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utput id="yypxw"><legend id="yypxw"></legend></output>

    2. <var id="yypxw"><rt id="yypxw"><big id="yypxw"></big></rt></var>
      1. <var id="yypxw"><ol id="yypxw"></ol></var>
      2. <output id="yypxw"><video id="yypxw"></video></output><output id="yypxw"><legend id="yypxw"></legend></output>
        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注微信,獲取更多信息
        閱讀 3631 次 歷史版本 1個 創建者:德弘天下 (2010/5/18 12:13:35)  最新編輯:德弘天下 (2010/5/18 12:27:57)
        第九十回 五臺山宋江參禪 雙林鎮燕青遇故(120回本)
        目錄[ 隱藏 ]
          上一回: 第八十九回 宋公明破陣成功 宿太尉頒恩降詔(120回本)
          下一回: 第九十一回 宋公明兵渡黃河 盧俊義賺城黑夜(120回本)


          話說五臺山這個智真長老,原來是故宋時一個當世的活佛,知得過去未來之事。數載之前,已知魯智深是個了身達命之人,只是俗緣未盡,要還殺生之債,因此教他來塵世中走這一遭。本人宿根,還有道心,今日起這個念頭,要來參禪投禮本師。宋公明亦是素有善心,因此要同魯智深來參智真長老。

          當下宋江與眾將,只帶隨行人馬,同魯智深來到五臺山下,就將人馬屯扎下營,先使人上山報知。宋江等眾兄弟,都脫去戎裝慣帶,各穿隨身衣服,步行上山。轉到山門外,只聽寺內撞鐘擊鼓,眾僧出來迎接,向前與宋江、魯智深等施了禮。數內有認得魯智深的多,又見齊齊整整這許多頭領跟著宋江,盡皆驚訝。堂頭首座來稟宋江道:“長老坐禪入定,不能相接,將軍切勿見罪。”遂請宋江等先去知客寮內少坐。供茶罷,侍者出來請道:“長老禪定方回,已在方丈專候,啟請將軍進。”有宋江等一行百馀人,直到方丈,來參智真長老。那長老慌忙降階而接,邀至上堂。各施禮罷,宋江看那和尚時,六旬之上,眉發盡白,骨格清奇,儼然有天臺方廣出山之相。眾人入進方丈之內,宋江便請智真長老上座,焚香禮拜。一行眾將,都已拜罷,魯智深向前插香禮拜。智真長老道:“徒弟一去數年,殺人放火不易。”魯智深默然無言。宋江向前道:“久聞長老清德,爭奈俗緣淺薄,無路拜見尊顏。今因奉詔破遼到此,得以拜見堂頭大和尚,平生萬幸。智深兄弟,雖是殺人放火,忠心不害良善,今引宋江等眾兄弟來參大師。”智真長老道:“常有高僧到此,亦曾閑論世事。久聞將軍替天行道,忠義根心。吾弟子智深跟著將軍,豈有差錯!”宋江稱謝不已。

          魯智深將出一包金銀彩緞來,供獻本師。智真長老道:“吾弟子此物何處得來?無義錢財,決不敢受。”智深稟道:“弟子累經功賞積聚之物,弟子無用,特地將來獻納本師,以充公用。”長老道:“眾亦難消。與汝置經一藏,消滅罪惡,早登善果。”魯智深拜謝已了。宋江亦取金銀彩緞,上獻智真長老,長老堅執不受。宋江稟說:“我師不納,可令庫司辦齋,供獻本寺僧眾。”當日就五臺山寺中宿歇一宵,長老設素齋相待,不在話下。

