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utput id="yypxw"><legend id="yypxw"></legend></output>

    2. <var id="yypxw"><rt id="yypxw"><big id="yypxw"></big></rt></var>
      1. <var id="yypxw"><ol id="yypxw"></ol></var>
      2. <output id="yypxw"><video id="yypxw"></video></output><output id="yypxw"><legend id="yypxw"></legend></output>
        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注微信,獲取更多信息
        閱讀 24222 次 歷史版本 2個 創建者:Gnian (2010/8/20 23:28:55)  最新編輯:Gnian (2010/8/21 0:35:24)
        鴉片戰爭
        同義詞條:第一次鴉片戰爭
        鴉片戰爭可以分別指:

          1.第一次鴉片戰爭,1840年—1842年
          2.第二次鴉片戰爭,1856年—1860年(也有人將此分為兩段:1856年~1858年稱“第一次英法聯軍之役”,1859年~1860年稱“第二次英法聯軍之役”)
          3.《鴉片戰爭》(中國電影),以英第一次鴉片戰爭為背景拍攝的中國電影謝晉執導。
        第一次鴉片戰爭(1840年-1842年)形勢圖
        第一次鴉片戰爭(1840年-1842年)形勢圖
          4.《鴉片戰爭》(阿富汗電影),2008年阿富汗喜劇電影導演西迪克導演的一部電影。


          第一次鴉片戰爭(1840年-1842年),是英國中國發動的殖民主義侵略戰爭。從18世紀末期起,英國把大量鴉片走私輸入中國,毒害中國人民并使中國白銀大量外流。1838年底,政府派林則徐欽差大臣廣州查禁鴉片煙。1839年6月林則徐下令當眾銷毀從英美等國不法商人手中繳獲的鴉片230多萬斤。1840年,英國借口保護通商,發動侵華戰爭。清政府在戰爭中動搖妥協,只有部分軍隊同人民群眾一道奮起抵抗侵略者。英軍除先后在廣東福建浙江沿海騷擾并入侵外,又攻占吳淞,闖進長江,直逼南京,迫使清政府在1842年8月簽訂了喪權辱國的《南京條約》。從此,中國逐步淪為半殖民地國家 。

          英國方面通常稱第一次鴉片戰爭為“第一次中英戰爭”(或“通商戰爭”)。雖然這場戰爭只是鴉片戰爭的一部分,但有時也經常把它稱作鴉片戰爭。這場戰爭一直是斷斷續續進行,其間的一系列戰斗和軍事行動相互之間并無關聯。

        概述


          1840-1842年的鴉片戰爭,是封建的中國變為半殖民地半封建的中國的轉折點。
          
          十八世紀七十年代,英國開始把鴉片大量輸入中國。到了十九世紀,鴉片輸入額逐年增多。英國資產階級為了抵銷英中貿易方面的入超現象,大力發展毒害中國人民的鴉片貿易,以達到開辟中國市場的目的。十九世紀初輸入中國的鴉片為4000多箱,到1839年就猛增到40000多箱。英國資產階級從這項可恥的貿易中大發橫財。由于鴉片輸入猛增,導致中國白銀大量外流,并使吸食鴉片的人在精神上和生理上受到了極大的摧殘。如不采取制止措施,將要造成國家財源枯竭和軍隊瓦解。于是,清政府決定嚴禁鴉片入口。
          
          1839年3月,清朝欽差大臣林則徐到達廣州,通知外國商人在三天內將所存鴉片煙土全部繳出,聽候處理,并宣布:“若鴉片一日未絕,本大臣一日不回,誓與此事相始終,斷無中止之理。”林則徐克服了英國駐華商務監督義律和不法煙商的阻撓、破壞,共繳獲各國(主要是英國)商人煙土237萬多斤,從6月3日至25日,在虎門海灘當眾銷毀。
          
          面對清政府的禁煙措施,英國資產階級特別是其中的鴉片利益集團,立即掀起一片侵華戰爭叫囂。英國政府很快作出向中國出兵的決定。1840年6月,侵華英軍總司令懿律率艦只40余艘、士兵4000多名,陸續到達中國南海海面。6月28日英艦封鎖珠江海口,第一次鴉片戰爭正式爆發,英國侵略中國的戰爭正式開始。7月初,英軍侵占浙江定海,8月初到達天津大沽口外,直逼京畿。道光皇帝害怕了,連忙撤去林則徐的職務,任命琦善為欽差大臣。年底,琦善在廣州與英國侵略者談判。英軍卻于1841年1月7日突然在穿鼻洋發動進攻,攻陷沙角、大角炮臺。1月中旬,琦善被迫答允英國全權代表義律提出的割讓香港、賠償煙價 600萬元、開放廣州等條件。琦善私允英軍條件,違背了清廷的指示精神,后來受到嚴懲。但在26日,英軍卻不待中國政府同意就占領香港。清政府得知沙角、大角炮臺失守后立即對英宣戰。2月下旬,英軍攻陷虎門炮臺,水師提督、愛國將領關天培與守軍數百人壯烈犧牲。5月,英軍逼近廣州城外,清軍全部退入城內。下旬,新任靖逆將軍奕山向英軍乞和,與英國訂立了可恥的城下之盟——《廣州和約》,規定由清朝方面向英軍交出廣州贖城費600萬元。
          
          英國政府不滿足義律從中國攫取的利益,改派璞鼎查為全權公使,增調援軍,擴大侵華戰爭。1841年8月下旬,璞鼎查率英艦自香港北犯,26日攻陷廈門。9月英軍侵犯臺灣。10月攻陷定海、鎮海、寧波。1842年5月,英軍繼續北犯,6月攻陷長江口的吳淞炮臺,寶山、上海相繼失陷。接著,英軍溯江西上,8月5日到達江寧(南京)江面。腐敗無能的清朝政府命令盛京將軍耆英趕到南京,于29日與璞鼎查在英國軍艦上簽訂了中國近代史上第一個不平等條約—— 《南京條約》,第一次鴉片戰爭到此結束。
          
          與清朝統治者相反,沿海各地人民始終堅持了反對侵略的斗爭。1841年5月廣州北郊三元里一百零三鄉人民群眾圍殲英軍的戰斗,是人民群眾自發抗英的高峰。
          
          第一次鴉片戰爭的結果,外國資本主義從中國得到了割讓香港,賠款2100萬元,開放廣州、福州、廈門、寧波、上海五口通商,以及協定關稅權、領事裁判權、片面最惠國待遇等一系列特權,嚴重損害了中國的獨立主權。《南京條約》簽訂后,美國、法國接踵而來,乘機索取特權,強迫清政府簽訂了一系列不平等條約。鴉片戰爭標志著中國近代史的開端,從此中國開始經受更加深重的苦難,中國人民面臨著更為復雜曲折的斗爭。

        第一次鴉片戰爭的經過


         
        鴉片戰爭前上海港外的鴉片躉船,該圖為英國隨軍畫師所繪制
        鴉片戰爭前上海港外的鴉片躉船,該圖為英國隨軍畫師所繪制
         一八四○年,英國侵略者在其它西方資本主義列強的支持下,向古老封建的中國發動了一次侵略戰爭。由于這次戰爭是英國強行向中國傾銷鴉片引起的,所以歷史上叫做鴉片戰爭。鴉片戰爭以后,中國開始由獨立的封建國家逐步變成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國家,中華民族開始了一百多年屈辱、苦難、探索、斗爭的歷程。

        西方資本主義的擴張野心與清王朝的腐朽沒落


          從十七世紀到十九世紀上半葉,英、法、美等國都先后成為資本主義國家。而英國則是當時世界上第一號資本主義強國。英國經過從十八世紀六十年代開始到十九世紀三十年代基本完成的工業革命,生產飛快增長,最早確立和鞏固了資本主義的統治。而這一切是與加重對國內勞動人民的殘酷剝削和對殖民地人民的瘋狂掠奪聯系在一起的。英國強盜依仗其船堅炮利,到處橫沖直撞,十八世紀就取得了所謂“在英王的領土上太陽永遠不會下落”的世界霸主地位。十九世紀初,英國實際控制了印度;一八一九年,占領了新加坡;一八二四年,侵入我國南部鄰邦緬甸;一八三八年,打進了我國西部鄰邦阿富汗。繼續向東發展,它的侵略魔爪就直接伸向我們這個地大物博的中國了。法國和美國的資產階級,也不甘落后,一面積極贊助英國對華的侵略擴張,一面竭力將自己的侵略魔爪伸向中國沿海。在我國北部,沙皇俄國從十七世紀中葉起,就闖進我國黑龍江流域,成為從陸路蠶食我領土的惡魔。總之,在鴉片戰爭前夕,國際資本主義強盜,從沿海到陸地,爭先恐后,步步向中國進逼,一向閉關自守的中國大門被敲得當當響了。
          
          當時,中國已處于封建社會的末期,清朝統治日趨沒落。政治極端腐敗,經濟十分落后。土地大部分集中在貴族官吏、地主豪紳手里。據一八一二年統計,光是被皇帝直接和間接掌握的土地,就達八十三萬頃(每頃一百畝),幾乎占當時全國耕地面積的百分之十一。“舊時有田之人,今俱為佃耕之戶”。以清朝皇帝為頭子的地主階級,不僅直接從農民那里榨取高額地租(一般占收成的一半,多的占百分之七、八十),還用國家的名義,強迫農民繳納大批捐稅和從事各種勞役。廣大農民過著不得溫飽的悲慘生活。全國上下,貪官橫行,賄賂成風。軍備廢馳,軍器破爛,軍紀敗壞,這樣的軍隊實際上已失去了抵御外侮的能力。
          
          由于清朝封建統治的腐敗和對人民的殘酷剝削壓迫,國內的主要矛盾,即地主階級和農民階級的矛盾,十分尖銳。鴉片戰爭前,北方以白蓮教為主,南方以天地會為主,農民起義不斷,給清朝政府以沉重打擊。
          
          鴉片戰爭前夕,中國政治腐敗、經濟落后、國防空虛的這種狀況,成了西方資本主義列強進行侵略的最好目標。

        鴉片的泛濫和林則徐領導的禁煙斗爭


          罪惡的鴉片貿易 

          中國同西方國家的貿易,有著悠久的歷史。但從十七世紀以來,到中國沿海來的西方人,大部分都不是什么商人,而是一群海盜。他們在東南沿海一帶,搶我財貨,燒我村莊,殺我百姓,迫使清政府不得不采取必要的防范措施。比如,規定無論是外國進口還是中國出口的商品,一律由指定的“公行”經營;對外國人來中國做生意的地點、時間作了一定的限制,等等。但是,以英國為首的資本主義強盜,為了擴大其殖民勢力,開辟這塊廣闊的遠東市場,根本不滿足于按清政府的規定進行正常的貿易,他們早就處心積慮地要用炮艦政策打開中國的大門。
          
