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utput id="yypxw"><legend id="yypxw"></legend></output>

    2. <var id="yypxw"><rt id="yypxw"><big id="yypxw"></big></rt></var>
      1. <var id="yypxw"><ol id="yypxw"></ol></var>
      2. <output id="yypxw"><video id="yypxw"></video></output><output id="yypxw"><legend id="yypxw"></legend></output>
        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注微信,獲取更多信息
        閱讀 3826 次 歷史版本 1個 創建者:德弘天下 (2010/5/24 12:31:05)  最新編輯:德弘天下 (2010/5/24 13:28:11)
        第一百一十七回 睦州城箭射鄧元覺 烏龍嶺神助宋公明(120回本)
        目錄[ 隱藏 ]
          上一回: 第一百一十六回 盧俊義分兵歙州道 宋公明大戰烏龍嶺(120回本)
          下一回: 第一百一十八回 盧俊義大戰昱嶺關 宋公明智取清溪洞(120回本)


          話說宋江因要救取解珍、解寶的尸,到于烏龍嶺下,正中了石寶計策。四下里 伏兵齊起,前有石寶軍馬,后有鄧元覺截住回路。石寶厲聲高叫:“宋江不下馬受 降,更待何時?”關勝大怒,拍馬掄刀戰石寶。兩將交鋒未定,后面喊聲又起。腦 背后卻是四個水軍總管,一齊登岸,會同王、晁中,從嶺上殺將下來。花榮急出, 當住后隊,便和王交戰。斗無數合,花榮便走。王、晁中乘勢趕來,被花榮手 起,急放連珠二箭,射中二將,翻身落馬。眾軍吶聲喊,不敢向前,退后便走。四 個水軍總管,見一連射死王、晁中,不敢向前,因此花榮抵敵得住。刺斜里又撞 出兩陣軍來:一隊是指揮白欽,一隊是指揮景德。這里宋江陣中二將齊出,呂方便 迎住白欽交戰,郭盛便與景德相持,四下里分頭廝殺,敵對死戰。

          宋江正慌促間,只聽得南軍后面喊殺連天,眾軍奔走。原來卻是李逵引兩個牌手—— 項充、李袞,一千步軍,從石寶馬軍后面殺來。鄧元覺引軍卻待來救應時,背后撞 過魯智深、武松,兩口戒刀,橫剁直砍,渾鐵禪杖,一沖一戳。兩個引一千步軍, 直殺入來。隨后又是秦明、李應、朱仝、燕順、馬麟、樊瑞、一丈青、王矮虎,各 帶馬軍步軍,舍死撞殺入來。四面宋兵,殺散石寶、鄧元覺軍馬,救得宋江等回桐 廬縣去,石寶也自收兵上嶺去了。宋江在寨中稱謝眾將:“若非我兄弟相救,宋江 已與解珍、解寶同為泉下之鬼。”吳用道:“為是兄長此去,不合愚意,惟恐有失, 便遣眾將相援。”宋江稱謝不已。

          且說烏龍嶺上,石寶、鄧元覺兩個元帥在寨中商議道:“即日宋江兵馬退在桐廬縣 駐扎,倘或被他私越小路,度過嶺后,睦州咫尺危矣。不若國師親往清溪大內,面 見天子,奏請添調軍馬,守護這條嶺隘,可保長久。”鄧元覺道:“元帥之言極當, 小僧便往。”鄧元覺隨即上馬,先來到睦州,見了右丞相祖士遠說:“宋江兵強人 猛,勢不可當,軍馬席卷而來,誠恐有失。小僧特來奏請添兵遣將,保守關隘。” 祖士遠聽了,便同鄧元覺上馬,離了睦州,一同到清溪縣幫源洞中,先見了左丞相 婁敏中說過了,奏請添調軍馬。

