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utput id="yypxw"><legend id="yypxw"></legend></output>

    2. <var id="yypxw"><rt id="yypxw"><big id="yypxw"></big></rt></var>
      1. <var id="yypxw"><ol id="yypxw"></ol></var>
      2. <output id="yypxw"><video id="yypxw"></video></output><output id="yypxw"><legend id="yypxw"></legend></output>
        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注微信,獲取更多信息
        閱讀 12755 次 歷史版本 1個 創建者:幽洛 (2010/11/21 12:50:34)  最新編輯:幽洛 (2010/11/21 13:27:18)
        羅貫中
          羅貫中(約1330-約1400),漢族,名本,字貫中,號湖海散人。他是元末明初著名小說家、戲曲家,是中國章回小說鼻祖。 羅貫中的一生著作頗豐,主要作品有:劇本《趙太祖龍虎風云會》、《忠正孝子連環諫》、《三平章死哭蜚虎子》;小說《隋唐兩朝志傳》、《殘唐五代史演義》、《三遂平妖傳》、《粉妝樓》、代表作《三國演義》等。
         

        人物簡介


          羅貫中(約1330-約1400年)元末明初小說家,戲劇家,山西太原府祁人(今山西祁縣),是中國章回小說的鼻祖。名本,字貫中,號湖海散人,曾客居東原(今山東東平)。一生著作頗豐,主要作品有:劇本《趙太祖龍虎風云會》、《忠正孝子連環諫》、《三平章死哭蜚虎子》;小說《隋唐兩朝志傳》、《殘唐五代史演義》、《三遂平妖傳》、《粉妝樓》、代表作《三國演義》等。

          羅貫中生于元末明初的封建王朝時代。作為與“倡優”、“妓藝”為伍的戲曲平話作家,當時被視為勾欄瓦舍的下九流,正史不可能為他寫經作傳。唯一可看到的是一位明代無名氏編著的一本小冊子《錄鬼簿續編》,上寫:“羅貫中,太原人,號湖海散人。與人寡合,樂府隱語,極為清新。與余為忘年交,遭時多故,天各一方。至正甲辰復會,別來又六十余年,竟不知其所終。”

        生平經歷


          羅貫中,元末明初生于山西太原府祁縣,這個目前大多數學者考究的籍貫。元代中期,由于滅宋戰爭的創傷逐漸平息,社會的經濟、文化重心也開始由北方轉移到了南方。南宋的故都杭州不僅成為人口云集、商業發達的繁華城市,也成為戲劇演出和“說話”藝術發展的重要中心。因此,不少北方的知識分子、“書會材人”,如關漢卿、鄭光祖等人,都先后搬遷到了杭州一帶。身為小說兼雜劇作家的羅貫中,也必然受到這一社會潮流的影響,成為這類南遷作家中的一個。羅貫中外號“湖海散人”,這個稱號就寄寓著漫游江湖、浪跡天涯的意味。大約在西元一三四五~一三五五年間,他來到了杭州。許多說話藝人在這里說書,一些雜劇作家,也在這里活動。羅貫中與志同道合者為友。加上他對民間文學又極其喜愛,到了這里,自然不愿離開遠去。

          羅貫中的籍貫也有太原市南端的清徐縣的說法,也是爭議最多的地方,從現存《羅氏家譜》及羅氏祖塋墓碑之記載看,先祖為四川成都府人,后唐為青州仆射落籍清源。他成年離家,流落于江淮,與張士誠一起拜另一小說家施耐庵為師,晚年隱居大名府浚縣,完成了《三國志通俗演義》和《水滸全傳》的創作。

          羅貫中的籍貫又有“東原人”之說,這是他漫游出晉后在“東原”(今山東省)客居過一段時間的緣故。他到這里,是被當時社會上十分流行的梁山伯和宋江的故事吸引而來。他到那里考察了解當地的風土人情,搜集在民間流傳的水滸英雄故事材料。這是他后來參與《水滸傳》編纂創作的一個重要原因。關于“千圣姑”和“貝州王則”的故事,當時也在社會上廣泛流傳。因此,羅貫中就在這一帶對這個故事進行了搜集、整理,以至有《三逐平妖傳》之作。 

          約在公元一三六Ο~一三六三年間,“有志圖王”的羅貫中來到了起事稱霸的張士誠那里作客。但是,張士誠并不重視知識分子,也不聽取他們的意見。至正二十三年(公元一三六三年)九月,劉亮、魯淵等人紛紛離去,不久,羅貫中也離開了張士誠,再次北上,到至正二十六年,羅貫中又回到了杭州。《三國志通俗演義》的寫作,當在該年以后。這時,他已是五十多歲的人了,對歷史、對人生都有了比較成熟的看法,完全具備了創作《三國志通俗演義》的條件。到明太祖洪武三年(公元一三七O年),羅貫中已寫了十二卷,之后卷數的寫作,是洪武四年以后的事了。 

          在羅貫中寫作《三國志通俗演義》期間,施耐庵從蘇州遷移到興化,并在洪武三年逝世。為了紀念他的師友施耐庵,羅貫中在完成《三國志通俗演義》之后,決定加工、增補施氏的《水滸傳》。成書于洪武四年至十年之間。在加工、增補《水滸傳》的同時,羅貫中繼續創作歷史演義系列作品。 

          羅貫中在創作完了這些作品以后,已是六十幾歲的老人了。他為了出版這些作品,于洪武十三年左右從杭州來到了福建,因為當時福建的建陽是出版業的中心之一。但是,羅貫中的這一目的未能實現。羅貫中的創作才能是多方面的。他寫過樂府隱語和戲曲,但以小說成就為主。關于他的小說,《西湖游覽志馀》稱他“編撰小說數十種”,又相傳他寫過《十七史演義》。今存署名羅貫中的作品,除《三國志通俗演義》外,還有《隋唐志傳》、《殘唐五代史演義傳》和《三遂平妖傳》。這些作品中《三國志通俗演義》的成就最高。全書以宏大的結構描繪了三國時期復雜的政治軍事斗爭,起自黃巾起義,終于西晉統一。作品譴責了統治者的殘暴和丑惡,反映了動亂時代人民的痛苦和對清明政治、對仁君的向往,體現了鮮明的“擁劉反曹”傾向。《三國志通俗演義》“文不甚深、言不甚俗”,語言簡潔明快而又生動。它把歷史和文學自然結合,有現實的描繪,又充滿了浪漫主義的傳奇色彩。羅貫中《三國志通俗演義》現存最早刊本為嘉靖本,最為流行的本子是清代毛綸、毛宗崗父子的修改本。除小說創作外,賈仲名《錄鬼簿續編》說他“樂府隱語,極為清新”。他現存戲曲作品有《趙太祖龍虎風云會》雜劇。雜劇的基本思想和《三國志通俗演義》類似,描寫君臣之間的親密關系,并希望通過“正三綱、謹五常”來結束奸雄爭霸造成的悲慘局面。

          大約在公元一三八五~一三八八年間,羅貫中活了七十歲,在宋代民族英雄文天祥的故里盧陵逝世。

         

        籍貫考究


         

        五種史書記載籍貫說法


          楊立仁 羅貫中籍貫眾說解

          羅貫中是中國文學史上最杰出的作家之一,其作品《三國演義》算上家喻戶曉。可是,對于他的生平,人們所知甚少。他是哪里人,600年來眾說不一。明清以來,對羅貫中的籍貫主要歸有五種說法。

          (一)《西湖游覽志馀》云:錢塘羅貫中本者,南朝時人,編撰小說數十種。

          (二)《續文獻通志》云:《水滸》羅貫中箸。字貫中,杭州人。

          (三)《七修類稿》云:《三國》、《宋江》二書乃杭州羅本貫中所編。 ’