          從一七九三年到一八一六年,英國先后派使節向清政府提出開放天津、寧波、舟山為通商口岸等要求,均遭拒絕。一八三四年派律勞卑到中國做所謂“商務監督”,清政府又未予承認。于是,英國侵略者露出了強盜咀臉,一八三七年指揮軍艦轟擊虎門炮臺,用武力相威脅,在清軍的反擊下,退往澳門。
          
          英國向中國擴大商品輸出,面對的是以農民一家一戶為生產單位的自足自給的自然經濟,洋呢、洋布銷路很差。他們只好用大量的白銀換取中國的練、茶。因此,在早期的中英貿易中,英國一直處于入超的地位。英國侵略者為了改變這種局面,最后找到了鴉片這樣一種特殊商品。鴉片是用罌粟未成熟果實里面的漿汁制成的。可以做藥材,有提神、鎮痛的作用,但它又是一種毒品。經常吸食,就會上癮,慢慢體力衰退,意志消沉,骨瘦如柴,成為三分象人,七分象鬼的廢物。
          
          早在一七九九年,清政府就多次頒布過禁煙令,不允許販賣和吸食鴉片,但并沒有禁絕。以英國侵略者為首的毒販子,仍然千方百計向中國偷運鴉片,同時用金錢收買奸商,賄賂官吏,從中國內部尋找鴉片貿易的保護人。清朝不少官員,成了鴉片貿易的受賄者。連奉命禁煙的人,往往自己就是吸食鴉片的。如當時有個叫韓肇慶的官員,被派到東南沿海捉拿鴉片販子,他不但不捉拿,還用公家的船幫助走私,以其一部分上繳清政府,謊稱是緝私來的,荒唐的清朝政府竟說他查私有方,傳令嘉獎。在這種情況下,英、美等國的鴉片,象一股洶涌的毒流傾瀉而來。在一七七三年每年輸入中國的鴉片不過千箱(每箱一百二十斤),到一八三○年就達兩萬多箱,到一八三八年增加到四萬零二百箱。這時中國每年全部出口的絲、茶、土產,都不足以抵償進口鴉片的煙價,還要補償白銀一千萬兩以上。
          
          在鴉片戰爭以前的四十年中,英國共走私運入中國四十多萬箱鴉片,從中國掠奪去約三、四億銀元。造成國內銀元枯竭,銀價上漲一倍以上,工商停滯,國窮民困。當時吸食的人越來越多。不僅貴族官僚、地主豪紳、商人學士吸,到后來連農工兵役也抽起鴉片。到一八三八年,全國抽鴉片煙的人達二百多萬。一些堅決主張禁煙的愛國志士痛心地指出:“以中國有用之財,填海外無窮之壑,易此害人之物,漸成病國之憂”。對此,清政府不得不考慮處置的辦法了。
          
          正義的禁煙斗爭 

          圍繞著禁煙問題,清朝統治階級內部發生了激烈爭論。一派以湖廣總督林則徐為代表的禁煙派,在鴉片戰爭爆發前,主張“重治吸食”、“法當從嚴”,堅決禁絕;在鴉片戰爭爆發后,主張堅決抵抗,又叫抵抗派。另一派以首席軍機大臣穆彰阿和直隸總督琦善為代表的弛禁派,始則反對峻法嚴刑,主張取消禁煙令;后又反對抵抗,力主投降,又稱投降派。抵抗派的立足點,雖然是為了維護封建王朝的利益,但在民族矛盾上升為主要矛盾的時候,主張消滅煙毒,抗擊侵略,在這一點上是有遠見的,是和人民的愿望與利益一致的。一八三八年十月,林則徐上書道光皇帝,說鴉片為害極大,非嚴禁不可。他在奏折中大聲疾呼,如果再馬虎下去,只怕數十年后,“中原幾無可以御敵之兵,且無可以充餉之銀”。道光皇帝知道,兵、餉是他維持統治的命根子,威脅到命根子當然不行,因而決定禁煙。一八三八年十二月,任命林則徐為欽差大臣,前往廣州查禁鴉片。
          
          林則徐(1785—1850),字少穆,福建侯官(今福州市)人。一八一一年考中進士進入官場,先后在浙江、江蘇、陜西、湖北等省任地方官,還在河南督修過堤工,比較了解社會的情況和民間的疾苦,是一個立志改革的地主階級知識分子。一八三九年一月八日,他奉命離開北京,前往廣州。臨行前,他向朋友們表示:“禍福生死,早已置之度外”,決心清除鴉片禍害。三月十日,林則徐一到廣州,立即開展禁煙運動。原來對禁煙不太積極的兩廣總督鄧廷楨,在形勢推動下,也轉變為禁煙派中的積極人物。他向林則徐表示,一定要“合力同心除中國大患之源”。林則徐在廣州不斷和官員會見,交換禁煙意見,召集書院學生數百人,要他們開列販毒地點和毒販子的姓名。他還化裝成百姓,到船家、漁戶和一般群眾中去親自調查。在充分掌握情況以后,林則徐采取果斷措施:一,勒令中外煙販,全部交出現存鴉片;二,要求外國商人一律寫出不再偷運鴉片的保證,“如有帶來,一經查出,貨盡沒官,人即正法”。三月十八日,林則徐通知外國毒販,詳細報明存煙實數,并限三天全部交完。三月二十二日,三天期限已滿,毒販們只交出一個零頭(一千零三十七箱)。在抗拒交煙中,有一個英國毒販顛地,是在中國多年販毒的老手,大批鴉片走私,多半由他經手。他手頭鴉片最多,不但自己不交,還阻攔別人全交。林則徐掌握了這一情況以后,立即下令逮捕顛地。這時,英國商務監督義律偷偷從澳門趕到廣州,企圖保護顛地逃跑,并且命令停泊在珠江口外的英國鴉片船作好戰爭準備。但當義律手持兇器帶顛地等人從商館逃跑時,商館已被憤怒的中國人民所包圍。顛地等鴉片販子終于被逮捕了。為了狠狠打擊義律的破壞活動,林則徐立即下令派兵封鎖商館,停止中英貿易,斷絕商館與鴉片船之間的交往,并撤退商館中的中國雇員。義律無計可施,只得命令交出全部鴉片。林則徐會同鄧廷楨親自驗收。從四月十二日到五月二十一日驗收完畢,共收繳鴉片二萬多箱,約二百三十多萬斤,值白銀八百萬兩。
          
          虎門銷煙 

          為了不讓鴉片毒害人民,林則徐決定將收繳的鴉片全部銷毀。一八三九年六月三日,天空晴朗,萬里無云,廣闊的虎門海灘上,人山人海。下午兩點鐘,連續幾聲炮響,林則徐宣布銷煙開始。士兵們向挖好的池子里放滿海水,投進鴉片,再撒上石灰。剎時間,池水翻滾,煙霧沖天,萬眾歡騰。滿池鴉片很快化為渣沫。這時正是退潮的時候,林則徐命令打開閘門,滿池廢渣隨滾滾潮水卷入大海。就這樣,從一八三九年六月三日起,花了二十三天時間,終于把二萬多箱鴉片全部銷毀。
          
          虎門銷煙,表現了中國人民維護民族尊嚴、反抗外國侵略的愛國精神和英雄氣概。在中國人民革命勝利后,虎門銷煙的壯觀場面銘刻在北京天安門廣場的人民英雄紀念碑上。
          
          收繳鴉片取得勝利后,林則徐繼續堅持斗爭。他要外國鴉片商人立下文書,保證永不夾帶鴉片到中國來。但是英國政府堅持其侵略立場,指使英國商人拒立文書,并積極準備戰爭。林則徐予料侵略者早晚要武裝報復。因此,他在禁煙的同時,會同兩廣總督鄧廷楨和水師提督關天培,整頓部隊,認真操練,招募漁民,組織水勇,加緊戰備。
          
          果然,虎門銷煙過后三個月(一八三九年九月),義律帶著兵艦和武裝商船,向九龍發動進攻,遭到了中國水師和海岸炮臺的英勇還擊。英國的一艘雙桅船被擊沉,水兵被打死十幾個,義律只得帶領軍艦向海口退去。但他并不死心,從十一月起,繼續帶領兵艦到廣州附近挑釁。林則徐組織軍民堅決還擊,先后取得七戰七捷的勝利。林則徐領導的禁煙運動和反抗英國強盜的斗爭,表明了他不愧是中國近代史上的第一位民族英雄和杰出政治家。

        英國發動侵略戰爭與中國人民的英勇抵抗


         
        第一次鴉片戰爭海戰景象,中國水師戰船被英軍明輪炮艦輕易擊毀
        第一次鴉片戰爭海戰景象,中國水師戰船被英軍明輪炮艦輕易擊毀
         中國禁煙的消息傳到英國,英國資產階級立即叫嚷:中國禁煙“給了我們一個戰爭的機會”,這種機會“是不能輕易放過的”,并誣蔑中國禁煙是對英國的“侵略行為”。一八三九年十月,英國政府決定向中國出兵。一八四○年二月,任命懿律為侵略軍總司令和全權代表,義律為副代表。組成一支擁有軍艦十六艘,運輸艦二十八艘,武裝汽船四艘,載炮五百四十門,士兵四千人的“東方遠征軍”。于同年六月初向我廣東、澳門進犯。6月28日英艦封鎖珠江海口,第一次鴉片戰爭正式爆發。這次戰爭從一八四○年六月到一八四二年八月,持續兩年多,大致經歷了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從英軍封鎖珠江口到《穿鼻草約》的簽訂。英國艦船到達澳門海面以后,按原定侵略步驟,封鎖珠江口。林則徐立即調整布署,積極備戰,并張貼告示,號召民眾奮勇殺敵。在林則徐的號召下,廣東軍民群情激昂,隨時準備給來犯之敵以迎頭痛擊。
          