          且說次日庫司辦齋完備,五臺山寺中法堂上鳴鐘擊鼓,智真長老會集眾僧于法堂上,講法參禪。須臾,合寺眾僧,都披袈裟坐具,到于法堂中坐下。宋江、魯智深,并眾頭領,立于兩邊。引磬響處,兩碗紅紗燈籠,引長老上陞法座。智真長老到法座上,先拈信香祝贊道:“此一炷香,伏愿皇上圣壽齊天,萬民樂業;再拈信香一炷,愿今齋主,身心安樂,壽算延長;再拈信香一炷,愿今國安民泰,歲稔年和,三教興隆,四方寧靜。”祝贊已罷,就法座而坐。兩下眾僧,打罷問訊,復皆侍立。宋江向前拈香禮拜畢,合掌近前參禪道:“某有一語,敢問吾師:浮世光陰有限,苦海無邊,人身至微,生死最大。”智真長老便答偈曰:

          六根束縛多年,四大牽纏已久。堪嗟石火光中,翻了幾個筋斗。咦!閻浮世界諸眾生,泥沙堆里頻哮吼。

          長老說偈已畢,宋江禮拜侍立。眾將都向前拈香禮拜,設誓道:“只愿弟兄同生同死,世世相逢!”焚香已罷,眾僧皆退,就請去云堂內赴齋。

          眾人齋罷,宋江與魯智深跟隨長老來到方丈內。至晚閑話間,宋江求問長老道:“弟子與魯智深本欲從師數日,指示愚迷,但以統領大軍,不敢久戀。我師語錄,實不省悟。今者拜辭還京,某等眾弟兄此去前程如何,萬望吾師明彰點化。”智真長老命取紙筆,寫出四句偈語:

            當風雁影翩,東闕不團圓。
            只眼功勞足,雙林福壽全。

          寫畢,遞與宋江道:“此是將軍一生之事,可以秘藏,久而必應。”宋江看了,不曉其意,又對長老道:“弟子愚蒙,不悟法語,乞吾師明白開解,以釋懮疑。”智真長老道:“此乃禪機隱語,汝宜自參,不可明說。”長老說罷,喚過智深近前道:“吾弟子此去,與汝前程永別,正果將臨也!與汝四句偈去,收取終身受用。”偈曰:

            逢夏而擒,遇臘而執。
            聽潮而圓,見信而寂。

          魯智深拜受偈語,讀了數遍,藏在身邊,拜謝本師。又歇了一宵。次日,宋江、魯智深并吳用等眾頭領辭別長老下山,眾人便出寺來,智真長老并眾僧都送出山門外作別。

          不說長老眾僧回寺,且說宋江等眾將下到五臺山下,引起軍馬,星火趕來。眾將回到軍前,盧俊義、公孫勝等接著宋江眾將,都相見了。宋江便對盧俊義等說五臺山眾人參禪設誓一事,將出禪語,與盧俊義、公孫勝看了,皆不曉其意。蕭讓道:“禪機法語,等閑如何省得?”眾皆驚訝不已。

          宋江傳令,催趲軍馬起程。眾將得令,催起三軍人馬,望東京進發。凡經過地方,軍士秋毫無犯。百姓扶老攜幼,來看王師。見宋江等眾將英雄,人人稱獎,個個欽服。宋江等在路行了數日,到一個去處,地名雙林鎮。當有鎮上居民,及近村幾個農夫,都走攏來觀看。宋江等眾兄弟雁行般排著,一對對并轡而行。正行之間,只見前隊里一個頭領,滾鞍下馬,向左邊看的人叢里,扯著一個人叫道:“兄長如何在這里?”兩個敘了禮,說著話。宋江的馬,漸漸近前,看時,卻是“浪子”燕青和一個人說話。燕青拱手道:“許兄,此位便是宋先鋒。”宋江勒住馬看那人時,生得:

          目炯雙瞳,眉分八字。七尺長短身材,三牙掩口髭須。戴一頂烏縐紗抹眉頭巾,穿一領皂沿邊褐布道服。系一條雜彩呂公絛,著一雙方頭青布履。必非碌碌庸人,定是山林逸士。

          宋江見那人相貌古怪,豐神爽雅,忙下馬來,躬身施禮道:“敢問高士大名?”那人望宋江便拜道:“聞名久矣!今日得以拜見。”慌的宋江答拜不迭,連忙扶起道:“小可宋江,何勞如此。”那人道:“小子姓許,名貫忠,祖貫大名府人氏,今移居山野。昔日與燕將軍交契,不想一別有十數個年頭,不得相聚。后來小子在江湖上,聞得小乙哥在將軍麾下,小子欣慕不已。今聞將軍破遼凱還,小子特來此處瞻望,得見各位英雄,平生有幸。欲邀燕兄到敝廬略敘,不知將軍肯放否?”燕青亦稟道:“小弟與許兄久別,不意在此相遇。既蒙許兄雅意,小弟只得去一遭。哥哥同眾將先行,小弟隨后趕來。”宋江猛省道:“兄弟燕青,常道先生英雄肝膽,只恨宋某命薄,無緣得遇,今承垂愛,敢邀同往請教。”許貫忠辭謝道:“將軍慷慨忠義,許某久欲相侍左右,因老母年過七旬,不敢遠離。”宋江道:“恁地時,卻不敢相強。”又對燕青說道:“兄弟就回,免得我這里放心不下。況且到京,倘早晚便要朝見。”燕青道:“小弟決不敢違哥哥將令。”又去稟知了盧俊義,兩下辭別。宋江上得馬來,前行的眾頭領已去了一箭之地,見宋江和貫忠說話,都勒馬伺候。當下宋江策馬上前,同眾將進發。

          話分兩頭。且說燕青喚一個親隨軍漢,拴縛了行囊,另備了一匹馬,卻把自己的駿馬讓與許貫忠乘坐。到前面酒店里,脫下戎裝慣帶,穿了隨身便服。兩人各上了馬,軍漢背著包裹,跟隨在后,離了雙林鎮,望西北小路而行。過了些村舍林崗,前面卻是山僻曲折的路。兩個說些舊日交情,胸中肝膽。出了山僻小路,轉過一條大溪,約行了三十馀里,許貫忠用手指道:“兀那高峻的山中,方是小弟的敝廬在內。”又行了十數里,才到山中。那山峰巒秀拔,溪澗澄清。燕青正看山景,不覺天色已晚。但見:

            落日帶煙生碧霧,斷霞映水散紅光。

          原來這座山叫做大伾山,上古大禹圣人道河,曾到此處。書經上說道:“至于大伾。”這便是個證見。今屬大名府濬縣地方。話休繁絮。且說許貫忠引了燕青轉過幾個山嘴,來到一個山凹里,卻有三四里方圓平曠的所在。樹木叢中,閃著兩三處草舍。內中有幾間向南傍溪的茅舍。門外竹籬圍繞,柴扉半掩,修竹蒼松,丹楓翠柏,森密前后。許貫忠指著說道:“這個便是蝸居。”燕青看那竹籬內,一個黃發村童穿一領布衲襖,向地上收拾些曬干的松枝榾柮,堆積于茅檐之下。聽得馬蹄響,立起身往外看了,叫聲奇怪:“這里那得有馬經過!”仔細看時,后面馬上卻是主人。慌忙跑出門外,叉手立著,獃獃地看。原來臨行備馬時,許貫忠說不用鑾鈴,以此至近方覺。二人下了馬,走進竹籬。軍人把馬拴了。二人入得草堂,分賓主坐下。茶罷,貫忠教隨來的軍人卸下鞍轡,把這兩匹馬牽到后面草房中,喚童子尋些草料喂養,仍教軍人前面耳房內歇息。燕青又去拜見了貫忠的老母。貫忠攜著燕青,同到靠東向西的草廬內。推開后窗,卻臨著一溪清水,兩人就倚著窗檻坐地。