          (四)《三國志傳》萬歷本署,東原羅道本編次。

          (五)《三遂平妖傳》署:東原羅貫中編撰。

          (六)《水滸志傳評林》署:中原貫中羅道本名卿父編輯。

          (七)《水滸傳》署:中原羅貫中編輯。

          (八)《說唐全傳》舊本署:廬陵羅本撰。

          (九)《因樹屋書影》云:《水滸傳》相傳為洪武初越人羅貫中作。

          (十)《續錄鬼簿》云:羅貫中,太原人,號湖海散人,與人寡合,樂府隱語,極為清新,與余為忘年交,遭時多故,各天一方。至正甲辰復會,別來又六十馀年,竟不知其所終。

          以上列舉羅貫中籍貫問題十種書有記載,歸類有五種說:杭州、廬陵、中原、東原、太原。

          最受人關注的是杭州,東原、太原,三說為討論的焦點。

          杭州說:理由是杭州地方學者趙寶峰的《趙寶峰文集》中所附(門人祭寶峰先生文)的名單中第十六位有個羅本的名字。杭人以此認為羅本是杭州人。筆者查閱了(門人祭寶峰先生文)中名單人員,其中慈溪當地人大多為學業者,還有東平、鄞縣、臺和、咸寧、溫州等地人,這些外地人有幾位是授業者,有注從寶峰學。羅本查無記。這里的“門人”應該解為“寶峰生前的門客、友人,授業人”。不能單純將“門人”理解為是弟子。

          該名單中羅本是什么身份參加寶峰葬禮呢?

          據說,羅貫中有志圖王。一度投張士誠部下,建議張士誠聯合朱元璋,陳友諒等起義軍共同推翻元朝。

          張士誠不聽忠言,于至正十七年投元,得元太尉之職。

          傳說,羅貫中離開張士誠隱居浙江四明山。至正十七年(1357年)羅隱四明山,趙寶峰卒于至正二十六年(1366年),9年間正好羅貫中隱居四明山,時期期間于至正甲辰年(1364年)還與賈中明復會一次,復會地點雖然不知,證明羅貫中在隱居期間也還不時外出會友。可能,羅貫中返回四明山時,趙寶峰過世于是參加了葬禮,以友人身份去,按筆者考羅貫中生于1328年,那年他在38歲左右。

          羅貫中隱居四明山為29歲。

          羅貫中可能在至正14年(1354年)投張士誠,時年26歲左右。

          傳說羅貫中在投張士誠前還參加過劉福通起義。

          這些時間表明,羅貫中曾參加過許多地方的政治活動不能以其中的一個地方便認定其正式籍貫。杭州一說不能成立。

          “東原”說其依據是,明嘉靖元年《三國演義》刻本序言中署“東原羅貫中”字樣。

          “東原”說,出于明弘治六年庸愚子(蔣大器)先生,大器先生在河南浚縣當主薄時發現了羅貫中《三國演義》手抄本,于明弘治六年作序。嘉靖元年印刷本出世,流于社會。《三國演義》的問世引起了社會文學界的關注,人們隨著對作者羅貫中開始了研究。《三國演義》序中寫“東原羅貫中”山東人認為蔣大器是山東人,東原在山東省東平縣,便順理成章地推定羅貫中也是山東人了。可是,后來有學者找到依據認定蔣大器為浙江金華人,山東一說便失去了基本依據研究者動搖了羅貫中為山東東原人的說法。

          有學者把羅貫中寫在《水滸傳》里的陳文昭,東平官,也說成是趙寶峰的一個弟子陳文昭與羅貫中是同學,羅有意的為他家鄉安排上一個好官。

          筆者并不這樣認為。《水滸傳》人物里還有一個任原(太原人)。此人為元末明初武鄉縣人,明初當過戶部官。在武鄉縣留有碑文,縣志有記。難道這也是羅貫中精心要安排丑化此人。

          筆者認為,小說作者,編個故事需要人物去襯托故事,將腦子里記有的現成人名,運用到小說里是常有的事,談不上“精心”安排。

          東原一說出自蔣大器手,還得從蔣大器在何地得《三國演義》說起。

          蔣大器作《三國演義》序,時間為弘治甲寅年(1493年)。于嘉靖元年(1522年)年出版《三國演義》。寫序與出版相隔29年,可能蔣大器

          在弘治甲寅年還在任上,年齡大約在40歲左右。羅貫中死于永樂二年(1404年)年,與蔣作序時間隔89年。蔣出版《三國演義》時間為1522年,羅死后118年之久社會上也未發現過《三國演義》的轉抄本,600多年來也未聽說有人發現羅的轉抄本。可見,蔣發現羅手本為正本,沒有轉抄。地點可能在河南浚縣一代。元明時黃河由武涉東入江蘇由安東入海。河南黃河北,太行山東,包括濟南一一帶歸為東原,不能認定東原專指東平。蔣大器在東原這一帶得羅手本,便認為羅是東原一帶人,實際上他只是猜想。

          學術界評羅貫中寫說本是為說書匠人寫。從被社會公認的羅貫中所寫幾本小說看,確實是說本。我認為羅貫中寫說本不可能寫序言,因為說書匠人在說書時不會去說序言,聽者也不喜歡聽序言,聽的是小說的內容情節,也不可能關注作者是誰。從《三國演義》蔣大器作序言。《粉妝樓》竹溪山人作序言。《水滸傳》金圣嘆,楊定作序。這些作序者離羅生前作書,以后幾百年,猜想成分占十成。可以這樣講,羅作書沒有作過序言,羅的作品序言是后人所為,造成了六百年來羅籍貫問題眾說不一。

          蔣大器在東原一代發現了《三國演義》把羅貫中作者定為東原人,這也不妥。《粉妝樓》是竹溪山人在廣陵發現。《續錄鬼薄》是鄭振鐸等學者在江蘇發現,《金瓶梅》是在介休發現的。而實際上小說的發現地和作者籍貫并不能簡單地劃個等號。

          《三國演義》作者羅貫中,有個本族兄弟,名羅義(史有志,家譜有志)山西祁縣人。

          在明初為小卒,有功升為胙城縣捕頭、后升為胙城縣縣令。建文帝初羅義寫奏章建議“周公扶成主”,入獄。燕王立帝,羅義出獄為世襲鴻廬寺卿。

          羅貫中流落江湖,有可能找到族人羅義在胙城一代完成了《三國演義》、《水滸傳》等著作。

          蔣大器1494年前在河南浚縣任主薄,胙城離河南浚縣相隔很近,他得到《三國演義》手本是合符情理的。也可能大器先生早聽說這部好書,有心求得。得書后整理出版,作序,他認為在東原一代得書,把作者歸為東原。形成的一說。

          東原說不可信,不能成立。

          太原說,來自《續錄鬼薄》作者無名氏,經考證,作者為賈仲明。

          1931年,鄭振鐸等人發現“天一閣”收藏的《錄鬼簿續編》至今社會上還沒有再發現第二本,可能《錄鬼簿續編》為孤本。

          賈仲明,有人考證是山東淄川人,寫《錄鬼簿續編》時間約在元至正甲辰年(1364年)以后至明永樂甲辰年(1424年)之間完成,他們見面時,賈仲明本人只知羅貫中有三部戲曲作品,還不知羅貫中完成了《三國演義》《水滸傳》等多本名箸。可見三部戲曲作品在復會前至正甲辰年前已完成。而《三國演義》等小說則是在至正甲辰年后所著。因而賈仲明在明永樂甲辰年(1424年)前沒有聽說或看到羅貫中著的小說作品。《錄鬼簿續編》沒有錄上。