          英國侵略軍因不熟悉中國航道,必須雇用中國人引水領航。林則徐根據引水的報告,經常以水師和漁民配合,出其不意地闖進敵船隊,開展火攻,燒毀敵船,侵略軍被燒死、淹死的很多。懿律看到廣東戒備森嚴,占不到便宜,便于七月北犯福建廈門。這時原兩廣總督鄧廷楨已調任閩浙總督。他見英軍來犯,迅速組織水師進行火攻,英軍又被打敗。接著,英軍北犯浙江。可惜,那時除了廣東、福建以外,從浙江到天津,各海口大都沒有防備。七月五日,英軍攻陷浙江定海,進行瘋狂的屠殺和掠奪。英軍把定海洗劫一空后,繼續北犯。盡管沿途人民英勇抗擊,殺死很多英軍,但由于清政府執行不抵抗政策,英軍很快竄到天津大沽口。當時大沽口的清軍只有兩百多名,天津也不過八百。英國侵略者按照予定計劃,向清政府遞交照會,提出包括鴉片貿易合法化、賠款、割地等一系列無理要求。本來對禁煙就不堅決的道光皇帝,這時慌了手腳,急忙派琦善去天津海口與英軍談判。奴顏婢膝的琦善,在談判中將一切推為林則徐的“罪過”,保證要重治其“罪”,還私下向懿律保證,只要英軍退回廣東,一切問題都可以在廣州談判中獲得滿意解決。于是,從九月開始,英軍由天津海口南撤。昏庸的道光皇帝,竟認為琦善退敵“有功”,九月十七日,任命琦善為欽差大臣,到廣州繼續和英軍談判。十月三日,又將林則徐、鄧廷楨撤職查辦。轟轟烈烈的禁煙運動夭折了。十一月末,琦善趕到廣州。他為了取得侵略者的歡心,一反林則徐在廣州的作法,把海防工事完全拆毀,把組織起來的民團、鄉勇統統解散,對人民群眾的反侵略活動嚴加禁止。英國侵略者看到琦善已經自動解除武裝,便提出了更加苛刻的要求,琦善幾乎全部接受。只是對割讓香港表示不敢作主,答應向道光皇帝代為“請求”。可是,侵略者卻沒有這份耐心。琦善想和,義律(這時懿律已生病回國)就越要打。一八四一年一月七日,義律派兵突然襲擊大角、沙角炮臺,守將陳連升等力戰犧牲。接著侵略者直撲虎門,關天培發炮抵抗,并派專人到廣州求援。賣國賊琦善置之不理,偷偷派人去穿鼻洋向義律求降。一月二十日琦善和義律秘密簽訂了《穿鼻草約》,私許割讓香港,開放廣州,賠償煙價六百萬元等。草約簽訂以后,英軍退出虎門,占領了香港。至此,戰爭的第一階段結束。
          
          第二階段:從清政府對英宣戰到《廣州和約》的簽訂。道光皇帝原以為懲辦林、鄧,開放煙禁,英國就會交還定海,終兵息戰。然而事態的發展,遠出他意料之外。一月二十七日,英軍攻占大角、沙角炮臺的消息傳到北京,道光皇帝大為惱火,感到既失地又賠款,嚴重損傷了“天朝皇威”,決定對英宣戰。并派皇侄奕山為靖逆將軍,調集各省兵士一萬七千名,前往廣州作戰。二月,琦善私訂《穿鼻草約》被揭露后,氣得道光大罵琦善“辜恩誤國”,下令立即逮捕,并沒收其全部家產;同時令奕山迅速“意進剿”。
          
          道光皇帝對英宣戰,目的僅在“示以聲威”。義律一知情況有變,便先下手為強。二月下旬,他率領軍艦十八艘進攻虎門炮臺。水師提督關天培身先士卒,率兵死戰,多次擊退英軍。戰斗持續到第二天下午,關天培負傷多處,血流如注,仍然鎮定指揮。士兵們奮不顧身,同敵人血戰到底。但是,琦善卻一直不發救兵,終因寡不敵眾,關天培和官兵四百余人,全部壯烈犧牲。虎門陷落后,英軍乘勝闖入內河,廣州的門戶完全敞開了。
          
          在虎門陷落兩個月后,奕山才帶兵到達廣州。到廣州后,他不思軍務,不整頓軍備,反認為“防民甚于防寇”。為了開銷軍費和報功領賞,五月二十一日,他草率決定,分兵三路冒險夜襲英軍,企圖僥幸取勝。結果被英國侵略軍打得七零八落,潰不成軍,慌亂逃回城內。城郊重要據點四方炮臺不戰而陷。英軍居高臨下,由四方炮臺炮轟廣州城,晝夜不息。二十六日,集中炮火猛轟城南奕山一伙的住所。奕山等人嚇得失魂落魄,急忙在城頭豎起白旗,派人向義律乞降。一八四一年五月二十七日,奕山接受義律提出的五項條件,簽訂了可恥的《廣州和約》。和約規定:一周內交付英軍贖城費六百萬元,商館損失三十萬元,奕山率清軍退駐廣州城外六十里的地方。這一仗,前后打了七天,奕山莽莽撞撞出戰,最后以失敗投降告終。
          
          投降派跪倒在侵略者腳下,人民卻舉起了抗英的大旗。其中最著名的是三元里人民的抗英斗爭。當英國侵略軍占領四方炮臺、炮擊廣州后,四方炮臺附近的三元里人民怒不可遏。五月二十九日,英軍闖入三元里肆虐,當地人民奮起反擊,打得英軍抱頭鼠竄。為了防備敵人的報復,群眾乘勝在三元古廟中集合,推舉菜農韋紹光為領袖,以廟中三星旗作“指揮旗”。對旗宣誓:“旗進人進,旗退人退”,“打死無怨”,表示了誓死抵抗的決心。隨后,又聯絡附近一百零三鄉的群眾,商定了誘敵牛欄岡聚殲的戰法。三十日清晨,由幾千人組成的群眾隊伍,向英軍占領的四方炮臺挺進。正在吃早飯的英軍,聽到殺聲震天,伸頭一望,見是手執大刀、長矛的群眾,立即傾巢出動,直撲過來。群眾且戰且退,誘敵深入。當英軍進入丘陵起伏的牛欄岡時,早已埋伏好的近萬名武裝群眾一躍而起,展開肉搏。附近一百零三鄉的群眾也從四面八方趕來,吶喊助威。殺得英軍膽戰心驚,狼狽逃竄,“乞命之聲震山岳”。這一仗刺死英軍校官一名,俘虜十余名,打死二百余名,傷敵無數。迫使英軍慌亂逃回四方炮臺。群眾隊伍又將四方炮臺層層圍住。三十一日,番禺、南海、花縣、增城、從化等縣四百余鄉的數萬群眾也趕來參加戰斗,其中除農民外,還有當地的練織工人和打石工人,可見當時人民的初步覺醒和斗爭力量的深厚。英國侵略軍在人民群眾包圍之中,惶惶不可終日。他們派出奸細,混過重圍,向清朝官府求援。此時,賣國賊奕山為討好洋人,立即派廣州知府余保純等出城,為英軍解圍。這場斗爭最后終于被賣國的清朝官員和動搖的地主士紳破壞了。從此,民間流傳著“官怕洋鬼,洋鬼怕百姓”的歌謠。它真實反映了清政府的腐敗無能和中國人民敢于斗爭的英雄氣概。三元里人民的自發抗英斗爭,是中國近代史上人民群眾反對外國資本主義侵略的第一個光輝范例。它揭示了“鬼子不足怕,敢斗能勝利”的真理。
          
          第三階段:英軍的擴大侵略和《南京條約》的簽訂。侵略者的野心是無止境的。當義律將《草約》送到英國后,英國政府大為不滿,認為義律在戰勝的條件下,勒索到的東西太少了。因此,決定召回義律,改派在印度干了四十年侵略勾當的殖民老手璞鼎查為侵華全權代表,決定擴大戰爭,用大炮從清政府手里奪得更大的權益。
          
          一八四一年八月二十五日,璞鼎查率軍艦二十六艘、陸軍三千五百人突然襲擊廈門。二十六日,鼓浪嶼、廈門相繼失陷。九月二十五日,英軍再攻定海。總兵葛云飛、鄭國鴻、王錫朋率五千守軍英勇抵抗,與英國侵略軍血戰六晝夜,最后英勇犧牲。史稱“定海三總兵”。十月一日定海再陷。接著鎮海、寧波也先后被英軍占領。英軍占領這些地方后,到處燒殺搶掠,僅在寧波府庫中,就搶走十二萬元現金和紋銀,可供侵略軍兩年食用。還有大量絲綢和瓷器。此外,還向市民勒索一百二十萬元“犒軍費”。由于侵略戰爭進展順利,璞鼎查竟狂妄地向英國政府建議:“女王陛下可以宣布,中國的某些港口、或者某些沿海地區,將并入英國的版圖”。
          
          浙東連失定海、鎮海、寧波三城,道光皇帝指望的“靖逆”已成泡影。十月十八日,又任命另一個皇侄奕經為揚威將軍,前往浙江收復失地。這個所謂的“揚威將軍”,也是一個沉溺酒色的紈袴子弟,一路游山玩水,對百姓耀武“揚威”,根本不做收復失地的準備。次年一月二十五日,奕經做夢,忽見洋人偷偷上船,竄出大洋,以為吉兆,便盲目下令,分兵三路,進襲定海、鎮海、寧波,結果大敗,狼狽逃往杭州,不敢再戰。
          
          道光皇帝聽到戰敗的消息,十分驚慌,立即派耆英和伊里布趕到浙江去向英國侵略者求和。清政府越是磕頭乞降,侵略者越是氣焰囂張。英軍為了進行更大的軍事訛詐,決定入侵長江,切斷運河,直撲南京,掐住清政府稅糧和稅銀兩大要道,脅迫清政府接受全部侵略要求。六月,英國從印度派來增援的大小船只百余艘,陸軍士兵萬余人,陸續開到中國。璞鼎查有了這支援軍,侵略氣焰更加囂張,立即向長江進犯。六月十六日,英軍進攻長江門戶吳淞口。守衛吳淞口的是一位年近七十的老將陳化成。他親自登炮臺,手執紅旗,指揮士兵發炮轟擊,打沉打傷好幾艘敵艦。陳化成雖然身負重傷,鮮血浸染了戰袍,但他還是奮勇抵抗。最后由于孤軍作戰,吳淞口炮臺終于失守,陳化成和守衛炮臺士兵全部英勇犧牲。吳淞口一失,上海、寶山跟著失守。接著英軍沿江西上。七月十五日,英軍艦隊開到鎮江,副都統海齡(滿族)率官兵奮勇抵抗,經過激烈的巷戰,直打到最后一人,鎮江失守。恩格斯在贊揚鎮江守軍的英勇戰斗時指出:“如果這些侵略者到處都遭到同樣的抵抗,他們絕對到不了南京”。(《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2卷第190頁。)八月,英軍艦隊抵達南京江面,侵略軍耀武揚威地擺開陣勢,架起大炮,宣稱要開炮攻城。這時,清政府完全屈服了,派耆英、伊里布趕到南京議和。至此,第一次鴉片戰爭結束。