          貫忠道:“敝廬窄陋,兄長休要笑話!”燕青答道:“山明水秀,令小弟應接不暇,實在難得。”貫忠又問些征遼的事。多樣時,童子點上燈來,閉了窗格,掇張桌子,鋪下五六碟菜蔬,又搬出一盤雞、一盤魚及家中藏下的兩樣山果,旋了一壺熱酒。貫忠篩了一盃,遞與燕青道:“特地邀兄到此,村醪野菜,豈堪待客?”燕青稱謝道:“相擾卻是不當。”數盃酒后,窗外月光如晝。燕青推窗看時,又是一般清致。云輕風靜,月白溪清,水影山光,相映一室。燕青誇獎不已道:“昔日在大名府,與兄長最為莫逆。自從兄長應武舉后,便不得相見。卻尋這個好去處,何等幽雅!象劣弟恁地東征西逐,怎得一日清閑?”貫忠笑道:“宋公明及各位將軍,英雄蓋世,上應罡星,今又威服強虜。象許某蝸伏荒山,那里有分毫及得兄等。俺又有幾分兒不合時宜處,每每見奸黨專權,蒙蔽朝廷,因此無志進取,游蕩江河,到幾個去處,俺也頗頗留心。”說罷大笑,洗盞更酌。燕青取白金二十兩,送與貫忠道:“些須薄禮,少盡鄙忱。”貫忠堅辭不受。燕青又勸貫忠道:“兄長恁般才略,同小弟到京師覷方便,討個出身。”貫忠嘆口氣說道:“今奸邪當道,妒賢嫉能,如鬼如蜮的,都是峨冠博帶;忠良正直的,盡被牢籠陷害。小弟的念頭久灰。兄長到功成名就之日,也宜尋個退步。自古道:‘雕鳥盡,良弓藏。’”燕青點頭嗟嘆。兩個說至半夜,方才歇息。

          次早洗漱罷,又早擺上飯來,請燕青吃了,便邀燕青去山前山后游玩。燕青登高眺望,只見重巒迭障,四面皆山,惟有禽聲上下,卻無人跡往來。山中居住的人家,顛倒數過,只有二十馀家。燕青道:“這里賽過桃源。”燕青貪看山景,當日天晚,又歇了一宵。

          次日,燕青辭別貫忠道:“恐宋先鋒懸念,就此拜別。”貫忠相送出門。貫忠道:“兄長少待!”無移時,村童托一軸手卷兒出來,貫忠將來遞與燕青道:“這是小弟近來的幾筆拙畫。兄長到京師,細細的看,日后或者亦有用得著處。”燕青謝了,教軍人拴縛在行囊內。兩個不忍分手,又同行了一二里。燕青道:“‘送君千里,終須一別’,不必遠勞,后圖再會。”兩人各悒怏分手。

          燕青望許貫忠回去得遠了,方才上馬。便教軍人也上了馬,一齊上路。不則一日,來到東京,恰好宋先鋒屯駐軍馬于陳橋驛,聽候圣旨。燕青入營參見,不題。

          且說先是宿太尉并趙樞密中軍人馬入城,已將宋江等功勞奏聞天子。報說宋先鋒等諸將兵馬,班師回軍,已到關外。趙樞密前來啟奏,說宋江等諸將邊庭勞苦之事。天子聞奏,大加稱贊,就傳圣旨,命皇門侍郎宣宋江等面君朝見,都教披掛入城。宋江等眾將遵奉圣旨,本身披掛,戎裝革帶,頂盔掛甲,身穿錦襖,懸帶金銀牌面,從東華門而入,都至文德殿朝見天子,拜舞起居,山呼萬歲。皇上看了宋江等眾將英雄,盡是錦袍金帶,惟有吳用、公孫勝、魯智深、武松身著本身服色。天子圣意大喜,乃曰:“寡人多知卿等征進勞苦,邊塞用心,中傷者多,寡人甚為懮戚。”宋江再拜奏道:“托圣上洪福齊天,臣等眾將雖有中傷,俱各無事。今逆虜投降,邊庭寧息,實陛下威德所致,臣等何勞之有?”再拜稱謝。天子特命省院官計議封爵。太師蔡京、樞密童貫商議奏道:“宋江等官爵,容臣等酌議奏聞。”天子準奏,仍敕光祿寺大設御宴,欽賞宋江錦袍一領、金甲一副,名馬一匹,盧俊義以下給賞金帛,盡于內府關支。宋江與眾將謝恩已罷,盡出宮禁,都到西華門外,上馬回營安歇,聽候圣旨。不覺的過了數日,那蔡京、童貫等那里去議甚麼封爵,只顧延挨。

