭執。今后刀兵到處,無有再容。”宋江號令已了,將城中應有番官,盡數驅遣起身,隨從定安國舅都回幽州。宋江一面出榜安民,令副先鋒盧俊義將引一半軍馬,回守薊州,宋江等一半軍將,守住霸州。差人赍奉軍帖,飛報趙樞密,得了霸州。趙安撫聽了大喜,一面寫表申奏朝廷。

          且說定安國舅與同三個侍郎,帶領眾人歸到燕京,來見郎主,備細奏說宋江詐降一事,因此被那夥蠻子占了霸州。遼主聽了大怒,喝罵歐陽侍郎:“都是你這奴婢佞臣,往來搬斗,折了俺的霸州緊要的城池,教俺燕京如何保守?快與我拿去斬了!”班部中轉出兀顏統軍,啟奏道:“郎主勿憂,量這廝何須國主費力。奴婢自有個道理,且免斬歐陽侍郎。若是宋江知得,反被他恥笑。”遼主準奏,赦了歐陽侍郎。兀顏統軍奏道:“奴婢引起部下二十八宿將軍,十一曜大將,前去布下陣勢,把這些蠻子,一鼓兒平收。”說言未絕,班部中卻轉出賀統軍前來奏道:“郎主不用憂心,奴婢自有個見識。常言道:‘殺雞焉用牛刀。’那里消得正統軍自去,只賀某聊施小計,教這一夥蠻子,死無葬身之地!”郎主聽了,大喜道:“俺的愛卿,愿聞你的妙策。”賀統軍啟口搖舌,說這妙計,有分教,盧俊義來到一個去處,馬無料草,人絕口糧。直教:三軍驍勇齊消魄,一代英雄也皺眉。

          畢竟賀統軍道出甚計來,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回: 第八十四回 宋公明兵打薊州城 盧俊義大戰玉田縣(120回本)
          下一回: 第八十六回 宋公明大戰獨鹿山 盧俊義兵陷青石峪(120回本)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線的詞條資料來自網友(一些人是某學科領域的專家)貢獻,供您查閱參考。一些和您切身相關的具體問題(特別是健康、經濟、法律相關問題),出于審慎起見,建議咨詢專業人士以獲得更有針對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詞條(含所附圖片)系由網友上傳,如果涉嫌侵權,請與客服聯系,我們將及時給予刪除。3.如需轉載本頁面內容,請注明來源于www.s5857.com

          詞條保護申請

        • * 如果用戶不希望該詞條被修改,可以申請詞條保護
          * 管理員審核通過后,該詞條會被設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該詞條的創建者才能申請詞條保護

        聯系我們意見反饋幫助中心免責聲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線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證090285號
        天天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