        影響


        鴉片戰爭后,在吸食鴉片的街頭乞丐。該圖為英國隨軍畫師所繪制
        鴉片戰爭后,在吸食鴉片的街頭乞丐。該圖為英國隨軍畫師所繪制
          鴉片戰爭前,中國是一個獨立自主的封建國家。由于中國的自然經濟占統治地位,在中英正當貿易中,中國處于出超地位。英國為了改變貿易入超的狀況,向中國偷運鴉片。鴉片的輸入給中華民族帶來了深重的災難。人民群眾強烈要求禁煙。林則徐領導的禁煙運動,給英國侵略者以沉重的打擊。1840年,英國發動了侵略中國的鴉片戰爭。戰爭中,廣大愛國官兵和三元里人民進行了英勇戰斗。但由于清政府奉行妥協方針,終于導致戰爭的失敗。1842年,英國強迫清政府簽訂《中英南京條約》,中國的獨立和領土完整開始遭到破壞,從封建社會開始淪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戰爭中,一些愛國的知識分子驚醒了,一股“向西方學習”的新思潮萌發了。

            1856—1860年的第二次鴉片戰爭,是英、法為了擴大侵略權益而發動的侵華戰爭。美、俄坐收漁人之利。四國強迫清政府簽訂的《天津條約》、《北京條約》等,使中國喪失了更多的領土和主權,外國侵略勢力擴大到沿海各省和長江中下游地區。中國社會的半殖民地化程度,進一步加深了。

        鴉片戰爭大事記


          1815年(嘉慶二十年) 清政府頒布《查禁鴉片煙條規》。

          1816年(嘉慶二十一年) 英使阿美士德到北京,要求通商特權,使臣常駐北京,被拒。

          1822年(道光二年) 鴉片躉船自澳門、黃埔改泊伶仃洋。

          1823年(道光三年) 清廷頒行失察鴉片條例,責令地方官和巡查人員認真查拿鴉片,并嚴禁民間種植。

          1824年(道光四年) 英煙船3艘到達福建和臺灣。

          1826年(道光六年) 清政府設廣東水師巡船,稽查鴉片。

          1829年(道光九年)
             2月28日(正月二十五日)御史章沅奏銀出煙入問題。建議嗣后通市,只準易貨,不準易錢,違禁貨物,不準私入。
             8月6日(七月七日)粵督李鴻賓擬訂《查禁官洋出洋及私貨(鴉片)入口章程》。第二年經道光批準。

          1830年(道光十年)
             8月5日(六月十七日)兩廣總督李鴻賓等奏上《查禁紋銀出洋及內地分銷鴉片章程》。
             8月12日(六月二十四日)命各省督撫妥議嚴禁種賣鴉片章程。

          1831年(道光十一年)
             3月28日(二月十五日)申令嚴禁各省私種鴉片及夾帶偷漏。
             7月4日(五月二十五日)御吏馮贊勛奏請杜絕鴉片來路。詔命李鴻賓等確實查核,使煙土不能私入,洋面不能私售。
             7月21日(六月十三日)河南巡撫楊國楨奏上《查禁種販鴉片章程》。
             8月9日(七月二日)山東巡撫訥爾經額奏上《查禁鴉片煙章程》。
             12月2日(十月二十九日)懲處吸食鴉片的太監及回子貝勒克克邑布庫。

          1832年(道光十二年)
             3月6日(二月五日)命李鴻賓等曉諭來粵夷商,不準夾帶煙土,否則立即逐回。并嚴禁洋面私售,快艇走私。
             7月6日(六月九日)命各督撫整飭吏治民風,查禁會匪、鴉片。
             9月21日(八月二十七日)嚴禁各省弁兵吸食鴉片,并命盧坤查明鴉片傳入內地的原因。

          1833年(道光十三年)
             1月15日(十一月二十五日)已革兩廣總督李鴻賓及廣東提督劉榮慶,以營務廢弛,兵丁吸食鴉片,剿瑤兵敗,分別發往新疆效力當差。
             3月11日(正月二十日)兩廣總督盧坤等奏籌防堵夷船違禁北駛章程。
             5月24日(四月六日)林則徐與陶澍合奏,主張嚴禁鴉片、自鑄銀幣。

          1834年(道光十四年)
             6月28日(五月二十二日)命粵督盧坤等驅逐伶仃洋及大嶼山停泊的英國鴉片躉船,并查拿走私快艇。
             12月9日(十一月九日)英國在廣州的49名鴉片商上書英王,請求對華使用武力。

          1835年(道光十五年)
             2月25日(正月二十八日)①道光帝批準《酌增防夷新規八條》。②英國新內閣組成,巴麥尊被任命為外交大臣。
             5月6日(四月九日)英船到福州,要求通商,并向督署遞送文書。
             6月22日(五月二十七日)以英船闖入閩洋,命驅逐防范,并令密查嚴辦代刊夷書的鋪戶。
             7月24日(六月二十九日)①胡夏米向巴麥尊提出軍事侵華方案。②林則徐在門生馮桂芬協助下,編成《畿輔水利議》。

          1836年(道光十六年)
             3月13日(正月二十六日)命粵督鄧廷楨等嚴禁港腳煙船進廣州省城傳遞書信。
             5月11日(三月二十六日)御史王康玥奏請弛鴉片煙禁。
             6月10日(四月二十七日)太常寺少卿許乃濟奏請弛禁鴉片,允許鴉片照藥材納稅,鴉片進口只準“以貨易貨”,同時提倡內地種植鴉片。
             9月19日(八月九日)內閣學士朱康、兵科給事中許球先后奏請嚴禁鴉片,駁弛禁之議。清廷令鄧廷楨等悉心妥議。
             10月12日(九月三日)兩廣總督鄧廷楨,廣東巡撫祁康,粵海關監督文祥奏復,贊同弛禁鴉片,并擬禁紋銀出洋章程九條。
             11月12日(十月四日)御史袁玉麟奏,鴉片不可弛禁。

          1837年(道光十七年)
             6月22日(五月二十日)裁撤私運鴉片的廣東巡船。
             7月6日(六月四日)清廷諭令沿海督撫查禁紋銀出口,嚴禁兵丁吸食鴉片。
             8月15日(七月十五)清廷諭令對煙犯“實力截拿,有犯即懲,毋稍疏縱”。
             11月19日(十月二十一日)義律致書英外相,請派遣專使,率同兵船來華,直接與北京政府交涉鴉片問題。
             11月20日(十月二十二日)鄧廷楨等再限義律于一月內將鴉片躉船遣走,否則即行封艙。
             12月18日(十一月二十一日)行商通告廣州英國商人公所,如有再夾帶鴉片者,即收回夷館,不再租與。

          1838年(道光十八年)
             3月12日(二月十七日)盛京將軍寶只奏請定官吏失察鴉片治罪辦法。
             4月7日(三月十三日)郭亞平因走私鴉片、開設煙館在澳門被絞決。
             6月2日(閏四月十日)鴻臚寺卿黃爵滋奏《請嚴塞漏厄以培國本疏》,提議對吸食鴉片者以一年為期,逾限論死。道光帝諭令各省督撫各抒己見。
             6月28日(五月初七日)林則徐復奏,支持重治吸食者,并陳禁煙六策,興販、開館者同時加重。又附戒煙藥方。
             7月13日(五月二十二日)英國東印度公司艦隊總司令馬他倫率軍艦來華,以保護英商貿易。
             8月27日(七月八日)林則徐在督署外公開焚毀所繳煙槍1264桿及其它煙具。
             10月5日(八月十七日)清廷表彰林則徐等禁煙,“甚屬認真”。
             10月25日(九月八日)①清廷命令各地對販運、開館罪犯從重治罪;官員、軍民人等吸食鴉片者,一體查拿。令大學士等議定禁煙章程。②莊親王奕和輔國公溥喜因吸食鴉片被革職。
             11月8日(九月二十二日)大沽金廣興洋船上拿獲煙土82袋,計重131,500余兩,并獲煙具、軍械等。
             11月23日(十月七日)林則徐接到晉京陛見諭旨。
             12月12日(十月二十六日)英美商人干涉廣州當局在外國商館前處絞煙犯,廣州民眾萬人憤起圍攻商館。
             12月20日(十一月四日)清廷嚴禁云南種植罌粟。
             12月27日(十一月十一日)伯爵貴明、男爵特克慎等因吸食鴉片,分別治罪。
             12月31日(十一月十五日)道光帝在連續召見林則徐8次后,任命林為欽差大臣,前往廣東查辦海口事件,并節制廣東水師。