          且說宋江正在營中閑坐,與軍師吳用議論些古今興亡得失的事,只見戴宗、石秀、各穿微服來稟道:“小弟輩在營中,兀坐無聊,今日和石秀兄弟閑走一回,特來稟知兄長。”宋江道:“早些回營,候你每同飲幾杯。”戴宗和石秀離了陳橋驛,望北緩步行來。過了幾個街坊市井,忽見路旁一個大石碑,碑上有“造字臺”三字,上面又有幾行小字,因風雨剝落,不甚分明。戴宗仔細看了道:“卻是蒼頡造字之處。”石秀笑道:“俺每用不著他。”兩個笑著,望前又行。到一個去處,大一塊空地,地上都是瓦礫。正北上有個石牌坊,橫著一片石板,上鐫“博浪城”三字。戴宗沉吟了一回,說道:“原來此處是漢留侯擊始皇的所在。”戴宗嘖嘖稱贊道:“好個留侯!”石秀道:“只可惜這一椎不中!”兩個嗟嘆了一回,說著話,只顧望北走去,離營卻有二十馀里,石秀道:“俺兩個鳥耍了這半日,尋那里吃碗酒回營去。”戴宗道:“兀那前面不是個酒店?”兩個進了酒店,揀個近窗明亮的座頭坐地。戴宗敲著桌子叫道:“將酒來!”酒保搬了五六碟菜蔬,擺在桌上,問道:“官人打多少酒?”石秀道:“先打兩角酒,下飯但是下得口的,只顧賣來。”無移時,酒保旋了兩角酒,一盤牛肉,一盤羊肉,一盤嫩雞。兩個正在那里吃酒閑話,只見一個漢子托著雨傘桿棒,背個包裹,拽扎起皂衫,腰系著纏袋,腿繃護膝,八搭麻鞋,走得氣急喘促,進了店門,放下傘棒包裹,便向一個座頭坐下,叫道:“快將些酒肉來!”過賣旋了一角酒,擺下兩三碟菜蔬。那漢道:“不必文謅了,有肉快切一盤來,俺吃了,要趕路進城公干。”拿起酒,大口價吃。戴宗把眼瞅著,肚里尋思道:“這鳥是個公人,不知甚麼鳥事?”便向那漢拱手問道:“大哥,甚麼事恁般要緊?”那漢一頭吃酒吃肉,一頭夾七夾八的說出幾句話來。有分教,宋公明再建奇功,汾沁地重歸大宋。畢竟那漢說出甚麼話來,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回: 第八十九回 宋公明破陣成功 宿太尉頒恩降詔(120回本)
          下一回: 第九十一回 宋公明兵渡黃河 盧俊義賺城黑夜(120回本)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線的詞條資料來自網友(一些人是某學科領域的專家)貢獻,供您查閱參考。一些和您切身相關的具體問題(特別是健康、經濟、法律相關問題),出于審慎起見,建議咨詢專業人士以獲得更有針對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詞條(含所附圖片)系由網友上傳,如果涉嫌侵權,請與客服聯系,我們將及時給予刪除。3.如需轉載本頁面內容,請注明來源于www.s5857.com

          詞條保護申請

        • * 如果用戶不希望該詞條被修改,可以申請詞條保護
          * 管理員審核通過后,該詞條會被設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該詞條的創建者才能申請詞條保護

        聯系我們意見反饋幫助中心免責聲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線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證090285號
        天天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