          次日早朝,方臘升殿,左右二丞相一同鄧元覺朝見。拜舞已畢,鄧元覺向前起居萬 歲,便奏道:“臣僧元覺領著圣旨,與太子同守杭州。不想宋江軍馬兵強將勇,席 卷而來,勢難迎敵,致被袁評事引誘入城,以致失陷杭州,太子貪戰,出奔而亡。 今來元覺與元帥石寶退守烏龍嶺關隘,近日連斬宋江四將,聲勢頗振。即日宋江已 進兵到桐廬駐扎,誠恐早晚賊人私越小路,透過關來,嶺隘難保。請陛下早選良將, 添調精銳軍馬,同保烏龍嶺關隘,以圖退賊,克復城池。”方臘道:“各處軍兵, 已都調盡。近日又為歙州昱嶺上關隘甚緊,又分去了數萬軍兵。止有御林軍馬,寡 人要護御大內,如何四散調得開去?”鄧元覺又奏道:“陛下不發救兵,臣僧無奈。 若是宋兵度嶺之后,睦州焉能保守?”左丞相婁敏中出班奏曰:“這烏龍嶺關隘, 亦是要緊去處。臣知御林軍兵,總有三萬,可分一萬,跟國師去保守關隘。乞我王 圣鑒。”方臘不聽婁敏中之言,堅執不肯調撥御林軍馬,去救烏龍嶺。

          當日朝罷,眾人出內。婁丞相與眾官商議,只教祖丞相睦州分一員將,撥五千軍, 與國師去保烏龍嶺。因此,鄧元覺同祖士遠回睦州來,選了五千精銳軍馬,首將一 員夏侯成,回到烏龍嶺寨內,與石寶說知此事。石寶道:“既是朝廷不撥御林軍馬, 我等且守住關隘,不可出戰。著四個水軍總管,牢守灘頭江岸邊,但有船來,便去 殺退,不可進兵。”

          且不說寶光國師同石寶、白欽、景德、夏侯成五個守住烏龍嶺關隘。卻說宋江自折 了將佐,只在桐廬縣駐扎,按兵不動。一住二十余日,不出交戰。忽有探馬報道: “朝廷又差童樞密赍賞賜,已到杭州。聽知分兵兩路,童樞密轉差大將王稟,分赍 賞賜,投昱嶺關盧先鋒軍前去了。童樞密即日便到,親赍賞賜。”宋江見報,便與 吳用眾將都離縣二十里迎接。來到縣治里,開讀圣旨,便將賞賜分給眾將。宋江等 參拜童樞密,隨即設宴管待。童樞密問道:“征進之間,多聽得損折將佐。”宋江 垂淚稟道:“往年跟隨趙樞相北征遼虜,兵將全勝,端的不曾折了一個將校。自從 奉敕來征方臘,未離京師,首先去了公孫勝,駕前又留下了數人。進兵渡得江來, 但到一處,必折損數人。近又有八九個將佐,病倒在杭州,存亡未保。前面烏龍嶺 廝殺二次,又折了幾將。蓋因山險水急,難以對陣,急切不能打透關隘。正在憂惶 之際,幸得恩相到此。”童樞密道:“今上天子,多知先鋒建立大功,后聞損折將 佐,特差下官引大將王稟、趙譚,前來助陣。已使王稟赍賞往盧先鋒處,分給散 眾將去了。”隨喚趙譚與宋江等相見,俱于桐廬縣駐扎,飲宴管待已了。

          次日,童樞密整點軍馬,欲要去打烏龍嶺關隘。吳用諫道:“恩相未可輕動。且差 燕順、馬麟去溪僻小徑去處,尋覓當村土居百姓,問其向道,別求小路,度得關那 邊去。兩面夾攻,彼此不能相顧,此關唾手可得。”宋江道:“此言極妙。”隨即 差遣馬麟、燕順引數十個軍健,去村落中尋訪百姓問路。去了一日,至晚,引將一 個老兒來見宋江。宋江問道:“這老者是甚人?”馬麟道:“這老的是本處土居人 戶,都知這里路徑溪山。”宋江道:“老者,你可指引我一條路徑,過烏龍嶺去, 我自重重賞你。”老兒告道:“老漢祖居是此間百姓,累被方臘殘害,無處逃躲, 幸得天兵到此,萬民有福,再見太平。老漢指引一條小路:過烏龍嶺去,便是東管, 取睦州不遠。便到北門,卻轉過西門,便是烏龍嶺。”宋江聽了大喜,隨即叫取銀 物,賞了引路老兒,留在寨中,又著人與酒飯管待。