          1839年(道光十九年)
             1月8日(十一月二十三日)林則徐離京赴廣州,行前向座師沈維表示,不計個人得失,力禁鴉片。
             1月26日(十二月十二日)英國大鴉片販子查頓聞中國禁煙消息,逃離廣州。
             2月1日(十二月十八日)道光帝命鄧廷楨與林則徐合力同心,除中國大患之源。
             2月22日(正月九日)鄧廷楨致函林則徐表示同心禁煙。
             2月26日(正月十三日)鴉片煙犯何老近在廣州商館前絞決,各國降旗。3月12日義律為此向粵督提出抗議。
             3月10日(正月二十五日)欽差大臣林則徐到達廣州。
             3月18日(二月四日)林則徐諭傳行商,限令外商繳煙,并出具永不夾帶鴉片甘結。
             3月21日(二月七日)林則徐下令撤退商館買辦工人,包圍商館。
             3月22日(二月八日)林則徐下令拘捕抗拒交煙的英國鴉片販子顛地。義律致函巴麥尊,要求以堅決的態度,挫敗中國的禁煙。
             3月24日(二月十日)義律到廣州,召集英商會議,陰謀阻止繳煙、具結。
             3月25日(二月十一日)林則徐按照成例下令封艙。
             3月27日(二月十三日)義律稟告林則徐,愿繳鴉片,并通令英人遵照。
             3月28日(二月十四日)義律稟告林則徐等,答應呈繳鴉片20,283箱。林則徐賞給英人牛羊食物,并令美、荷、法領事依照英例,呈繳鴉片。
             3月30日(二月十六日)美、荷領事復林則徐,聲明并無鴉片。
             4月2日(二月十九日)林則徐規定鴉片繳到1/4,即給與買辦工人;繳至一半,量許三板請請牌查驗往來;繳到3/4,即準開艙貿易;全數繳清,諸事照常,并奏準獎勵。
             4月3日(二月二十日)①義律致函巴麥尊:“對華應該出之以迅速而沉重的打擊。”建議立刻用武力占領舟山島,封鎖廣州、寧波兩港,以及揚子江面。②林則徐制定《收繳躉船煙箱章程》七條,并命增設紳士公局,收繳鴉片。
             4月5日(二月二十二日)林則徐通過廣州府通知義律,轉令英商出具永不夾帶鴉片甘結。
             4月8日(二月二十五日)廣州夷商公所宣告解散。義律稟告林則徐,取結一事不能轉令遵行。林則徐當天回駁。
             4月9日(二月二十六日)林則徐遣委員赴洋館,諭令英商出具不帶鴉片切結。
             4月11日(二月二十八日)林則徐、鄧廷楨抵虎門,驗收鴉片。
             4月16日(三月三日)義律要求英印總督派遣盡可能多的軍艦來華示威。
             4月21日(三月八日)義律收到甘結格式,立即將它撕碎。
             4月25日(三月十二日)林則徐令澳門葡人三日內繳煙。
             4月27日(三月十四日)命將販賣鴉片的于五等充軍,革退因病買食鴉片的奕蘧之鎮國將軍。
             5月2日(三月十九日)林則徐因鴉片已繳過半數,命將廣州夷館包圍撤去,允開艙貿易。
             5月7日(三月二十四日)清廷同意所繳鴉片每箱賞茶葉5斤。
             5月11日(三月二十八日)林則徐諭示,英商凡夾帶鴉片者,船貨充公,人即正法。
             5月16日(四月四日)林則徐親赴虎門海口一帶察看鐵鏈木排及新建靖遠炮臺等海防設施。
             5月18日(四月六日)林則徐將應繳煙土全部收清,共19,187箱又2119袋。
             5月23日(四月十一日)①英16名鴉片販子具結永不再來廣州。②廣州英商上書巴麥尊,請求償付煙價,保護英人利益。
             5月24日(四月十二日)義律與英商離開廣州去澳門。
             6月3日(四月二十二日)林則徐在虎門銷毀所繳鴉片,至25日全部毀完。
             6月5日(四月二十四日)義律停止對粵貿易,要求改在澳門進行,遭到粵海關拒絕。
             6月14日(五月四日)王大臣等提出查禁鴉片煙章程39條,于15日以《欽定嚴禁鴉片煙條例》頒發各省。
             6月23日(五月十三日)定《夷人攜帶鴉片入口售賣專條》,粵海關監督布告《商船進埔新則》。
             7月7日(五月二十七日)英國水手在九龍尖沙嘴毆斃村民林維喜。
             7月12日(六月二日)林則徐派員查辦林維喜案,并為此邀請伯駕和袁德輝等人選譯《各國律例》,供參考。
             7月25日(六月十五日)林則徐在廣州各書院舉行“觀風試”,了解鴉片走私情形。
             7月29日(六月十九日)林則徐、鄧廷楨、怡良布告禁煙新例。
             8月5日(六月二十六日)英國外交部收到義律3月22日致巴麥尊信,這是關于林則徐禁煙的最早報告。
             8月7日(六月二十六日)倫敦與鴉片有關的下院議員、銀行家、商人、鴉片走私船的退休船長集會,鼓動反動侵華戰爭。
             8月16日(七月八日)①林則徐與鄧廷楨到達香山,視察炮臺。②義律拒不交出林維喜案兇手。林則徐下令停止供應澳門英人柴米食物,撤退買辦工人。
             8月31日(七月二十三日)①林則徐發出告知,“如見夷人上岸滋事,一切民人皆準許開槍阻止”。②英艦窩拉疑號到達廣東海面。
             9月3日(七月二十六日)①林則徐、鄧廷楨抵澳門視察,收繳鴉片,驅逐鴉片販子。②澳門葡萄牙總督宣布中立。
             9月4日(七月二十七日)英艦“窩拉疑”號下午2時半向中國師船開火,釀成九龍之戰。
             9月19日(八月十二日)倫敦成立九人委員會,24日又成立由查頓等組成的核心小組,專門負責策動對華戰爭。
             10月1日(八月二十四日)英國內閣會議正式作出向中國出兵的決定。
             10月11日(九月五日)①上諭:如英船仍形桀驁,即再示兵威。②林則徐、鄧廷楨到沙角檢閱水操。
             10月14日(九月八日)英船“擔麻士葛”號遵式具結,次日到黃埔貿易。
             10月26日(九月二十日)林則徐嚴索林維喜案正兇,并令英船三日內具結進口或回國,不得滯泊伶仃洋面。
             10月29日(九月二十三日)英兵船“海阿新”到粵。“當啷”號正式具結。
             11月2日(九月二十七日)倫敦東印度與中國協會上書巴麥尊,提出侵華全面方案。
             11月3日(九月二十八日)義律令“窩拉疑”和“海阿新”號武力阻止具結商船“當啷”號報關進口,并向我師船開火,水師官兵奮勇還擊,穿鼻海戰爆發。
             11月3日至13日(九月二十八日至十月八日)中英雙方在官涌(九龍尖沙嘴北)一帶連續六次接仗,英方均遭失敗。
             11月4日(九月二十九日)①巴麥尊致函義律,指示他進行戰爭的步驟。第一步,封鎖珠江;第二步,占領舟山群島;最后海軍出現在北直隸灣的白河河口。②林則徐到沙角晤關天培,并查看被炮擊處所。
             11月13日(十月八日)英兵船離尖沙嘴。
             12月6日(十一月一日)林則徐遵道光帝11月27日諭,停止對英國貿易,各國與英國遵式具結商船,仍準通商。
             12月13日(十一月八日)①穿鼻海戰報告到京,道光帝再次諭令林則徐永遠停止英國貿易,驅逐其所有船只。②英兵船侵入廣東海港,林則徐督軍擊退。
             12月29日(十一月二十四日)英船“皇家薩克遜”號(即當啷號)因已具結,入口貿易。