          賈仲明在《續鬼簿》提到,“羅貫中,太原人,號湖海散人,與人寡合,樂府隱語,極為清新,”文中沒有提到“羅本”提到羅的性格、愛好、才華。“與余為萬年交,遭時多故,各天一方。”賈與羅年令有差別,元未天下大亂,有志之士紛紛投身社會欲建功創業,二人各行所愛。也可能是羅走入反元斗爭中,賈在元朝管治的地區“各天一方”各人有各人不同政治的天地。“至正甲辰復會,別來又六十馀年,竟不知其所終。”至正甲辰年(1364年)年,羅貫中返回故鄉二人復會(地點在何?)又見面。“復會”可以解為還“返回”。1364年大約賈仲明為21歲,羅貫中31歲左右,1364年羅貫中可能探家與賈仲明復會。復會時間與賈成書1424年恰為60年,羅貫中該為91歲賈仲明還不敢認定羅死,而用“竟不知所終”懷疑的態度。

          羅貫中于1357年離開張士誠,1364年與賈仲明復會,間隔七年時間,可能是在四明山完成了幾個戲曲作品。

          羅貫中于1366年又出現在趙寶峰葬禮上,1364年復會,1366年參加葬禮二年時間南北千里往來,除探親外還有什么理由往來敵人與起義軍之間。

          羅貫中與賈仲明復會地點。《錄鬼簿續編》有記,賈仲明山東淄川人,山西祁縣石佛窯村賈氏族人明初聽國家召喚,有幾戶移民山東,其中一戶遷往淄川。賈氏人講清朝中期山東淄川賈氏曾返石佛窯尋祖問根。賈仲明很有可能為賈氏山東淄川的移民,這樣他與羅復會地點即在祁縣城或祁縣石佛窯村。

          張士誠起義于1352年,五年后于1357年投元。羅貫中于1357年離開張士誠,活動在方國珍起義軍地盤之內的四名山,他與方國珍素無過結,此地又不屬元管,可謂避難的好地方。羅貫中1364年歸鄉與賈仲明復會,于1366年趙慈溪縣參加了寶峰葬禮。

          張士誠死于1367年,傳說,有位溫金氏偷出張士誠兩位公子,奔四明山交給羅貫中,1367年后羅離開四明山,領著張士誠兩個孩子奔走江湖避難。

          1367年至1399年32年中羅貫中完成了《三國演義》等十幾部小說。有人說羅貫中是一個說書匠,筆者認為不是說書匠,是個為了求生活寫小說、劇本。

          從羅貫中的作品在不同地點發現來分析,他曾走過許多地方,在各地留有足跡,從而造成對他籍貫有多種說法的原因之一。是一致的。當時,賈仲明提出“太原人”,太原范圍很大,是那洲、那縣人,賈仲明沒有提出。但是從羅氏最集中的河灣村所發現的家譜,神紙、護梁簽、墓穴、硯臺、牌匾等,六大實證。可以說明羅貫中直屬當時歸太原管轄的祁縣。沉睡了六百年的羅貫中籍貫之謎終于告白于天下。羅貫中這位偉大的文學家在九泉之下可以安息長眠了。
        清徐說與祁縣說兩說爭論激烈

          1996年夏秋之際,新聞媒體陸續報道了祁縣河灣村發現了一些與羅貫中有關的遺跡和遺物,引起了國內外學術界和廣大群眾的普遍關注。筆者通過多次赴河灣村考察,認識不斷加深,心中充滿著一種強烈的震憾。這無疑是一項重要的發現。做為一個文物工作者,我應該對歷史負責,有責任有義務從審視文物的角度出發,忠實地反映文物,忠實地反映歷史,詳盡調查和科學整理這些遺跡和遺物,編寫調查報告,將有關資料公布于社會。

          鑒于此,同年10月下旬,筆者再赴河灣村,進行了為期7天的專題調查。測繪了羅氏宗祠,清理了相傳羅本之墓,觀察了《羅氏族譜》、《羅氏神圖》和湖海置硯等遺物。在此基礎上,發表了《山西祁縣河灣村羅貫中故址調查》[1]一文。

          就在我們調查報告整理期間,孟繁仁先生發表了《清代河灣認“羅本”不是羅貫中--祁縣{羅貫中家譜)質疑》[2]的文章(以下簡稱《質疑》)。《質疑》洋洋萬言,初讀似乎“言之有理”,亦感“情真義切”。再讀則疑竇叢生。現對《質疑》提幾點質疑,與孟先生商榷,并請教方家。

          清源何時稱青州?

          《質疑》一開始就提到:“……終于發現了這個以‘五代后唐’時就落籍于清源的羅氏家族,考明該家族始祖羅仲祥于五代后唐時任‘青州(清源的古稱)仆射’,后因發生五代戰亂,遂落籍清源。”[3]顯然,《質疑》作者認為,青州是清源的古稱。也就是說,清源歷史上曾稱過青州。果真如此嗎?歷史上的清源是否稱過青州?五代后唐稱過青州嗎?

          1.五代時期青州的建置

          “(梁)太祖乃拜珍淄州刺史,募兵于淄、青。”[4]

          “(唐)同光二年,黑水兀兒遣使者來,其后常來朝貢,自登州泛海出青州。”[5]

          “石昂,青州臨淄人也。……晉高祖時,……詔昂至京師,召見便殿,以為宗正丞。遷少卿。”[6]

          “是時,沂州郭淮攻南唐還,以兵駐青州,隱帝乃遣符彥卿往代銖。”[7]

          “初,(常)思微時,周太祖方少孤無依,食于思家,以思為叔,后思與周太祖俱遭漢以取富貴。……廣順三年,徙鎮雪歸德,居三年來朝,又徙平盧。……思居青州,逾年得疾,歸于洛陽,卒,贈中書令。”[8]

          《新五代史·職方考》記載,梁、唐、晉、漢、周都有青州建置且與兗、沂、密、淄、齊、棣、登、萊諸州并列〔9〕。

          據此可知,五代時期確有青州建置。那么,青州是現在的什么地方呢?

          2.青州地望

          其實,這個問題以上所引已見端倪。青州地望,《辭海》有五解。一日古“九州”之一。《書·禹貢》:“海、岱惟青州。”《周禮·職方》:“正東曰青州。”海指渤海,岱即泰山。二曰漢武帝所置十三刺史部之一。轄境相當今山東德州市、齊河縣以東,馬頰河以南,濟南市、臨朐、安丘、高密、萊陽、棲霞、乳山等縣以北、以東和河北吳橋縣地。東漢治所在臨苗(今淄博市淄北),東晉移治東陽城(北齊置益都縣,今縣)。唐轄境相當今山東濰坊市、益都、臨朐、廣饒、博興、壽光、昌樂、濰縣、昌邑等縣地。金改為益都府。三曰東晉僑置于廣陵縣(今江蘇揚州市西北),南朝宋初并入南兗州。四曰南朝宋泰始中與冀州合僑置于郁州(今江蘇連云港市東云臺山一帶)上,梁侯景亂后地人東魏,改置海州。五曰府名,明初改益都路置。治所在益都(今縣)。清轄境較唐州境少轄今濰坊市、濰縣、昌邑等縣地,增轄今諸城、安丘、五蓮等縣地。1913年廢[10]。我們在《中國歷史地圖集》中也同時看到,青州在五代時期的梁、唐、晉、漢、周,其地望都在山東益都[11]。可見,歷史上的青州均指益都、濰坊、壽光、博興、淄博等山東北中部地區。