          次日,宋江請啟童樞密守把桐廬縣,自領正偏將一十二員,取小路進發。那十二員 是:花榮、秦明、魯智深、武松、戴宗、李逵、樊瑞、王英、扈三娘、項充、李袞、 凌振。隨行馬步軍兵一萬人數,跟著引路老兒便行。馬摘鑾鈴,軍士銜枚疾走。至 小牛嶺,已有一伙軍兵攔路。宋江便叫李逵、項充、李袞沖殺入去,約有三五百守 路賊兵,都被李逵等殺盡。四更前后,已到東管。本處守把將伍應星,聽得宋兵已 透過東管,思量部下只有二千人馬,如何迎敵得,當時一哄都走了。徑回睦州,報 與祖丞相等知道:“今被宋江軍兵私越小路,已透過烏龍嶺這邊,盡到東管來了。” 祖士遠聽了大驚,急聚眾將商議。宋江已令炮手凌振放起連珠炮。烏龍嶺上寨中石 寶等聽得大驚,急使指揮白欽引軍探時,見宋江旗號,遍天遍地,擺滿山林。急退 回嶺上寨中,報與石寶等。石寶便道:“既然朝廷不發救兵,我等只堅守關隘,不 要去救。”鄧元覺便道:“元帥差矣。如今若不調兵救應睦州,也自由可。倘或內 苑有失,我等亦不能保。你不去時,我自去救應睦州。”石寶苦勸不住,鄧元覺點 了五千人馬,綽了禪杖,帶領夏侯成下嶺去了。

          且說宋江引兵到了東管,且不去打睦州,先來取烏龍嶺關隘,卻好正撞著鄧元覺。 軍馬漸近,兩軍相迎,鄧元覺當先出馬挑戰。花榮看見,便向宋江耳邊低低道:“此 人則除如此如此可獲。”宋江點頭道是,就囑付了秦明。兩將都會意了。秦明首先 出馬,便和鄧元覺交戰。斗到五六合,秦明回馬便走,眾軍各自東西四散。鄧元覺 看見秦明輸了,倒撇了秦明,徑奔來捉宋江。原來花榮已準備了,護持著宋江,只 待鄧元覺來得較近,花榮滿滿地攀著弓,覷得親切,照面門上颼地一箭。弓開滿月, 箭發流星,正中鄧元覺面門,墜下馬去,被眾軍殺死,一齊卷殺攏來,南兵大敗。 夏侯成抵敵不住,便奔睦州去了。宋兵直殺到烏龍嶺上,擂木炮石,打將下來,不 能上去。宋兵卻殺轉來,先打睦州。

          且說祖丞相見首將夏侯成逃來報說:“宋兵已度過東管,殺了鄧國師,即日來打睦 州。”祖士遠聽了,便差人同夏侯成去清溪大內,請婁丞相入朝啟奏:“現今宋兵 已從小路透過到東管,前來攻打睦州甚急,乞我王早發軍兵救應,遲延必至失陷。” 方臘聽了大驚,急宣殿前太尉鄭彪,點與一萬五千御林軍馬,星夜去救睦州。鄭彪 奏道:“臣領圣旨,乞請天師同行策應,可敵宋江。”方臘準奏,便宣靈應天師包 道乙。當時宣詔天師,直至殿下面君。包道乙打了稽首。方臘傳旨道:“今被宋江 兵馬,看看侵犯寡人地面,累次陷了城池兵將。即日宋兵俱到睦州,可望天師闡揚 道法,護國救民,以保江山社稷。”包天師奏道:“主上寬心,貧道不才,憑胸中 之學識,仗陛下之洪福,一掃宋江兵馬。”方臘大喜,賜坐設宴,管待包道乙。飲 筵罷,辭帝出朝。包天師便和鄭彪、夏侯成商議起軍。