          1840年(道光二十年)
             1月2日(十一月二十八日)清廷令地方官及將領,嚴究武弁兵丁吸食鴉片。
             1月5日(十二月一日)①清廷任命鄧廷楨為兩江總督,林則徐為兩廣總督,裕謙為江蘇巡撫。②林則徐根據道光帝旨意,宣布正式封港,永遠斷絕和英國貿易。
             1月8日(十二月四日)英國“窩拉疑”號艦長宣布,自1月15日起,封鎖廣州口岸與珠江口。
             1月14日(十二月十日)順天府尹曾望顏奏請封關禁海,斷絕對外貿易,募善泅水者火攻英船。
             1月16日(十二月十二日)英維多利亞女王在議會發表侵華演說,聲稱中國禁煙事件,不僅使英商利益遭受損失,而且影響了英王的“尊嚴。”
             1月21日至28日(十二月十七日至二十二日)清廷先后調伊里布為兩江總督,鄧廷楨為閩浙總督,福建水師提督陳化成為江南提督。
             是月英印總督奧克蘭奉令籌組一支“遠征軍”。
             2月1日(十二月二十八日)林則徐從美國旗昌洋行購買英船“甘米力治”號,載重1200噸,將其改為裝有34門炮的兵船。
             2月20日(正月十八日)英政府任命懿律和義律為侵華正副全權公使,懿律為侵華英軍總司令,并發布秘密訓令和對華條約草案。
             2月29日(正月二十七日)游擊馬辰分四路火攻英船及販賣煙土的走私船,燒毀各種船23只。
             3月7日(二月四日)林則徐提“以守為戰,以逸待勞”方針,主張雇募漁民、疍戶為水勇,火攻英船。
             3月25日(二月二十二日)“都魯壹”號軍艦自新威爾斯開到廣東海面。
             3月29日(二四二十六日)林則徐得悉英國兵船來粵,命令水陸兵弁加緊操練,加意嚴防。
             4月7日至9日(三月六至八日)英國議會就對華戰爭問題展開辯論,最后以271票對262票的微弱多數,通過了侵華提案。
             4月10日(三月九日)英國議會通過軍費支出案。
             4月21日(三月二十日)林則徐奏請在尖沙嘴山添設炮臺,增置大炮。
             4月27日(三月二十六日)林則徐就曾望顏奏發出復奏,反對封關禁海。
             5月16日(四月十五日)林則徐檢閱新水師,包括“甘米力治號”,兩條25噸的縱帆船及明輪推動的小船和許多沙船。
             5月22日(四月二十一日)福建水師在穿山洋面與英艦“希臘”號激戰。英艦長與25名船員受傷。
             6月8日(五月九日)林則徐、關天培火攻英船于磨刀洋,燒毀英國三板2只,辦艇11只,近岸篷寮9座。
             6月13日(五月十四日)林則徐復令火船10只乘潮火攻英船。
             6月21日(五月二十二日)英國艦隊由海軍司令伯麥率領到達澳門外海。次日宣布,28日封鎖廣州江面與海口。林則徐加強虎門設防。
             6月27日(五月二十八日)廣州地方官發出布告,列出懸賞緝拿敵人等級。
             6月28日(五月二十九日)①懿律自南非到達廣州。②英艦封鎖珠江海口,鴉片戰爭正式爆發。
             6月30日(六月二日)懿律率英軍主力北犯閩浙沿海,英艦船五艘繼續封鎖珠江口。
             7月2日(六月四日)懿律派“布朗底”號船長進入廈門港口,遞交巴麥尊致中國欽命大臣書,被退回。
             7月3日(六月五日)英艦“布朗底”號炮轟廈門,守軍還擊。英艦離開廈門北駛。
             7月5日(六月七日)英軍進攻定海,第二天清晨陷定海城。
             7月12日(六月十四日)英軍派船至寧波、鎮海,再次試投巴麥尊書信,仍被拒。
             7月20日(六月二十二日)清廷得悉定海失陷,命福建提督余步云馳往浙江剿辦。
             7月24日(六月二十六日)浙江巡撫烏爾恭額、提督祝廷彪革職留任,令鄧廷楨選派大員帶領舟師,赴浙會剿。
             7月28日(六月三十日)英艦封鎖寧波及長江,北赴天津。
             是月英進軍攻澳門,被中國軍隊擊退,林則徐增派兵員屯住澳門。
             8月5日(七月八日)劉韻珂任浙江巡撫。
             8月6日(七月九日)①以伊里布為欽差大臣,赴浙江、寧波相機剿辦,裕謙署兩江總督。②琦善奏天津僅有守軍800人。
             8月7日(七月十日)①英軍艦隊駛抵白河口外停泊。②林則徐奏,建議定海用民眾殺敵。
             8月9日(七月十二日)道光帝諭令琦善,如英船駛至天津海口,不必遽行開槍開炮,倘投稟,即進呈。
             8月11日(七月十四日)英方致書琦善,要求派人至船上接受英國照會。琦善因見英軍裝備,此后一意主和。
             8月15日(七月十八日)琦善派白含章到英船收取英國照會,約定10日內聽候回音。
             8月17日(七月二十日)林則徐親赴獅子洋面校閱水師。
             8月19日(七月二十二日)英留粵船艦攻打澳門關閘,雙方均有傷亡。
             8月20日(七月二十三日)道光帝批答英國書,令琦善轉告英人,允許通商和懲辦林則徐,以此求得同侵略者妥協。
             8月21日(七月二十四日)清廷接到林則徐奏折,道光斥責林“不但終無實濟,反生出無數波瀾”。
             8月22日(七月二十五日)諭令琦善:“隨機應變,上不可失國體,下不可開邊”。
             8月25日(七月二十八日)英軍在崇明島登陸,被當地人民奮勇擊退。
             8月29日(八月三日)琦善派人給英船送去牛、羊、雞、鴨等。
             8月30日(八月四日)琦善照會懿律,勸英軍退回廣州等候談判,并答應重治林則徐,“代伸冤抑”。
             8月31日(八月五日)①琦善和義律舉行第二次會談。(8月30日已談判一次。)②廣東水師副將陳連升在磨刀洋擊敗英留粵軍艦。
             9月4日(八月九日)琦善奏陳會晤義律情形,力主撫議。
             9月15日(八月二十日)英軍離白河南下。英運輸船“風箏”號闖入浙江慈溪、余姚,被鄉勇圍擊沉沒。
             9月17日(八月二十二日)①清政府諭令沿海督撫對南返英軍兵船不得開槍放炮。②以琦善為欽差大臣,前往廣州辦理對英事宜。
             9月18日(八月二十三日)清廷令山東巡撫托渾布酌撤營伍,以節糜費。托渾布遣人饋送英軍牛羊蔬菜。
             9月24日(八月二十九日)林則徐密陳禁煙不能中止,請求“制炮造船”,以資防備。
             9月25日(八月三十日)清廷將林則徐、鄧廷楨交部嚴加議處,以琦善署理兩廣總督。
             9月29日(九月四日)以云南巡撫顏伯燾為閩浙總督。
             10月2日(九月七日)伊里布與義律在鎮海會談,討論交還定海與釋放晏士打拉打厘事。
             10月3日(九月八日)林則徐、鄧廷楨被革職,林留粵以備查問差委。
             10月7日(九月十二日)烏爾恭額因前拒絕接受英國文書,解京治罪,后被定絞監候。
             10月23日(九月二十八日)福建減撤水勇,以節省軍費。
             10月25日(十月一日)伊里布、謝輔陛等與英談判,索還定海。
             10月27日(十月三日)江蘇撤退防兵。
             是月英軍中疫病流行,400多人死亡,1500人染病。
             11月6日(十月十三日)懿律在浙發布通告,宣布欽差大臣伊里布已與他訂立浙江休戰協定。
             11月14日(十月二十一日)懿律率麥爾威厘號等船南下,留下布朗底號等船只。
             11月15日(十月二十二日)定海英軍撤退一半。浙江撤退防兵。
             11月21日(十月二十八日)懿律率英國艦隊抵廣東,泊銅鼓灣,派人赴沙角送信遭炮擊。
             11月29日(十一月六日)①琦善到達廣州。②懿律因病返英,陸海軍指揮權由伯麥接替,外交事務由義律管理。
             是月虎門內外已有清兵勇共萬人。
             12月4日(十一月十一日)①琦善接任兩廣總督,撤除海防工事,解散壯勇。②義律向琦善提出和議條件14項。
             12月7日(十一月十四日)義律照會琦善,要求按英國提出的14項條件議定和約。
             12月11日(十一月十八日)琦善擅自答應義律賠償煙價500萬元,其他擬“代為奏懇施恩”。
             12月14日(十一月二十一日)英艦增加,陸續駛近虎門,企圖占據香港。
             12月15日(十一月二十二日)琦善照復義律,答應賠償煙價600萬元,廣州之外,再給一處碼頭。
             12月19日(十一月二十六日)①琦善奏,英人強索香港,擬準在夏門、福州通商。②英國大小兵船、火輪船20余只,拋泊穿鼻洋。
             12月26日(十二月三日)義律通牒琦善,限27日對英所提要求作出答復。琦善照復義律,賠嘗煙價定為600萬元,“萬難再商”。
             12月29日(十二月六日)義律照會琦善要求給予寓海島一所。
             12月30日(十二月七日)清廷諭告琦善,一面多方羈絆,一面妥為預備。令四川派兵2000名,湖南、貴州各派兵1000名,備調遣。