          3.清源是否稱過青州

          我們知道,現在的清徐縣是由清源和徐溝合并而置的。《山西通志》載,徐溝縣漢為梗陽鄉和涂水鄉,屬榆次縣。東漢為榆次西境和晉陽南境。晉及十六國時期分屬榆次和晉陽。北魏、北齊、北周省榆次入晉陽,地屬晉陽,景明元年(500年)復榆次。隋開皇十六年(596年)析太原、榆次置清源縣于故梗陽城。隋大業初又廢。唐武德元年(618年)復清源縣。宋因之。金大定二十九年(1189年)析梗陽鄉及乎晉、榆次分屬清源、徐溝。興定四年(1220年)改隸晉州。明謂清源、徐溝。清乾隆二十八年 (1763年)降清源為鄉,入徐溝縣[12]。《山西通志·疆域圖》亦同[13]。可見,清徐縣歷史上從未稱過青州。

          那么,除太原附近的清源外,隋唐五代時期是否還存在過另外一個清源稱過青州? 查《中國歷史地圖集》,這一時期確實存在過另外一個清源,在福建省的仙游、泉州、漳州一帶,而且并沒有稱過青州[14]。

          看來歷史上青州與清源縣風馬牛不相及,絲毫不搭界。不知《質疑》的作者依據什么謂青州是清源的古稱?

          引用文獻資料只是近人專利?

          《質疑》作者不惜筆墨,大書明萬歷癸卯河灣《羅氏族譜》的可疑之處。其中之一日:“為了給所謂《羅貫中家譜》增加更大的‘名人效應’,‘萬歷序’還羅列了一系列羅氏名人的名字。但令人奇怪的是:在這本所謂《羅貫中家譜》的‘世系表’里,人們卻無法找到這些名人的影蹤。為了解開這些‘河灣村羅氏名人’的來歷之謎,我對此進行了研究,結果在商務印書館于1921年出版的《中國名人大辭典》里找到了這些名人的出處,如‘羅裒,漢成都人,以貨殖名’(第1752頁);‘羅憲,晉襄陽人……遷巴東太守……持節領武陵太守’(第1753頁);羅藝,唐襄陽人……(第 1754頁);‘羅結,后魏代人……太武初,累遷侍中’(第1751頁);‘羅義,明山西人,精遠衛’(第1752頁)。”[15] 以此證明萬歷癸卯河灣《羅氏族譜》是當代偽作。

          此立論之本是否可靠?答曰:否。

          1.商務印書館的《中國人名大辭典》成書于1921年,也就是說1921年以前歷史名人都可能依據史料收錄。那么,為什么不允許明萬歷三十一年(1603年)的河灣《羅氏族譜》序依據史料追根溯源呢?除《中國人名大辭典》外,我們找到了這些名人的原始出處。

          關于羅裒。《漢書》載:“程、卓既衰,至成、哀間,成都羅裒訾至鉅萬。初,裒賈京師,隨身數十百萬,為平陵石氏持錢。……擅鹽井之利,期年所得自倍,遂殖其貨。”[16]

          關于羅憲。《晉書》有傳曰:“羅憲字令則,襄陽人也。……性方亮嚴整,待士無倦,輕財好放了,不營產業。仕蜀為太子舍人、宣信校尉。……會荊州刺史胡烈等救之,抗退。加陵江將軍、監巴東軍事、使持節,領武陵太守。”[17]

          關于羅藝。《新唐書》有傳曰:“羅藝字子廷,襄州襄陽人。藝剛愎不仁,勇攻戰,善用槊。大業中,以戰力補虎賁郎將。……武德二年,乃奉表以地歸。詔封燕王,賜姓,豫屬籍。帝厚禮之,拜左翊衛大將軍。”[18]《舊唐書》也有傳,事跡大體相同,惟藝字為子延[19]。

          我們再看羅結。《北史》有傳曰:“羅結,代人也。其先世領部落,為魏附臣。……太武初,累遷侍中、外都大官總三十六曹事。”[20]

          “羅義,建文時鎮魯衛戌卒也。靖難師起,義詣闕上書,請敦親睦之義。又走北平上書忤燕王,旨下獄。及即位,得前所上書,赦之,授兵科給事中。尋遷湖廣參義。”[21]

          可見,這些歷史名人都可以在史書中覓得其蹤,即使是成書晚于明萬歷三十一年(1603年)的《明史》、《山西通志》也都早于《中國人名大辭典》的成書年代。那么,《中國人名大辭典》引用的材料,難道前人就不可以引用嗎?至于羅義,據史料記載,約為明初人,與羅貫中所處年代大約相當或略晚,從建文元年 (1399年)靖難之際到羅應宿作河灣《羅氏族譜原序》的萬歷三十一年(1603年)已200余年,羅應宿將羅義與羅貫中兩位名人寫入序言又有何妨?

          2.《質疑》提出:“即使在包括所謂‘羅貫中家譜’在內的河灣村《羅氏家譜》的正文中,人們也無法找到這些人物的名字!”[22]為據,證明萬歷癸卯河灣《羅氏族譜》是當代偽作。

          是的,在河灣《羅氏族譜》正文中確實沒有這些人物的名字。那么,為什么一定要有呢?只有有這些人的名字才算是真品,否則就一定是偽作嗎?

          我們知道,家譜做為一種記載家族世系的民間方法,受其社會、政治、地域各方面因素的局限,不可能規范、系統、完整地全面反映其家族世系。很少有從最原始的始祖開始,從未間斷地記載下來的家譜。一般來講,其家族因某種原因(政治的、自然的或分支)由原居住地徙到新的居住地(或分支)后,最早遷徙 (或分支)者,被后人尊為始祖。其時或以后(一般是以后)新修的族譜便稱其為一世祖。繁衍若干代,再遷徙或分支,又產生了新的一世祖,周而復始,彌久彌昌。如若不然,以明萬歷癸卯年河灣《羅氏族譜》為例,即使以漢成、哀間的羅裒為始祖,至元末明初的羅貫中時期絕下止十三世;以《質疑》所附《羅氏世系》為例,漢羅裒至清早期上下1700多年,更不應該僅傳十幾世。

          至于明萬歷癸卯年羅應宿書《羅氏族譜原序》,列舉了若干古代羅氏名人,其光宗耀祖、炫耀門庭的心態當在情理之中,不無不可。人虛榮之心古今有之,我們為何因要詆毀今人而去苛求古人呢?而且,類似的事例在出土的歷代墓志、碑石中早已屢見不鮮,不勝枚舉。至于這些名人是否與河灣羅氏存在著千絲萬縷的關系,我們并不研究中國羅氏的承襲源流,這不在本文的討論范疇。因此,明萬歷癸卯河灣《羅氏族譜》世系表里沒有列入以上歷史名人就不足為怪了。反言之,如果萬歷癸卯河灣《羅氏族譜》確系近人偽作,那么,為什么不將這些歷史名人列入其中,做得天衣無縫,而要留下被人詆毀的破綻?