          原來這包道乙祖是金華山中人,幼年出家,學左道之法。向后跟了方臘謀叛造反, 但遇交鋒,必使妖法害人,有一口寶劍,號為玄元混天劍,能飛百步取人。協助方 臘,行不仁之事。因此尊為靈應天師。那鄭彪原是婺州蘭溪縣都頭出身,自幼使得 槍棒慣熟,遭際方臘,做到殿帥太尉。酷愛道法,禮拜包道乙為師,學得他許多法 術在身,但遇廝殺之處,必有云氣相隨。因此,人呼為鄭魔君。這夏侯成,亦是婺 州山中人,原是獵戶出身,慣使鋼叉,自來隨著祖丞相管領睦州。當日三個在殿帥 府中,商議起軍,門吏報道:“有司天太監浦文英來見。”天師問其來故,浦文英 說道:“聞知天師與太尉將軍三位提兵去和宋兵戰。文英夜觀乾象,南方將星,皆 是無光,宋江等將星,尚有一半明朗者。天師此行雖好,只恐不利。何不回奏主上, 商量投拜為上,且解一國之厄。”包天師聽了大怒,掣出玄元混天劍,把這浦文英 一劍揮為兩段,急動文書,申奏方臘去訖,不在話下。史官有詩曰:

          王氣東南已漸消,猶憑左道用人妖。 文英既識真天命,何事捐生在偽朝?

          當下便遣鄭彪為先鋒,調前部軍馬出城前進。包天師為中軍,夏侯成為合后,軍馬 進發,來救睦州。

          且說宋江兵將攻打睦州,未見次第,忽聞探馬報來,清溪救軍到了。宋江聽罷,便 差王矮虎、一丈青兩個出哨迎敵。夫妻二人帶領三千馬軍,投清溪路上來,正迎著 鄭彪,首先出馬,便與王矮虎交戰。兩個更不打話,排開陣勢,交馬便斗。才到八 九合,只見鄭彪口里念念有詞,喝聲道:“疾!”就頭盔頂上,流出一道黑氣來。 黑氣之中,立著一個金甲天神,手持降魔寶杵,從半空里打將下來。王矮虎看見, 吃了一驚,手忙腳亂,失了槍法,被鄭魔君一槍,戳下馬去。一丈青看見戳了他丈 夫落馬,急舞雙刀去救時,鄭彪便來交戰。略戰一合,鄭彪回馬便走。一丈青要報 丈夫之仇,急趕將來。鄭魔君歇住鐵槍,舒手去身邊錦袋內,摸出一塊鍍金銅磚, 扭回身,看著一丈青面門上只一磚,打落下馬而死。可憐能戰佳人,到此一場春夢。 那鄭魔君招轉軍馬,卻趕宋兵。宋兵大敗,回見宋江,訴說王矮虎、一丈青都被鄭 魔君戳打傷死,帶去軍兵,折其大半。宋江聽得又折了王矮虎、一丈青,心中大怒, 急點起軍馬,引了李逵、項充、李袞,帶了五千人馬,前去迎敵。早見鄭魔君軍馬 已到。宋江怒氣填胸,當先出馬,大喝鄭彪道:“逆賊怎敢殺吾二將!”鄭彪便提 槍出馬,要戰宋江。李逵見了大怒,掣起兩把板斧,便飛奔出去,項充、李袞急舞 蠻牌遮護,三個直沖殺入鄭彪懷里去。那鄭魔君回馬便走,三個直趕入南兵陣里去。 宋江恐折了李逵,急招起五千人馬,一齊掩殺,南兵四散奔走。宋江且叫鳴金收兵, 兩個牌手當得李逵回來,只見四下里烏云罩合,黑氣漫天,不分南北東西,白晝如 夜。宋江軍馬,前無去路。但見:

          陰云四合,黑霧漫天。下一陣風雨滂沱,起數聲怒雷猛烈。山川震動,高低渾似天崩;溪澗顛狂,左右卻如地陷。悲悲鬼哭,袞袞神號。定睛不見半分形,滿耳惟聞千樹響。

          宋江軍兵,當被鄭魔君使妖法,黑暗了天地,迷蹤失路,撞到一個去處,黑漫漫不見一物,本部軍兵,自亂起來。宋江仰天嘆曰:“莫非吾當死于此地矣!”從巳時直至未牌,方才黑霧消散,微有些光亮,看見一周遭都是金甲大漢,團團圍住。宋江見了,驚倒在地,口中只稱:“乞賜早死!”不敢仰面,耳邊只聽得風雨之聲。手下眾軍將士,一個個都伏地受死,只等刀來砍殺。須臾,風雨過處,宋江卻見刀不砍來,有一人來攙宋江,口稱:“請起!”宋江抬頭仰臉看時,只見面前一個秀才來扶。看那人時,怎生打扮,但見:

          頭裹烏紗軟角唐巾,身穿白羅圓領涼衫。腰系烏犀金束帶,足穿四縫干皂朝靴。面如傅粉,唇若涂朱。堂堂七尺之軀,楚楚三旬之上。若非上界靈官,定是九天進士。

          宋江見了失驚,起身敘禮,便問秀才高姓大名。那秀才答道:“小生姓邵名俊,土居于此。今特來報知義士,方十三氣數將盡,只在旬日可破。小生多曾與義士出力, 今雖受困,救兵已至,義士知否?”宋江再問道:“先生,方十三氣數,何時可獲?” 邵秀才把手一推,宋江忽然驚覺,乃是南柯一夢。醒來看時,面前一周遭大漢,卻 原來都是松樹。宋江大叫軍將起來,尋路出去。此時云收霧斂,天朗氣清,只聽得 松樹外面發喊將來。宋江便領起軍兵,從里面殺出去時,早望見魯智深、武松一路 殺來,正與鄭彪交手。那包天師在馬上,見武松使兩口戒刀,步行直取鄭彪,包道 乙便向鞘中掣出那口玄天混元劍來,從空飛下,正砍中武松左臂,血暈倒了。卻得 魯智深一條禪杖,忿力打入去,救得武松時,已自左臂砍得伶仃將斷,卻奪得他那 口混元劍。武松醒來,看見左臂已折,伶仃將斷,一發自把戒刀割斷了。宋江先叫 軍校扶送回寨將息。魯智深卻殺入后陣去,正遇著夏侯成交戰。兩個斗了數合,夏 侯成敗走,魯智深一條禪杖,直打入去,南軍四散。夏侯成便望山林中奔走。魯智 深不舍,趕入深山里去了。

          且說鄭魔君那廝,又引兵趕將來,宋軍陣內,李逵、項充、李袞三個見了,便舞起 蠻牌、飛刀、標槍、板斧,一齊沖殺入去。那鄭魔君迎敵不過,越嶺渡溪而走。三 個不識路徑,只要立功,死命趕過溪去,緊追鄭彪。溪西岸邊,搶出三千軍來,截 斷宋兵。項充急回時,早被岸邊兩將攔住。便叫李逵、李袞時,已過溪趕鄭彪去了。 不想前面溪澗又深,李袞先一交跌翻在溪里,被南軍亂箭射死。項充急鉆下岸來, 又被繩索絆翻,卻待要掙扎,眾軍亂上,剁做肉泥。可憐李袞、項充到此,英雄怎 使!只有李逵獨自一個,趕入深山里去了。溪邊軍馬隨后襲將去,未經半里,背后 喊聲振起,卻是花榮、秦明、樊瑞三將,引軍來救,殺散南軍,趕入深山,救得李 逵回來,只不見了魯智深。眾將齊來參見宋江,訴說追趕鄭魔君,過溪廝殺,折了 項充、李袞,止救了李逵回來。宋江聽罷,痛哭不止。整點軍兵,折其一停。又不 見了魯智深,武松已折了左臂。