          1841年(道光二十一年)
             1月2日(十二月十日)①琦善照復義律,表示不能赴澳門談判,并駁斥其求地要求。②清廷令伊里布、裕謙等預籌備戰。
             1月5日(十二月十三日)伯麥照會琦善,以動兵相威脅。
             1月6日(十二月十四日)清廷令琦善、伊里布停止交涉,相機剿辦。
             1月7日(十二月十五日)英軍攻陷大角、沙角炮臺,副將陳連升戰死。
             1月10日(十二月十八日)義律照復琦善,重申8日所提戢兵條件,再以武力威脅。
             1月20日(十二月二十八日)琦善奏請給英以香港泊舟寄居。
             1月21日(十二月二十九日)①義律發布公告,詭稱已和琦善簽訂了初步協定:割香港給英王;賠償煙價600萬元;公文平等往來;廣州新年過后開放。②英軍退出大角、沙角。
             1月25日(正月三日)清廷諭令琦善一力剿英。命伊里布克復定海。
             1月26日(正月四日)英軍占領香港。
             1月27日(正月五日)①琦善和義律會于獅子洋蓮花山,密商“善定事宜”條款。②以大角、沙角失守,琦善交部議處,革關天培頂戴,戴罪立功。
             1月30日(正月八日)清廷以御前侍衛內大臣奕山為靖逆將軍,戶部尚書隆文、湖南提督楊芳為參贊大臣,前往廣州,主持廣東軍務。
             1月31日(正月九日)琦善將所擬草約文本4條,轉給義律。(2月14日,琦善將此文本奏報道光帝。道光批:“一片囈語”。)
             2月2日(正月十一日)清廷令吉林、黑龍江、河南、陜西、甘肅5省各派兵1000名,備調遣。
             2月10日(正月十九日)清廷命裕謙為欽差大臣赴浙代替伊里布專辦攻剿事宜。
             2月11日(正月二十日)①琦善與義律在穿鼻洋蛇頭灣繼續密談“善定事宜”。②怡良奏報《英人強占香港并出偽示折》。
             2月13日(正月二十二日)義律照會琦善,送閱新草擬善定事宜七條漢英文本,建議定日會晤,當面蓋印。
             2月15日(正月二十四日)①琦善派人求見義律,聲明暫不能蓋付關防,請再限十天。②清廷令奕山一意進剿,不準留香港給英人居住。
             2月16日(正月二十五日)義律再照會琦善,以開戰相威脅要求在“善定事宜”上蓋印。
             2月18日(正月二十七日)琦善照會義律,前議條款,因病不能斟酌,請再等候。
             2月23日(二月三日)英軍開始向虎門進攻,中英沖突又起。
             2月25日(二月五日)英軍交還定海。廣東英軍在南橫檔島登陸。
             2月26日(二月六日)①英軍攻陷虎門炮臺,提督關天培戰死。②道光收到怡良關于英占香港奏報,下令將琦善革職鎖拿進京治罪。(8月9日定斬監候,10月24日重發往軍臺充苦役)以祁康為兩廣總督。
             2月27日(二月七日)英軍攻陷烏涌炮臺,總兵祥福戰死。
             3月1日(二月九日)①林則徐自籌經費,陸續募練壯勇達560人。②英新任陸軍總司令郭富(臥烏古)率軍到黃埔,擴大侵略。潖洲土炮臺失陷。
             3月2日(二月十日)英軍攻陷獵德炮臺。
             3月5日(二月十三日)①參贊大臣楊芳到達廣州,主持軍事。②革伊里布協辦大學士,拔去雙眼花翎。
             3月6日(二月十四日)二沙尾炮臺失陷。
             3月10日(二月十八日)義律封鎖廣州。
             3月13日(二月二十一日)英軍攻陷大黃炮臺、湖州炮臺、沙涌炮臺。
             3月15日(二月二十三日)鳳凰岡守軍擊退英艦。令齊慎為參贊大臣,帶川兵數百名馳粵會剿。
             3月16日(二月二十四日)美廣州領事多利那請恢復通商。
             3月17日(二月二十五日)鳳凰岡炮臺失守。
             3月18日(二月二十六日)義律托行商伍紹榮調停通商。楊芳準照常貿易。
             3月20日(二月二十八日)楊芳和義律達成休戰貿易協定。
             3月21日(二月二十九日)到粵各地官兵已有16,000余名。
             3月31日(三月九日)伯麥回印度,向印度總督報告廣東軍事,并請求增派援兵。
             4月10日(三月十九日)英外交大臣上書女王,不同意“善定事宜”,其后英政府又否決了義律的有關報告。
             4月14日(三月二十三日)奕山、隆文及新任粵督祁康到達廣州。
             4月16日(三月二十五日)清廷賞林則徐四品卿銜,命馳赴浙江,協辦海防事務。
             4月18日(三月二十七日)清廷以楊芳、怡良不及時進剿,并允許英人通商,命交部嚴加議處。三日后革職留任。
             4月30日(閏三月十日)英國政府以義律索益太少,改派璞鼎查為全權大臣兼貿易監督,擴大侵華戰爭。
             5月3日(閏三月十三日)以裕謙為兩江總督。林則徐離粵赴浙,行前為奕山籌御夷六策。
             5月21日(四月一日)奕山分三路夜襲英軍失敗。
             5月22日(四月二日)英軍大舉反撲,進逼廣州。清敗軍劫掠商館。
             5月23日(四月三日)義律通告,限奕山于12小時內將軍隊撤出廣州城。
             5月24日(四月四日)①英軍占領坭城、四方炮臺。②新安民眾以火船毀虎門外英船一只。
             5月26日(四月六日)英軍進攻廣州城。
             5月27日(四月七日)奕山派余保純乞降,與義律簽訂《廣州停戰協定》,允退出廣州,賠款六百萬元。
             5月29日(四月九日)英軍侵擾廣州北郊三元里蕭岡,三元里民眾奮起反抗,打死英軍多人。
             5月30日(四月十日)三元里人民誘英軍于牛欄岡,痛擊之,打死英軍少校畢霞。英軍逃竄回四方炮臺,被義勇包圍。
             5月31日(四月十一日)①三元里人民包圍英軍于四方炮臺,在義律的威脅下廣州知府余保純前往解圍。②英外相巴麥尊訓令璞鼎查,再占舟山,要求賠款,增開口岸。
             6月5日(四月十六日)英軍先后退出四方炮臺(6月1日)、坭城。
             6月6日(四月十七日)奕山、隆文退屯金山。
             6月7日(四月十八日)英國宣布香港為自由港。粵民貼出告示,痛斥英國侵略者。
             6月8日(四月十九日)①英軍退出虎門。②廣東當局獎賞抗英有功紳民何玉成等。
             6月18日(四月二十九日)①清廷從奕山之請,允英人通商。②伯麥自印度回香港,任英國副全權大臣。
             6月21日(五月三日)清廷令裕謙赴浙江籌防,又諭江蘇及沿海各省防備英船。
             6月28日(五月十日)清廷革去林則徐四品卿銜,與鄧廷楨發往伊犁效力贖罪。
             是月廣州北郊十三社八十余鄉聯合抗英義勇成立“升平社學”。
             7月16日(五月二十八日)英船陸續駛往裙帶路(香港島西北)拋泊。
             7月25日(六月八日)清廷革伊里布職,發往軍臺效力贖罪。
             7月28日(六月十一日)①河南下南廳祥符汛黃河決口。②清廷命楊芳回湖南提督任。③清廷以中英沖突結束,令沿海各省酌量裁撤調防官兵。
             8月10日(六月二十四日)璞鼎查到達澳門。
             8月12日(六月二十六日)璞鼎查照會廣州當局,要求接受去年所提各項條件,否則帶兵北上。
             8月19日(七月三日)清廷命林則徐折回東河效力贖罪。
             8月24日(七月八日)義律與伯麥離開中國。
             8月25日(七月九日)①璞鼎查率海陸軍北犯閩浙。英兵闖進廈門,遭守軍反擊。②清廷諭令裕謙、劉韻珂除于鎮海、定海酌留弁兵外,余俱酌量裁撤。
             8月26日(七月十日)英軍攻陷廈門,總兵江繼蕓、副將凌志戰死,閩督顏伯燾退守同安。
             是月林則徐途經京口(今鎮江),把在廣州時搜集、翻譯的外國資料和《四洲志》手稿交給好友魏源,囑托進一步收集研究外國情況,魏源在此基礎上編纂成《海國圖志》。
             9月5日(七月二十日)英國艦隊駛向舟山。
             9月13日(七月二十八日)以英艦突至福建,清廷命沿海各省加強戰備。
             9月16日(八月二日)廣東學署開考文童試,知府余保純被文童驅出考場。
             9月17日(八月三日)英兵船占領浙江石浦島,俘清水師船三艘。
             9月18日(八月四日)命奕山、祁康等乘船北攏力分,設法收復香港。
             9月26日(八月十二日)英艦隊到達舟山,定海總兵葛云飛開炮抗擊。
             9月30日(八月十六日)英艦納爾布達號在臺灣基隆觸礁,臺灣軍民俘獲英軍百余名。
             10月1日(八月十七日)英軍自26日起連續進攻定海,經6晝夜血戰,葛云飛、王錫朋、鄭國鴻三總兵相繼戰死,定海再陷。
             10月9日(八月二十五日)英軍分犯鎮海金雞山、招寶山,提督余步云棄炮臺逃走。
             10月10日(八月二十六日)英軍攻占鎮海,裕謙殉難。
             10月13日(八月二十九日)寧波失陷。
             10月18日(九月四日)清廷命協辦大學士、吏部尚書奕經為楊威將軍,赴浙江辦理軍務。
             10月19日(九月五日)清廷降閩督顏伯燾三品頂戴,革職留任。授怡良為欽差大臣赴閩,會同防堵。釋琦善赴浙江軍營效力,旋改發往軍臺充苦差。
             10月20日至22日(九月六日至八日)清廷命戶部左侍郎文蔚為參贊大臣,牛鑒為兩江總督,赴浙江協剿。
             10月27日(九月十三日)臺灣軍民擊退再犯基隆之英船。
             11月4日(九月二十一日)英外相阿柏亭訓令璞鼎查,中國未完全接受條件時,不停止軍事行動。索賠兵費酌量決定,增開四、五個口岸,不擬要求土地。
             11月20日(十月八日)派御前大臣僧格林沁等查閱天津海防。
             12月31日(十一月十九日)英軍焚掠慈溪城。

          1842年(道光二十二年)
             1月10日(十一月二十九)英軍焚掠奉化;繼而入侵余姚。
             1月19日(十二月九日)閩浙總督顏伯燾革職。
             1月22日(十二月十二日)湖北崇陽鐘人杰率眾起義。(3月2日失敗)。
             2月1日(十二月二十日)璞鼎查回抵香港。
             2月16日(正月七日)任命怡良為閩浙總督,梁寶常為廣東巡撫。
             2月25日(正月十六)英軍從定海撤軍。奕經自杭州進駐紹興。
             2月27日(正月十八)英殖民政府自澳門移駐香港。
             3月10日(正月二十九日)奕經令清軍分三路進攻寧波、鎮海,三路皆敗。
             3月11日(正月三十日)臺灣民眾引誘英船阿納號于大安港北擱淺,乘機殲滅。
             3月15日(二月四日)英軍進攻慈溪,文蔚不發援兵,副將朱貴父子與士兵數百人戰死。
             3月16日(二月五日)文蔚聞大寶山戰敗,棄長溪嶺,連夜退抵曹江。
             3月18日(二月七日)①奕經、文蔚棄紹興,渡江回杭州。②大學士、軍機大臣王鼎在林則徐襄助下終于使黃河符祥決口合籠,道光皇帝下令林則徐仍發往伊犁充軍。
             3月22日(二月十一日)①璞鼎查不準奕山在珠江口岸筑設炮臺。②美國派加呢率軍艦二艘抵澳門。
             3月27日(二月十六日)清廷命盛京將軍耆英署杭州將軍,(4月11日頒給欽差大臣關防)阿精阿署廣州將軍。
             3月28日(二月十七日)伊里布發往浙江效力。
             4月5日(二月二十五日)鎮海民眾用火船焚燒英船。
             4月8日(二月二十八日)清廷宣布“攘外必先安內”上諭,決心向英投降。
             4月14日(三月四日)鄭鼎臣率壯勇火攻定海英船,焚小船數十只。
             4月16日(三月六日)清廷令各軍,不得冒昧輕進,不準殺害英俘。
             5月11日(四月二日)耆英、伊里布先后到杭州。
             5月14日(四月五日)清廷賞在臺灣抗英有功之臣達洪阿太子太保銜,姚瑩二品頂戴。
             5月16日(四月七日)英船到乍浦洋面。
             5月17日(四月八日)壯勇頭目王建功等在定海縣向英軍出擊,奪回船只7條。
             5月18日(四月九日)英軍攻陷乍浦,佐領隆福陣亡。
             6月9日(五月一日)清廷命伊里布以四品頂戴署乍浦副都統。
             6月16日(五月八日)英軍進攻吳淞口。嘉興縣丞龔振麟率五艘自造新式車輪戰船,參加戰斗。年近七旬的江南提督陳化成血戰犧牲。兩江總督牛鑒逃竄。寶山失陷。
             6月17日(五月九日)英援軍自印度到吳淞。
             6月18日(五月十日)奕山革職,祁革職留任。
             6月19日(五月十一日)英軍侵占上海縣城,大肆劫掠。
             6月20日(五月十二日)伊里布照會英軍,乞求議和。
             6月21日(五月十三日)余步云革職拿問。
             (1843年1月24日斬決)
             6月22日(五月十四日)璞鼎查率艦到上海,與侵占上海的英軍會合。次日英軍從上海撤走。
             6月26日(五月十八日)法國巡洋艦一艘駛到吳淞口。
             6月27日(五月十九日)清廷命賽尚阿為欽差大臣,馳赴天津,會同訥爾經額辦理防務。
             6月28日(五月二十日)耆英、伊里布派陳志剛赴吳淞口請和,被拒。
             7月16日(六月九日)道光密令耆英向英軍求和。
             7月18日(六月十一日)英艦隊封鎖鎮江附近運河入口,在儀征炮擊鹽民,制造老河影慘案。
             7月20日(六月十三日)江陰鄉民擊斃侵犯英軍數十人。
             7月21日(六月十四日)英軍攻占鎮江,副都統海齡殉難。
             7月22日(六月十五日)耆英、伊里布再請議和。
             7月26日(六月十九日)道光帝密諭耆英“慎持國體,俯順夷情”(允平行行文、給地、開口岸)。另諭耆英、伊里布為欽差大臣。
             7月27日(六月二十日)授耆英、伊里布為議和全權大臣。
             7月29日(六月二十二日)兩江總督牛鑒致書英軍求和。璞鼎查復書,請派全權大臣前來酌商。
             8月4日(六月二十八日)英艦隊抵達南京江面。
             8月8日(七月三日)伊里布抵南京,令家人張喜赴英艦詢問議和條件。
             8月9日(七月四日)英軍齊集南京江面,開始登陸。
             8月10日(七月五日)道光帝諭告耆英、伊里布完成和局,勿顧慮。
             8月11日(七月六日)林則徐從西安出發西行,開始寫《荷戈紀程》。
             8月12日(七月七日)欽差大臣耆英抵南京。
             8月14日(七月九日)咸齡、黃恩彤代表欽差大臣與英議訂和約。
             8月16日(七月十一日)耆英承認英方要求,定于20日兩國全權代表會見。
             8月20日(七月十五日)耆英、伊里布與璞鼎查在英艦“康華麗”號上會見。
             8月24日(七月十九日)清英代表于靜海寺再次會談。
             8月27日(七月二十二日)耆英等接18日諭令,各件俱允,惟福州不得開為商埠。
             8月28日(七月二十三日)黃恩彤再與璞鼎查商談,擬以泉州代福州為口岸,不成。
             8月29日(七月二十四日)耆英、伊里布與璞鼎查簽訂《中英南京條約》(又稱《江守條約》)。此為中國近代史上外國侵略者強迫清政府簽訂的第一個不平等條約。
             8月31日(七月二十六日)耆英奏報簽約經過及條約內容。
             9月5日(八月一日)璞鼎查照復耆英、伊里布、牛鑒善后事宜12款。
             9月6日(八月二日)道光帝批準《南京條約》。
             9月24日(八月二十日)耆英等奏上中英善后事宜單。
             9月30日(八月二十六日)英軍劫走南京大磁塔上的裝飾品。
             10月2日(八月二十八日)英艦從南京啟碇開行。10月6日全數駛出長江。
             10月11日(九月八日)鎮海招寶山英軍開往舟山。
             10月17日(九月十四日)牛鑒革職拿問(后定斬監候),改任耆英為兩江總督。以伊里布為欽差大臣、廣州將軍,赴粵辦理善后事宜。
             是月魏源編著《海國圖志》50卷,出版(一作1843年1月)。此書是清末系統介紹世界各國歷史和地理的名著。作者首次提出“師夷長技以制夷”,對當時中國社會產生了很大影響。
             11月1日(九月二十八日)澳門的馬禮遜學堂搬到香港繼續開辦。
             11月3日(十月一日)英船到臺灣索俘。
             11月(十月上旬)廣州遍貼反對英國侵略者入城告示,發布《全粵義士義民公檄》。
             11月13日(十月十一日)清廷將奕山、奕經、文蔚革職,交部治罪。21日均定斬監候。
             11月16日(十月十四日)英使璞鼎查自定海赴福州、廈門。
             11月23日(十月二十一日)璞鼎查照會閩督怡良,要求懲辦臺灣鎮道戮殺英俘事。
             11月25日(十月二十三日)錢江等于廣州以明倫堂名義粘貼反英告白。
             11月27日(十月二十五日)美船到寧波請市被拒。
             12月2日(十一月一日)璞鼎查到達廣州。
             12月7日(十一月六日)廣州人民焚燒洋館。
             12月10日(十一月九日)林則徐到達伊犁惠遠城,見到了早在戍所的鄧廷楨。
             12月20日(十一月十九日)英軍大部離港西返。
             12月28日(十一月二十七日)英國批準《南京條約》。 