          明萬歷癸卯年河灣《羅氏族譜》中簡化字的應用

          《質疑》提到,“而且在世系內容中所使用的簡化字、異體字、不能規范字(如:門、闖、開、潤、闊、門、發、號、懷、壽、歸、學……)竟多達十二字,一百二十六例之多,在明代科舉制度森嚴的情況下,這位書寫者如何能以這樣的書法水平考中舉人、進士?這更使人對這本題為‘明萬歷抄本’的真實性產生嚴重懷疑。”[23]

          筆者以為不然。

          1.明萬歷癸卯河灣《羅氏族譜》沒有那么多簡化字、異體字和不能規范字。[24]

          《質疑》所列12字,不知是作者筆誤還是校對之錯。門字出現兩次。就依《質疑》所言,不是12字,是11字。我們仔細審視了萬歷癸卯河灣《羅氏族譜》,即便是這11字,其中開、發、懷、壽、學5字不見其蹤,不知《質疑》所據何在。其余門、闖、闊、潤、號、歸6字簡寫確存《族譜》。

          2.漢字簡化由來已久。

          吳孫權先生認為,我國的文字經歷了商代甲骨文、兩周金文、戰國文字、秦小篆和秦隸、西漢古隸和分隸的不斷簡化過程。實際上,當今的簡化字并非產生于某一朝代,而是文字改革工作者對古代各個時期文字演變過程中出現的簡體字進行認真的分析、研究、篩選,有的字則略作改動而制定出來的。我國的文字從其產生之日起就開始簡化[25]。蘇培成也認為,漢字自古以來就存在著繁體和簡體[26]。

          吳孫權列舉了甲骨文、金文、戰國文字中確有少量的字被定為簡化字。如:從、眾、電、隊、棄、萬、處、里等。而一部分當今的簡化字主要來源于秦和西漢初期開始孕育、西漢中期以后大量出現的行草書。秦睡虎地竹簡、西漢初馬王堆簡牘帛書和銀雀山竹簡、西漢中晚期到東漢時期的居延、敦煌、琥威簡牘中有大量草書。據陸錫興《漢代簡牘草字編》統計,有101個草字與簡化字相同,《質疑》所列問、壽、門、發等也在其中。東漢末三國兩晉時期,傳為吳皇象所書的《急就章》有125字與簡化字相同。西晉索靖所書的《月儀貼》有38字與簡化字相同,其中有《質疑》所列“學”字。東晉南朝至隋唐,今草取代了章草,從洪鈞陶《草字編》看,簡化字總表(《漢語大字典》第八卷)的2233個簡化字,約一半以上可以在這個時期的行草書中找到它們的范本[27]。而“三體石經”就可以說是一份“簡化字表”[28]。

          認真對《質疑》所列簡化字加以分析,我們不難看出,其中較多的是對部首“門”的簡化。我們在有關資料中同樣也找到了早于萬歷癸卯年《羅氏族譜》并被《質疑》列出的簡化字或部首“門”。

          吳《谷朗碑》發作發[29]。

          北宋蘇軾《黃州寒食詩貼》聞作聞。

          南宋陸游《陸游自書卷》暈作學,開作開[30]。

          唐永徽五年(654年)《唐故游擊將軍信義府右果毅都尉韓公墓志銘》號作號[31]。

          唐永徽六年(655年)《大唐故朝散大夫元府君(勇)墓志之銘并序》門作門[32],等等。

          可見,漢字簡化確實由來已久。以萬歷癸卯河灣《羅氏族譜》存在簡化字為由,懷疑它的真實性是站不住腳的。晉華

          如此研究歷史的方法值得商榷

          我們認為,立場、觀點、方法是相一致的。運用什么樣的方法,就會產生什么樣的觀點。那么,《質疑》的作者是運用什么樣的方法來研究歷史的呢?

          1.主觀臆斷,斷章取義。

          《質疑》所附《羅氏世系表》中,明確記載九世祖羅進賢、羅進良、羅進會、羅進樂四人。而《質疑》作者為了把羅進賢臆斷為康熙序的作者羅賓之弟羅賢,竟要把羅進賢的“進”字去掉,使其成為羅賢,來說明九世祖羅賓、羅賢尚為清康熙人,十三世的羅本豈不也是清代人的推論[33]。試問,這樣做合適嗎?倘若如法炮制,九世祖其余三人也都應該去掉“進”字,而為羅良、羅會、羅樂了。這樣做既不能保證研究資料的完整性、真實性,而且對史料的歪曲在所難免,用這樣的方法產生的結論,沒有任何科學性,著實讓人啼笑皆非。

          《質疑》的作者運用同樣的方法,來研究羅貫中的籍貫,說羅貫中是清徐人氏,是清徐羅氏家族第一支第六代羅錦的次子。羅錦生六子,長子才聚、次子出外、三子才增、四子才森、五子才寶、六子才倉。根據“次子出外”,就推定這個次子叫羅才本,就是羅貫中。至于羅才本的“才”,喚著喚著就把“才”字丟了,就成了羅本[34]。如此無中生有,簡直是在戲說歷史。

          2.無中生有,妄加指責。

          否定明萬歷癸卯河灣《羅氏族譜》是《質疑》作者的根本目的。學術爭論,百家爭鳴,本無可厚非。但如果出于某種目的,無中生有,妄加指責,甚至惡意誹謗,用誣陷和謾罵的方法詆毀對方,來解決學術問題,這就走到了事情的反面,背離了學術爭論的初衷。不論是批判文章,還是學術爭論的文章,都應擺事實講道理才有說服力[35]。

          我們說,只要是善意的有根據的指責,盡管措詞有些不當,被批評者也應有則改之,無則加勉。惡意的無根據的誹謗則另當別論了。我們不禁要問,倘若萬歷癸卯河灣《羅氏族譜》確系精心作偽,那么,是什么時間、什么地點、經何人之手偽作?家譜是偽作,祠堂、神圖、硯臺、相傳羅本之墓件件皆為偽作?為什么不偽作一方墓志,不是更直截了當嗎? 實實在在明明確確存在的三間祠堂,難道是一夜之間從河灣地下冒出來的或新蓋的?八邊形磚墓是山西中部地區金元時期(或可延至明初)墓葬之特點,盡管不能說明其一定是羅貫中墓,但這成片的家族墓地至少可以說明金元時期河灣就有人居住,墓葬總不會也是偽作的吧!我們有理由相信,在不遠的將來會證明這是一處羅氏家族墓地再者,元末明初可以有羅本,清代也可以有羅本,甲地可以有羅本,乙地也可以有羅本,同名同姓者并不鮮見。若說清代羅本與元末明初羅本同名同姓同字同號,恐怕就有些傳奇色彩了。家譜、神圖載有羅本之名,祭堂東次間脊墊板題記有羅本之字貫中,硯臺刻有羅本之號湖海,我們將怎樣解釋?除非一概否定不然的話只能是“清代羅本”與元末明初羅本是同名同姓同字同號,這個結論還沒有哪一個尊重歷史事實的人敢下斷言。

          另外,《質疑》一文還存在著許多不夠嚴謹的地方。比如《羅貫中家譜》應為萬歷癸卯河灣《羅氏族譜》,羅應旭應為羅應宿,羅應宿所作《羅氏族譜創修原序》應為《羅氏族譜原序》《中國名人大辭典》應為《中國人名大辭典》,不能規范字應為不規范字以及標點符號應用的隨意性等等。

          文物的重要作用之一就在于它可以彌補歷史文獻因各種原因造成的缺陷,就在于它的形象性和直觀性,是實實在在之物,而不是憑主觀臆斷。誠然,河灣發現的有關羅貫中的遺跡遺物,不缺乏鐵證(比如墓志),但相對集中地在河灣發現了這么多羅貫中的遺跡遺物,在國內其他地區是前所未有的,應予以有效保護和深入研究。

          羅貫中是哪里人并不十分重要,重要的是我們一定要以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作為研究歷史的指南。尊重歷史,實事求是,言必有據,考釋嚴密,引必有注,校勘精到。只有確實可據的材料和實事求是的研究,才有可能得出正確的結論,經得起時間的考驗。嚴謹治學,謙虛謹慎,精益求精,以求臻于至善,才是我們每個史學工作者應有的學風。