          宋江正哭之間,探馬報道:“軍師吳用和關勝、李應、朱仝、燕順、馬麟,提一萬 軍兵,從水路到來。”宋江迎見吳用等,便問來情。吳用答道:“童樞密自有隨行 軍馬,并大將王稟、趙譚,都督劉光世又有軍馬,已到烏龍嶺下。只留下呂方、郭 盛、裴宣、蔣敬、蔡福、蔡慶、杜興、郁保四,并水軍頭領李俊、阮小五、阮小七、 童威、童猛等十三人,其余都跟吳用到此策應。”宋江訴說:“折了將佐,武松已 成了廢人,魯智深又不知去向,不由我不傷感。”吳用勸道:“兄長且宜開懷,即 日正是擒捉方臘之時,只以國家大事為重,不可憂損貴體。”宋江指著許多松樹, 說夢中之事,與軍師知道。吳用道:“既然有此靈驗之夢,莫非此處坊隅廟宇,有 靈顯之神,故來護兄長。”宋江道:“軍師所見極當,就與足下進山尋訪。”吳 用當與宋江信步行入山林,未及半箭之地,松樹林中,早見一所廟宇,金書牌額, 上寫:“烏龍神廟。”宋江、吳用入廟上殿看時,吃了一驚,殿上塑的龍君圣像, 正和夢中見者無異。宋江再拜懇謝道:“多蒙龍君神圣救護之恩,未能報謝,望乞 靈神助威。若平復了方臘,敬當一力申奏朝廷,重建廟宇,加封圣號。”宋江、吳 用拜罷,下階看那石碑時,神乃唐朝一進士,姓邵名俊,應舉不第,墜江而死,天 帝憐其忠直,賜作龍神。本處人民祈風得風,祈雨得雨,以此建立廟宇,四時享祭。 宋江看了,隨即叫取烏豬白羊,祭祀已畢。出廟來再看備細,見周遭松樹顯化,可 謂異事。直至如今,嚴州北門外,有烏龍大王廟,亦名萬松林。古跡尚存,有詩為 證:

          忠心一點鬼神知,暗里維持信有之。 欲識龍君真姓字,萬松林下讀殘碑。

          且說宋江謝了龍君庇之恩,出廟上馬,回到中軍寨內,便與吳用商議打睦州之策。 坐至半夜,宋江覺道神思困倦,伏幾而臥,只聞一人報曰:“有邵秀才相訪。”宋 江急忙起身,出帳迎接時,只見邵龍君長揖宋江道:“昨日若非小生救護,義士已 被包道乙作起邪法,松樹化人,擒獲足下矣。適間深感祭奠之禮,特來致謝,就行 報知睦州來日可破,方十三旬日可擒。”宋江正待邀請入帳再問間,忽被風聲一攪, 撒然覺來,又是一夢。

          宋江急請軍師圓夢,說知其事。吳用道:“既是龍君如此顯靈,來日便可進兵,攻 打睦州。”宋江道:“言之極當。”至天明,傳下軍令,點起大隊人馬,攻取睦州。 便差燕順、馬麟守住烏龍嶺這條大路,卻調關勝、花榮、秦明、朱仝四員正將,當 先進兵,來取睦州,便望北門攻打。卻令凌振施放九廂子母等火炮,直打入城去。 那火炮飛將起去,震的天崩地動,岳撼山搖,城中軍馬,驚得魂消魄喪,不殺自亂。 且說包天師、鄭魔君后軍,已被魯智深殺散,追趕夏侯成,不知下落。那時已將軍 馬退入城中屯駐,卻和右丞相祖士遠、參政沈壽、僉書桓逸、元帥譚高、守將伍應 星等商議:“宋兵已至,何以解救?”祖士遠道:“自古兵臨城下,將至濠邊,若 不死戰,何以解之?打破城池,必被擒獲,事在危急,盡須向前!”當下鄭魔君引 著譚高、伍應星并牙將十數員,領精兵一萬,開放城門,與宋江對敵。宋江教把軍 馬略退半箭之地,讓他軍馬出城擺列。