          11
          4
          申明:1.中文百科在線的詞條資料來自網友(一些人是某學科領域的專家)貢獻,供您查閱參考。一些和您切身相關的具體問題(特別是健康、經濟、法律相關問題),出于審慎起見,建議咨詢專業人士以獲得更有針對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詞條(含所附圖片)系由網友上傳,如果涉嫌侵權,請與客服聯系,我們將及時給予刪除。3.如需轉載本頁面內容,請注明來源于www.s5857.com

          詞條保護申請

        • * 如果用戶不希望該詞條被修改,可以申請詞條保護
          * 管理員審核通過后,該詞條會被設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該詞條的創建者才能申請詞條保護

          本條目由以下用戶參與貢獻

        • Gnian

          評論評論內容為網友展開的討論,與本站觀點立場無關[去知識社區發起新話題]

        • 172.16.32.*在 2019/3/13 9:23:11 發表
        • I needed to write you the tiny observation to finally give many thanks yet again about the breathtaking techniques you have contributed on this site. It is seriously open-handed of you to allow openly exactly what a few people would have made available as an e-book to get some profit for their own end, and in particular considering the fact that you could possibly have tried it if you ever wanted. These good tips as well worked as the easy way to know that the rest have similar desire just like
        • 172.16.32.*在 2019/3/11 5:19:55 發表
        • I simply had to thank you so much once more. I do not know what I would have tried in the absence of the actual tips documented by you over my field. It became the distressing concern for me, however , being able to view a well-written way you managed the issue made me to weep over contentment. Now i am happier for your help and thus trust you really know what a great job you are undertaking instructing many others through your webblog. I am sure you have never encountered all of us.
          michael
        • 172.16.32.*在 2019/3/8 2:37:00 發表
        • I definitely wanted to write a simple note to say thanks to you for some of the remarkable ways you are placing on this website. My prolonged internet look up has at the end of the day been recognized with reputable tips to exchange with my colleagues. I would say that many of us site visitors are undoubtedly blessed to live in a superb place with so many marvellous professionals with beneficial guidelines. I feel very lucky to have seen the site and look forward to really more exciting moments
        • 172.16.32.*在 2019/3/7 13:39:58 發表
        • I wanted to draft you a very little word in order to say thanks once again with the nice pointers you've contributed here. This has been certainly unbelievably open-handed with you giving publicly all that a number of us would have sold for an e book in making some profit on their own, and in particular now that you might have tried it if you ever wanted. The thoughts as well acted to be a good way to fully grasp that someone else have a similar interest like my personal own to know the truth ma
        • 172.16.32.*在 2019/3/3 5:30:16 發表
        • I simply wanted to thank you so much all over again. I am not sure the things that I would have sorted out in the absence of the actual solutions shown by you relating to such a area of interest. It absolutely was a frightful situation for me, however , spending time with a professional strategy you resolved the issue took me to cry for delight. Extremely happy for the work and as well , have high hopes you are aware of a powerful job you are providing instructing men and women thru your webblog
        • 172.16.32.*在 2019/3/2 0:04:11 發表
        • I simply needed to thank you so much again. I am not sure what I could possibly have worked on without the entire strategies provided by you concerning my area of interest. Previously it was an absolute daunting case for me personally, however , coming across a specialised approach you managed it took me to jump with gladness. I'm happier for the service and as well , expect you recognize what an amazing job you are always providing training men and women thru your web page. I know that you've n
        • 172.16.32.*在 2019/2/28 1:19:59 發表
        • I really wanted to send a small note to express gratitude to you for those fabulous suggestions you are showing on this site. My incredibly long internet research has finally been recognized with reliable facts to talk about with my best friends. I 'd say that we site visitors actually are undoubtedly blessed to live in a notable website with so many outstanding professionals with insightful opinions. I feel very privileged to have used the webpages and look forward to so many more exciting mome
        • 172.16.32.*在 2019/2/27 1:12:15 發表
        • I precisely desired to thank you so much again. I do not know the things I would have accomplished without those advice revealed by you regarding such a concern. It had become a very frightful scenario in my view, nevertheless understanding the specialised tactic you resolved it made me to jump for joy. Now i am happier for the assistance and even believe you comprehend what an amazing job you are always accomplishing instructing the mediocre ones through your webpage. I am sure you've never enc
        • 172.16.32.*在 2019/2/25 23:06:49 發表
        • I and also my buddies were found to be looking at the good key points located on your website then then I got a horrible suspicion I never thanked the web blog owner for those strategies. The boys became as a result thrilled to learn all of them and already have in reality been taking advantage of those things. Appreciate your actually being considerably accommodating and also for deciding upon varieties of good resources millions of individuals are really eager to discover. Our honest apologies
        • 172.16.32.*在 2019/2/25 0:05:10 發表
        • I and also my friends have been reading the best information found on your site then instantly I got a horrible feeling I never thanked the web site owner for those techniques. Most of the women are actually absolutely warmed to learn them and have clearly been using these things. We appreciate you really being well kind as well as for making a decision on some tremendous information most people are really wanting to understand about. Our honest apologies for not expressing gratitude to sooner.
        • 172.16.32.*在 2019/2/23 19:01:03 發表
        • I wish to express my thanks to this writer just for bailing me out of this type of scenario. As a result of checking throughout the search engines and finding basics that were not beneficial, I believed my entire life was gone. Existing devoid of the solutions to the difficulties you have solved by means of your good short article is a crucial case, and those which may have adversely affected my career if I hadn't noticed the blog. Your primary training and kindness in taking care of the whole t
        • 172.16.32.*在 2019/2/21 7:20:24 發表
        • I simply wanted to compose a brief comment in order to thank you for the unique secrets you are placing here. My incredibly long internet lookup has at the end been compensated with reliable know-how to write about with my partners. I 'd believe that we visitors actually are undeniably lucky to exist in a good community with many perfect people with beneficial solutions. I feel quite privileged to have used your entire weblog and look forward to plenty of more enjoyable minutes reading here. Th
        • 172.16.32.*在 2019/2/20 18:59:30 發表
        • I precisely wanted to thank you very much yet again. I do not know what I might have followed without the type of pointers shown by you directly on such a industry. Entirely was the terrifying dilemma in my opinion, however , encountering your specialised tactic you resolved that took me to weep for happiness. I am happy for this advice as well as have high hopes you really know what a great job you are getting into training other individuals by way of your webpage. Most likely you haven't met a
        • 172.16.32.*在 2019/2/20 6:03:05 發表
        • My spouse and i felt really cheerful Edward could deal with his basic research because of the ideas he grabbed out of the weblog. It is now and again perplexing just to choose to be giving out information that many others might have been selling. And we also fully understand we've got the website owner to thank for that. The main explanations you've made, the straightforward website menu, the friendships you aid to create - it is most incredible, and it's aiding our son in addition to the famil
        • 172.16.32.*在 2019/2/18 4:24:40 發表
        • I would like to express thanks to you just for bailing me out of such a difficulty. Because of browsing throughout the the net and finding proposals that were not pleasant, I thought my entire life was gone. Being alive without the presence of approaches to the issues you have fixed by means of your good guide is a crucial case, as well as the kind that would have badly affected my entire career if I hadn't encountered your website. Your main competence and kindness in touching all the stuff wa
        • 更多評論
        聯系我們意見反饋幫助中心免責聲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線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證090285號
        天天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