          注釋:

          [1]晉華等:《山西祁縣河灣村羅貫中故址調查》,《文物世界》2000年5期。

          [2][3][15][22][23][33]孟繁仁:《清代人河灣“羅本”不是羅貫中--祁縣(羅貫中家譜)質疑》,《太原日報·周末版》1997年7月11日。

          [4]《新五代史·梁臣傳·朱珍》。

          [5]《新五代史·四夷附錄·黑水》。

          [6]《新五代史·一行傳·石昂》。

          [7]《新五代史·漢臣傳·劉銖》。

          [8]《新五代史·雜傳·常思》。

          [9]《新五代史·職方考》。

          [10]《辭海·地理分冊(歷史地理)》,上海辭書出版社,1982年。

          [11][14]《中國歷史地圖集》,中華地圖學社,1975年。

          [12]《山西通志·沿革譜》,中華書局,1990年。

          [13]《山西通志·疆域圖》,中華書局,1990年。

          [16]《漢書·貨殖傳》。

          [17]《晉書·列傳第二十七》。

          [18]《新晉書·列傳第十七》。

          [19]《舊唐書·列傳第六》。

          [20]《北史·列傳第八》。

          [21]《山西通志·錄六之四·仕實錄四》,中華書局,1990年。

          [24]楊立仁:《是誰在羅貫中研究中作偽--同孟繁仁先生商榷》。

          [25][27]吳孫權:《也談簡化字的出現年代》,《光明日報》1997年9月16日第5版。

          [26][28][29]何九盈等:《中國漢字文化大觀》,北京大學出版社,1995年。

          [30]王小梅:(老蔓纏松飽霜雪 瘦蛟出海拿虛空--讀〈陸游自書詩〉卷》,《文物天地》2000年第4期。

          [31][32]河南省文物研究所等:《千唐志齋》。

          [34]孟繁仁等:《羅貫中故鄉紀行》,《太原日報》1991年8月28日第3版。

          [35]蘇雙碧:《和胡繩交往二三事》,《光明日報》2000年11月24日第4版。

        三國演義

         

        簡介


          全稱《三國志通俗演義》

          羅貫中在長期民間傳說,民間藝人創作的話本,戲曲的基礎上,依據陳壽寫的《三國志》和裴松之注的正史材料,加上他自己的才學和經驗,才寫成部影響巨大的《三國志通俗演義》。《三國演義》成書之后,又經后人多次增刪、整理,現在最流行的,是清朝康熙年間毛宗崗修改的本子。

          《三國演義》講的歷史故事,是東漢末年,公元一八四年黃巾起義開始,到二八O年司馬氏統一中國為止。《三國演義》在描寫近一百年的歷史故事,中不但揭露了封建帝王階級對農民起義的殘酷鎮壓,而且揭露了他們之間各種政治、軍事和外交的激烈斗爭。同時,也反映了當時人民遭受的種種苦難,以及他們反對分裂,要求統一的愿望。

        中心思想


          《三國演義》在描寫各封建統治集團的斗爭中,全書貫穿了一個擁蜀反魏,尊劉貶曹的中心思想。認為蜀漢是正統的,曹魏是篡逆的。在這種思想指導下,一反陳壽《三國志》的結構篇幅。在《三國志》中,魏志最多,三十卷,蜀志最少,只有十五卷。而在一二O回的《三國演義》中,其中一O四回講的故事,都涉及到蜀漢。在人物好壞的區別上,蜀漢是好人多,壞人少。而在曹魏是壞人多,好人少,在對待各方人物的態度上,對蜀漢方面是以歌頌為主,對曹以批判為主。因此,在羅貫中筆下,劉備是“寬仁待民”的好皇帝。他對百姓是“秋毫無犯,民皆感化”。老百姓歌頌他:“新野牧,劉皇叔,自到此,民豐足。”進軍西川(即四川)時,一路之上都受到百姓們的歡迎和擁戴。這是作者理想化了的“圣君”、“明主”。而曹操詭詐殘暴的大奸臣。他的人生哲學是“寧教我負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負我。”

        軍事意義


          《三國演義》提供了不少戰爭經驗和各種軍事科學知識,對戰爭的描寫,是很出的。寫官渡之戰,先介紹兩軍力量的對比。袁紹兵多糧足,擁軍七十萬。而曹操兵少糧缺,只有七萬人。但是戰爭勝敗不但決定于客觀軍事力量的強弱,而且還決定于主觀指揮是否正確于是。繼而再攻,各個擊破。相反,袁紹自恃強大,沒有利用兵多糧足的優勢、結果大敗而歸。實在是指揮不當。這是一次以少勝多的典型戰例。其他如赤壁鏖兵、 陵之戰等,都寫有聲有色,雄偉壯闊,引人入勝。同時,也為后人提供了豐富的戰略戰術經驗和教訓。后來,農民起義的將領們把 《三國演義》當作軍事教科書來學習、運用。

          《三國演義》中,有關政治、外交、思想、道德等方面的內容,也是極為豐富的。讀者從中也將獲益不淺。
         

        文學影響


          《三國演義》開創了歷史小說的先河。自羅貫中把三國歷史寫成小說以來,文人紛紛效法。各取中國歷史一段,寫成各種歷史小說。于是,在中國文學史上,歷史小說便蔚然成為一大潮流。明代比較有名的歷史小說,就有《東周列國志》、《楊家將演義》、《說唐》、《精忠傳》等等。直到現在,中國幾千年的歷史,都已寫成了各種歷史小說。近幾年出版的《五千年演義》等,無不是羅貫中歷史演義的繼承和發展。

          《三國演義》為如何寫作歷史小說,提供了“七分事實,三分虛構”基本經驗。《三國演義》中的歷史事作和人物,大都是真實的。黃巾起義、董卓之亂、官渡、赤壁之戰等等,在歷史上,真有其事。漢末天下大亂,群雄并起,董卓、曹操、袁紹、劉表、劉備、孫權以及關羽、張飛、諸葛亮等等,在歷史上,也確有其人。這就是“七分事實”。歷史小說的創作,在涉及歷史之時,原則上要符合歷史的真實,不可杜撰或捏造。否則,就不是歷史小說了。但另一方面,《三國演義》又不等于三國歷史,它畢竟是一部小說。所以,其中不少內容和情節是作虛構的,夸張的。不但歷史上不存在“吳國太佛寺看新郎”、“獻密計黃蓋受刑”和“七星壇諸葛亮祭風”等事件。而且,就是對歷史人物如劉備、曹操、諸葛亮、關羽和張飛等,也不是從《三國志》里照搬到《三國演義》中來。而是作者依據尊劉貶曹的思想給予加工改造。有的加以美化、神化,有的加以丑化。《三國演義》中的這些人物,已是藝術的典型。這就是“三分虛構。”

          《三國演義》塑造了一大群鮮明生動,有生命力的人物形象。這是一部藝術性很高的作品。但它也有種種不足。如否定農民起義的錯誤立場,封建迷信等等。然而它畢竟是一部偉大的文學名,羅貫中也因此獲得了在中國文學史上的重要地位。