          那包天師拿著把交椅,坐在城頭上,祖丞相、沈參政并桓僉書皆坐在敵樓上看。鄭 魔君便挺槍躍馬出陣,宋江陣上大刀關勝,出馬舞刀,來戰鄭彪。二將交馬,斗不 數合,那鄭彪如何敵得關勝,只辦得架隔遮攔,左右躲閃。這包道乙正在城頭上看 了,便作妖法,口中念念有詞,喝聲道:“疾!”念著那助咒法,吹口氣去,鄭魔 君頭上滾出一道黑氣,黑氣中間顯出一尊金甲神人,手提降魔寶杵,望空打將下來。 南軍隊里,蕩起昏鄧鄧黑云來。宋江見了,便喚混世魔王樊瑞來看,急令作法,并 自念天書上回風破暗的密咒秘訣。只見關勝頭盔上,早卷起一道白云,白云之中, 也顯出一尊神將,紅發青臉,碧眼撩牙,騎一條烏龍,手執鐵錘,去戰鄭魔君頭上 那尊金甲神人,下面兩軍吶喊,二將交鋒。戰無數合,只見上面那騎烏龍的天將, 戰退了金甲神人。下面關勝,一刀砍了鄭魔君于馬下。

          包道乙見宋軍中風起雷響,急待起身時,被凌振放起一個轟天炮,一個火彈子,正 打中包天師,頭和身軀,擊得粉碎,南兵大敗。乘勢殺入睦州。朱仝把元帥譚高一 槍戳在馬下,李應飛刀殺死守將伍應星。睦州城下,見一火炮打中了包天師身軀, 南軍都滾下城去了。宋江軍馬,已殺入城,眾將一發向前,生擒了祖丞相、沈參政、 桓僉書,其余牙將,不問姓名,俱被宋兵殺死。

          宋江等入城,先把火燒了方臘行宮,所有金帛,就賞與了三軍眾將,便出榜文安撫 了百姓。尚兀自點軍未了,探馬飛報將來:“西門烏龍嶺上,馬麟被白欽一標槍標 下去,石寶趕上,復了一刀,把馬麟剁做兩段。燕順見了,便向前來戰時,又被石 寶那廝一流星錘打死。石寶得勝,即日引軍乘勢殺來。”宋江聽得又折了燕順、馬 麟,扼腕痛哭不盡。急差關勝、花榮、秦明、朱仝四員正將迎敵石寶、白欽,就要 取烏龍嶺關隘。不是這四員將來烏龍嶺廝殺,有分教:清溪縣里,削平哨聚賊兵; 幫源洞中,活捉草頭天子。直教宋江等:名標青史千年在,功播清時萬古傳。

          畢竟宋江等怎地迎敵,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回: 第一百一十六回 盧俊義分兵歙州道 宋公明大戰烏龍嶺(120回本)
          下一回: 第一百一十八回 盧俊義大戰昱嶺關 宋公明智取清溪洞(120回本)


          1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線的詞條資料來自網友(一些人是某學科領域的專家)貢獻,供您查閱參考。一些和您切身相關的具體問題(特別是健康、經濟、法律相關問題),出于審慎起見,建議咨詢專業人士以獲得更有針對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詞條(含所附圖片)系由網友上傳,如果涉嫌侵權,請與客服聯系,我們將及時給予刪除。3.如需轉載本頁面內容,請注明來源于www.s5857.com

          詞條保護申請

        • * 如果用戶不希望該詞條被修改,可以申請詞條保護
          * 管理員審核通過后,該詞條會被設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該詞條的創建者才能申請詞條保護

        聯系我們意見反饋幫助中心免責聲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線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證090285號
        天天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