        歷史學說


          長期以來,中國學界對古典小說《三國演義》一書作者羅貫中籍貫問題存有多種說法,如山西太原說,山東東原說,浙江錢塘說,浙江慈溪說等。人民網太原6月18日電 記者羅盤報道:日前,由山西省祁縣政協組織編寫,山西人民出版社出版的祁縣政協文史資料《解讀羅貫中》正式發行。該書用許多翔實的史料和圖片,介紹了祁縣發現羅貫中家譜并證明羅貫中是祁縣西支鄉河灣村人的全過程。羅貫中作為我國章回小說的開山鼻祖,是中國文學史上難得的奇才,他為世人留下《三國演義》、《水滸傳》等許多不朽之作。但他的祖籍一直是一個難解之謎。祁縣考古愛好者楊立仁等,歷時十年,發現了羅貫中的家譜、神軸、硯臺、羅氏祠堂等一批珍貴文物,為解開羅貫中祖籍之謎提供了大量的實物證據。通過考古專家羅哲文、鄭孝燮等一批專家鑒定證明,羅貫中是祁縣河灣村人。

        主要著作


          羅貫中的創作才能是多方面的。他寫過樂府隱語和戲曲,但以小說成就為主。關于他的小說,《西湖游覽志馀》稱他“編撰小說數十種”,又相傳他寫過《十七史演義》。今存署名羅貫中的作品,除《三國志通俗演義》外,還有《隋唐志傳》《殘唐五代史演義傳》和《三遂平妖傳》。這些作品中《三國志通俗演義》的成就最高。全書以宏大的結構描繪了三國時期復雜的政治軍事斗爭,起自黃巾起義,終于西晉統一。作品譴責了統治者的殘暴和丑惡,反映了動亂時代人民的痛苦和對清明政治、對仁君的向往,體現了鮮明的“擁劉反曹”傾向。《三國志通俗演義》“文不甚深、言不甚俗”,語言簡潔明快而又生動。它把歷史和文學自然結合,有現實的描繪,又充滿了浪漫主義的傳奇色彩。羅貫中《三國志通俗演義》現存最早刊本為嘉靖本,最為流行的本子是清朝毛綸、毛宗崗父子的修改本。除小說創作外,賈仲名《錄鬼簿續編》說他“樂府隱語,極為清新”。他現存戲曲作品有《趙太祖龍虎風云會》雜劇。雜劇的基本思想和《三國志通俗演義》類似,描寫君臣之間的親密關系,并希望通過“正三綱、謹五常”來結束奸雄爭霸造成的悲慘局面。

          《三國志通俗演義》。 《水滸傳》, 有異議。 《趙太祖龍虎風云會》, 據《錄鬼簿續編》。 《隋唐兩朝志傳》《三遂平妖傳》, 有異議。 《殘唐五代史演義傳》, 有異議。 《小秦王詞話》, 有異議 《說唐傳》, 有異議 《粉妝樓》, 有異議。
         

        歷史評價


          羅貫中是中國文學史上一位有特殊貢獻的作家。他所寫的小說很多,都是以亂世為題材,中國歷史上只有七個分裂的時代,羅貫中就寫了其中三個,除《三國演義》外,相傳還有《隋唐志傳》、《殘唐五代史演義傳》和《三逐平妖傳》等著作,也曾參與了《水滸傳》的編纂、創作。他亦能詞曲,所作的雜劇,今所知者,有《宋太祖龍虎風云會》、《忠正孝子連環諫》、《三平章死哭蜚虎子》三種,后二種已佚去。羅貫中經歷了元末的社會大動亂,目睹現實的紛爭,對人民苦難深重的生活處境比較了解,對他們的理想追求也有所認識。他從事小說創作的動機,一方面“無過于泄憤一時,取快四載”,另一方面,也是為了改變當時話本藝術中存在的弊端,為民眾,為說話藝人提供一個好的、方便的說話底本。他從社會的、文學的需要出發,對幾種在民間影響較大的話本小說材,進行了搜集、整理、充實等扎實的新創工作。羅貫中的作品,尤其是《三國演義》的出現,標志著我國古代小說從“話本”階段向長篇章回體過渡的完成,揭開了我國小說發展歷史嶄新的一頁。
         

        祁縣羅貫中紀念館

         

        羅氏河灣村


          河灣村在祁縣是個不大不小的村莊。全村有1400多人,全部為羅姓。66歲的羅作樁出自羅貫中后世二門,為羅貫中后裔19代孫;55歲的羅巨泉出自羅貫中后世四門,為19代孫;年齡最大的羅鐘庭82歲,也為四門后人,19代孫;而接待我們的村支書羅雪梅,則是出自第五門,20代孫。羅雪梅說,這村里人全姓羅,她笑著說,當然從外村嫁到河灣村的女人不姓羅了,但按村里的習俗,也就進到羅姓家族的行列里來了。 相傳,村里原有少部分張姓人家,是元代末年張士誠的兩個兒子。兩人落戶到河灣,認羅貫中為姨夫。在清代時,張姓人家全部遷到祁縣境內的大賈村,另立神祇。她特別強調說:“清徐人說的那些羅姓人,全是從我們河灣村遷過去的,根子全在河灣村。”羅鐘庭老人說:“我們在座的4個人全是羅貫中的后代,村里有元朝時建的羅家祠堂,一會帶你們過去看看。”羅巨泉老人插話說:“還有羅貫中的墳墓就在村邊。”羅作樁說:“我們的先祖羅貫中有5個兒子,后代人就分成了5個門。我們的祖上貫中老人的父親名為羅五訓,我們全是他的后人。”

        羅祠堂和硯臺


          羅家祠堂

          這是一個晉中境內非常傳統的村莊。街面開闊疏朗,村里人大概是秋收已過,有了空閑時間的緣故,三三兩兩地時聚時散拉些家常,一些年紀大點的在陽面的墻根下坐著閑聊,也算山西農村的一景吧!他們中有的格外注視著我們的采訪行動。看來他們很注意外來人的動向,更注意著關于羅貫中的話題。很顯然,羅貫中是這河灣村人的驕傲!

          羅家祠堂門面不大,不認真觀察,很像村里住家戶的樣子。普普通通的大門,只是門口及周圍要更干凈一些。門口兩側立柱上有著顏色還比較紅的對聯,好像是貼了不很久的樣子。看得出來,村里人對祖上留下來的這個祠堂是很在意的。走進祠堂院內,院子不很寬大,但很雅靜。祠堂前有一棵樹立于一側,院子里頓時有了些許生機。進了祠堂,正面半腰下方擺滿了牌位。這些牌位,最早從元代開始。再看兩側墻壁,是滿壁的壁畫,畫的是祈雨圖。村里幾位長者說,這祠堂是祖上留給河灣村人的共同財產,我們這些后人一直在盡責地保護著它。從元代有了這座祠堂,一代一代的羅氏后人都在供奉著祖先。我們希望祖上庇蔭后人,也在祈祝后人不要愧對祖先。他們說,這里曾經來過一些國內的大專家,證實了這是元朝建起來的祠堂。他們的家譜,也是從元朝開始的。房梁頂部那上面有字,有羅貫中全家當年對修建祠堂捐贈的記錄,上面有“己身貫中”的字樣,這說明當時羅貫中正在村中。

          羅貫中用過的硯臺

          這是一方由木盒裝在里面的硯臺,表面裹了一層厚厚的干墨漬,很難看出是哪一品類的硯臺了。主人把硯臺從盒子里取出,放到床上,然后翻到背面,我們看到了上面刻著幾個字:“湖海置”,這行字的左側有筆畫很細的“時年十六”。羅貫中生前號為“湖海散人”,這里的“湖海”正好印證了“湖海散人”一說。羅悅琴說:“這方硯臺保存多年,是祖上傳下來的。一般人都不想給看的。有外地人聽說這方硯臺,想用一萬元買走,我們沒有答應,這是傳家寶啊!”

        故居書房院


          這是一處規模不大的建筑物。村里人說,羅貫中故居大部分已經拆毀,只剩了當年的一處書房院,是明代的房屋。到了門口,才知道現在的主人不在,在外面打工,晚上才能回來,門上了鎖。這里的門庭顯然要古樸多了,一看便知是書香門第之宅。門檐突出,門楣上雕刻精湛,只有在書香門第才有這種裝飾。我們急迫想看到這一處當年羅貫中住過的書房院,便只好從旁邊的院子里沿著上房的梯子爬到了房頂,然后再從這家房頂翻到了羅家書院房頂上。從房頂上向下看,這確是一處古老的住宅。窗戶的窗欞全部用木頭雕刻而成,細致而有韻味。這些窗欞因年頭太久而成為了古銅色,而且是生銹了的古銅色。一種歷史滄桑感油然而生。整個院子呈四合院形制,中間院落空間不大,房上的瓦礫已經有許多殘破處,整個院落是一種陳舊感。由于住人很少,更露出一種寂寞與蕭條。而由于年久失修,更是一片頹敗景象。村支書說,就是這所房屋也差點給拆掉,是縣里出面制止,才讓它保留下來。這就成了村里唯一的羅貫中當年居住過的房舍,非常珍貴啊!

        凄涼貫中墓


          羅貫中墳地 在村邊一塊空著的耕地的中央,有一處蒿草叢生的突起部分,村里人說,這就是羅貫中的墳墓。我們在墳地前仔細地辨認著,如果不是有人指點,很難看出那是一塊墓地。墳墓上的蒿草長了有一尺多高,秋風過后,是一片枯草覆蓋的歷史的蒼涼和蕭瑟。我們不禁感慨萬千,一位世界級的名人長眠這里,在世時不是高官,更非富商巨賈,他只是中國眾多文人中的一員。在他活著的時候,默默無聞把全部的心血用來著書立說,《三國演義》這樣一冊歷史宏著就在這樣的生活環境中寫就。他不會想到自己的心血凝成能夠成為中國曠世的巨作,他更不會想到,這部巨著會成為中華民族不可多得的豐厚歷史文化遺產中的一個部分。就是這份遺產,讓他死后成名,成為中國文學史上的巨匠。誰曾知曉,他生前的窮困、生前的窘迫、生前的困苦會是什么樣的狀態啊!這座墳塋,乃羅貫中生前的真實寫照。在遺憾的同時,我們向村里人說,應當把羅貫中的墳墓好好修繕一下,開路,豎碑。讓后人知道這就是中國古代文學巨匠羅貫中的墓地。2001年1月已在福建省建陽市考亭村重建。
         

        家譜和神祇


          羅氏族譜 在河灣村考察,還有一樣非常重要的東西要看,那就是羅氏族譜,即羅氏家譜和神祇。我們是在縣文物旅游局才看到羅氏家譜和神祇的。這是一件珍貴文物,保管得很嚴格。看它,得有縣文物局領導批準,然后有兩名保管人員同時在場,每人拿出自己的一把鑰匙才能打開。我們以前也曾看到過類似的家譜,但從沒有包裝、保管這么嚴密的。打開家譜,看到十二世祖羅五訓,其妻劉氏,生一子名羅本;在家譜里,我們還看到了訓門里的十三世祖為羅本,妻盧氏,所生五子,長子學財,次子學源,三子學茂,四子學盛,五子學來,分成五門。這份家譜是明代修訂的,上面從三世祖開始,而世祖已失名。從明代的河灣村就有了關于羅姓家族人丁的記錄,準確無誤!打開那份神祇,有著和家譜相吻合的記錄。神祇是明初遺物,雖然神祇有殘破,但它是一種真實再現。山西省文物局國家授權文物鑒定委員會委員、研究員張頷在看了有關河灣羅氏族譜的照片和相關資料后評價說:這些證據比清徐的家譜更有說服力,更能站得住腳。
         

        清徐羅貫中紀念館

         

        基本概況


          羅貫中紀念館是由清徐羅氏第二十一代傳人羅二棟先生融資,于2000年建成的。紀念館坐落在風景秀麗的中隱山麓,清泉湖畔,與清徐三國城在一條中軸線上。占地四千五百平方米,青磚碧瓦,雕梁畫棟,為仿明清時代的園林式建筑風格。主要建筑有山門、羅貫中石雕站像、主殿、廂房、曲廊、方亭、碧池、花園、玉帶橋、九龍壁、麒麟吐玉書影壁等組成。院內種有松柏、竹林、綠籬、花壇、草坪等樹木花卉,整體風格集古建筑風韻與現代園林藝術為一體,富麗而不失典雅,華麗而不失清幽,文華情趣,精雅別致,竹韻松風,花紅草綠,匾額楹聯無不清雅怡人,是一處求知探學、休生養性的幽雅之地。
         

        山門建筑


          羅貫中紀念館山門為仿古歇山式建筑。門前有一對青雕石獅。門上懸掛有當代文化名人馮其庸先生手書“羅貫中紀念館”匾額,山門前廣場對面是一座金碧輝煌的五彩影壁,上嵌麒麟吐玉書琉璃浮雕。步入山門,首先映入眼簾的是花崗石雕羅貫中豎像。身高四米,其神態莊重深沉,兩目炯炯凝視遠方,氣宇軒昂,栩栩如生。雕像臺基高五米,三層漢白玉雕欄。大院中軸線有一塘碧水,清澈見底,魚嬉其中,橫跨碧池有一彩虹玉帶橋,漢白玉欄桿上雕有八對石獅,形神各異,憨態可掬。庭院東西各有三間廂房,西廂房為中國羅貫中與《三國演義》研究資料中心,內存各種羅貫中著作的版本以及各種有關書籍、論文資料,東廂房為羅貫中研究會辦公及接待賓客所用,也是文人墨客品茗奕棋、撰文尋雅之所在。
         

        院內正廳


          院內正廳為羅貫中紀念館殿堂,其殿五楹,進深三間,明柱斗拱,彩繪飛梁,殿門上正中懸掛有《文昭六合》金字橫額,殿內正中是著名畫家馬泉所作羅貫中畫像,墻壁上面是岳飛書寫的諸葛亮《出師表》影印件,殿堂內展品、文物琳瑯滿目,主要是有關羅貫中籍貫、生平的考證資料,全國各地專家學者的研究論文,清徐羅氏家族繁衍發展史料,以及《羅氏家譜》、碑石、匾額等實物。
         

        其它建筑


          走出紀念館后山門,在正殿后壁上有高三米八、長十四米的彩色琉璃九龍壁浮雕,奔騰在云霧波濤中的九條蛟龍,造型古樸,體態雄健,形象生動,五彩斑讕,栩栩如生,蔚為壯觀。
        社會影響

          清徐羅貫中紀念館為全國獨有,它以優美的環境和深厚的文化內涵,成為人們緬懷古人、旅游觀光的清雅勝境。

          2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線的詞條資料來自網友(一些人是某學科領域的專家)貢獻,供您查閱參考。一些和您切身相關的具體問題(特別是健康、經濟、法律相關問題),出于審慎起見,建議咨詢專業人士以獲得更有針對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詞條(含所附圖片)系由網友上傳,如果涉嫌侵權,請與客服聯系,我們將及時給予刪除。3.如需轉載本頁面內容,請注明來源于www.s5857.com

          詞條保護申請

        • * 如果用戶不希望該詞條被修改,可以申請詞條保護
          * 管理員審核通過后,該詞條會被設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該詞條的創建者才能申請詞條保護

          本條目由以下用戶參與貢獻

        • 幽洛
        聯系我們意見反饋幫助中心免責聲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線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證090285號
        天天草